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与土的传说


□ 韩飞

  传说

  我一生都在守候你的出现:在黄昏的沙滩上,在遥远的天幕下,在拥挤的人群中。像是等迟归的鱼船,等你谦和的笑容,等你眷眷的目光掠过千山万水照亮我黯淡的心房。

  曾有一段悠长悠长的空白,仿佛是在上古的洪荒中,天地还是混沌未开的,我的生命在不分白昼的时空中沉睡,是你的声音穿过厚重的阻隔唤醒了我,由远及近地牵引我走进大千世界,然后,你声渐不闻人渐悄,然后,我在滚滚红尘中迷失了方向。

  可是不能没有你呀,你的呼唤是我生命的牵引,对你的追随是我红尘中的夙愿。所以,我只有风里雨里寻找你,只有千里万里追随你。不知道流浪了多久,不知道漂泊了多远,累了,渴了,倦怠了,沉沉睡去了,同时遥远的传说却复苏了——

  据说,我与你是前世的情侣,你叫“方且厚”,我叫“韧如丝”。为了做一世柴米夫妻,相约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携手共赴人间,并且约好:你用水塑造血肉,我用土镌写灵魂。许是匆忙中的疏忽吧,我竟然遗漏了上帝签发的通行证,于是错过了那列载着你的轮回车,并且,一误就是二十五年。

  二十五年是什么概念?是一株刚刚破土的幼苗长成参天大树,是一个初莅人间的婴儿长成挺拔的青年……经历了近万个日与夜、梦与醒的交替,据说你与我曾经相见,然而已经是“纵使相逢应不识”了。仿佛刚刚才失散的呀,我怎会相信你竟会在一眨眼间成长为人世间体魄健壮的青年?或许,你也曾诧异:怎会是你呢?我要找的是那个与我仿佛年纪、哭着闹着非我不嫁的呆子,怎会是你这淌着鼻涕、流着涎水的乳臭未干的女婴?于是,我们坚定的掉转头,各自走上不同的人生旅途。

  可是我仍要找你呵,于是执意在海边站成礁石憔悴给你看,让迟归的你心痛。然而,又一个二十五年过去了,我在风浸雨蚀中斑驳成土坯堆成的岸,等来的是永不靠岸的流动的水。

  单猜

  人们说,我今年二十五岁,正是金子般的好时光(连你也这样说)。惟独我自己记得,我今年五十岁。那辆不疾不徐的轮回车隔断了我与你的岁月,于是我盛年的躯壳里装载的是与你的身体同样沧桑的心。你也曾经等我,你是在二十五岁之后才走向新生的,所以,你沧桑的身体里跳动的心和我盛年的身体一样鲜活。

  这不是了不起的造化吗?像是经典爱情的主题: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也像神话中的传说:我是你的另一半,你是我的另一半。我读过许许多多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是其中倍受羡慕的爱情格式。如果我不错过,我们应该属于两小无猜,然后从两小无猜到青梅竹马,再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无猜的爱情多么乏味呀,如果双方熟悉如自己身体的癣疥,还能演绎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协奏曲吗?所以,我曾经固执地排斥两小无猜,也不要青梅竹马,我只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哪里知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前提和背景,造物主扣押了我和你的共同岁月,也扣押了你的热情和兴致,前世美丽的相约和今世固执的守候仅仅收获了一枚果实:那就是我的孤苦的单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