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夜闭门谈禁书


□ 周 劭

  “雪夜闭门读禁书”,是古人读书的一种意境。雪夜固然已少人来访,并且还要关起门来,可见是不能与人共读的书。禁书有两种:一是政治的,一是道德的,前者会惹杀身之祸,后者则于行止有亏,都是闭起门来不给人知道为好。范围太宽,这里只谈谈后者,而且并不全面。
  潮州戏有一剧目叫《丁日昌》,可惜我无缘得见,但此人的名字倒有些知道,而且百年前曾做过上海人民的父母官。《丁日昌》便是演他在任上海道时之德政的,犹如《施公案》中的施不全和《十五贯》中的况钟一样,歌颂他是一位好官;但他的政绩现在只有他的乡里——广东丰顺知道,在治地上海则知者甚少了。
  此外我所知此人却很多,首先他是近代洋务派的前期人物,可惜死得较早,光绪十年便去世,赶不上大办洋务的时代。还有他有一个名气比他响的儿子叫丁惠康,是和谭嗣同、陈三立、吴保初合称为“清季四公子”的名人;但更著名的他又是一名主张禁书最力的卫道士,凭着当文物之邦江苏巡抚的地位,几次三番上奏朝廷禁书,刊布目录,身体力行,因为他本人便是一位著名的藏书家。以洋务派而兼卫道士,看似矛盾,实则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理论上可以得到统一。不过他要禁的书范围实在太宽,连《红楼梦》、《水浒传》都遭了殃,不可不谓之一场浩劫。不过那时江苏境内在上海还有个租界,却是非丁中丞政令所能及;而印刷出版的事业,却恰以上海的租界为全国中心。
  我国有很多书籍,虽被自秦始皇到丁日昌,差不多斩尽杀绝,倒是靠了洋人才不致全告消灭。洋人分东西洋:依靠西洋人的租界可以刊印如恒;东洋则是从遣唐使开始,一直挟以东归的很多是禁书,到了清季黎庶昌、董绶经、杨守敬等再从东瀛搜罗舶载回来。
  木刻以外的现代印刷技术,在上海生根已近一个半世纪,最早的印制动力还是兽力牵拉,可见铅字排印在当时也非易事。但有一种石印的印刷术,却比铅排容易,只要写好便可上石,不需要校对等繁琐手续,故写石印的人确要大有本领,好在那时字写得好的落魄文人很多,几毛钱千字的钞费也聊可给他们度日。所以一般所谓闲书如小说之类,大都是石印。石印小说二十年代之前最为风行,上海有多家小书坊都以石印小说为业务。它的最大缺点为用的是油光纸,容易碎裂和风化,大致寿命不能逾三十年,至今尚存的五六十年前石印小说,恐怕已不很多。我看到那种小说之多,颇堪自诩,光是《红楼梦》续书,总在三十种以上,而续《彭公案》《施公案》的则几乎各有五十集之多。
  堪称禁书首席的《金瓶梅》之起哄,还是三十年代才开始的事,前此木刻的张竹坡本还极易买到,若嫌价钱太昂,则油光纸石印本也在小书坊到处可买,并不如以后一甲子那么希罕。
  我过眼的那种石印禁书可谓多矣,但也有知其名且悉其梗概的名著未经入眼,其中之一是《如意君传》,据说此书遭禁二百多年,只有东土尚存,董康、杨惺吾诸君是不屑舶载这种书回国的。不料到了八十年代中,有一位学者到东京去,居然带回此书的胶卷,使我辗转有福看到,总算补了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