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


□ 朱志敏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活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结缘菇民非常偶然。那是2004年7月11日清晨,拍摄完龙泉凤阳山日出,感觉时间尚早,便取道安仁去拍摄古廊桥。路过下田村时,听到村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闹非常。一打听,原来是在举行香菇庙会,不免觉得好奇,遂赶去看热闹。
庙宇里一位叫周仁德的大伯告诉我,农历六月廿四日,是下田村“五显庙”祭拜菇神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每个村都要轮着举行庙会,并请来戏班,刚才的锣鼓和鞭炮就是戏班在演“排八仙”的序幕戏。
小时候曾听说过“香蕈客” (当地对菇民的一种称呼)走南闯北功夫了得,还听说他们有自己独特而神秘的语言——山寮白。他们就生活在凤阳山—百山祖这个位于龙泉市、庆元县和景宁畲族自治县交界的山麓里。龙庆景一带是中国也是世界人工香菇栽培的发源地,菇民也是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群体,菇乡还有丰富的乡土文化。而今自己竟无意间一步跨进了这个鲜为人知的世界,有机会亲近菇民,亲近具有千年历史的香菇文化。
菇乡的庙会是热闹的,可也充满辛酸。“枫树落叶,夫妻分别;枫树抽芽,丈夫回家。”菇民的生活如候鸟,秋去春归,这种生活方式彻底改变了菇民部落的年节习俗,因此每年农历六七月间举行的菇神庙会盛于春节,成为菇民一年中最大的节日,此时此刻夫妻团圆,祖孙欢聚,共享天伦之乐。庙会后不久即是菇民“出行”的日子——从农历九月末开始,菇民们便又要离妻别子,背井离乡奔赴遥远的菇寮,开始漫长的种菇生活:头两年冬春季为砍树种菇的季节,第三年冬春季开始收成,一般能收三至四年。如果是大菇山资源多,菇民们一进山就要在同一个菇寮里生活10个冬天。

衡量菇民是否经验丰富,首先看他是否会“踏樯”

2004年11月20日在龙泉市菇民协会的帮助下我踏上了去东至县菇山的路程。凤阳山现已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自然不得种菇,仍旧坚持用原始的香菇栽培法的菇民便往周边的安徽、江西、福建发展。
从龙泉驱车到赣、皖交界的东至县只要两天时间,听随车同行的菇民毛右贵讲:他父辈去菇山时。挑着行李从老家东乡(现为龙泉龙南乡)走小路到山寮需要牛个月的路程,路上要穿破两双草鞋。有时落脚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只能打开行李在大树下猫一宿,渴了喝山涧水,饿了用炭火热软随身携带的“麻糍”啃几口。一首民谣告诉我们过去菇民出行的艰辛和危险:“枫树落叶天地荒,做臼麻糍离浙江,十日八日赶不到,大猫坑里等天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