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叛逆志


□ 陈 然

  丁涛站在厕所里正准备撒尿,一回头,忽然发现学校的体育老师兼保卫科长张凯经过他身后。他吃了一惊,仰起脸。偏偏张凯在他旁边站下。他不禁尿意也结结巴巴起来。他希望张凯快点走,好等他把尿撒完,可张凯不知怎么回事,站在那里不走。这时又有几个人冲进厕所,哗啦一阵。丁涛很羡慕。他有个毛病,那就是,如果有人站在他旁边,他就撒不出尿来。据说,张凯盯人是很有一手的。这样说来,难道张凯一直在跟踪他?

  他吃了一惊。

  可张凯为什么要跟踪他呢?不用说,肯定是因为两天前的事了。政教处董主任大概是担心他还会做出别的什么事情来。董主任头发稀疏,总是眼睛贼亮,时常充满警惕。据说他在校委会上提的一些建议有些得人嫌。比如他要全校学生每天都穿校服,不然不让进校门,他还想在每个学生胸前挂上好生、差生和一般生的小牌,说那样更容易管理和激发学生的上进心。他规定男生不能穿皮鞋,女生不能烫头发。当然更不能谈恋爱。可实际上,每年都有几个女生在他的眼皮底下被男生或校外青年搞大了肚子。有一次,他在教学楼巡查,忽然发现有个班的黑板报下面写了一句什么话,他立即兴奋起来了,带着张凯认真摸查,哪怕正在上课,他也要进教室把一些同学叫出来谈话,对笔迹,终于把那个同学找了出来。不但学生讨厌他,就是老师,也反感他。他的建议经常遭到一些青年老师的激烈反对,只有张凯像个哈巴狗似的一直跟着他。这个张凯,听说当初考地区师专时还花了不少钱。现在因为书教得太差,学校只好安排他到保卫科。

  那好,就让张凯跟踪他吧。他还可以将计就计,牵着张凯的鼻子转呢。这样一想,他的尿意立即顺畅起来了。但他故意又站了一会儿。张凯果然也没走,还虚张声势地嗽喉咙,吐痰。看时间差不多了,丁涛才慢吞吞从厕所里出来。他忽然低身,做出要猛跑的样子,他注意到身后的张凯在紧张地系皮带。走过操场时,他感觉自己像是牵着一条狗,他立刻感到了一种巨大的骄傲。他朝教学楼望了一眼。他希望戴凌云在上面,看到了这一切。

  可能他最近的事情,戴凌云真的知道了,因为放学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张纸条,上面有一行字:干得好。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他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认不出是谁的笔迹。他甚至不知道是谁递给他的。他无意中一摸口袋,便发现了它。这种神秘感让他高兴。跟他的想象如出一辙。他把纸条保存起来,偶尔拿出来看一眼。有几次,旁边的同学伸过脑袋。他马上把纸条折起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有意义起来。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像是有谁在上面或背后看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那双眼睛收了进去。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一次次旁若无人地从课堂上走出去。一次次跟老师对峙。老师叫他写检讨书,他要么坚决不写,要么一挥而就,像是在写什么美文。他甚至就某个句子是否合乎语法和班主任倪展老师讨论起来(倪展的板书实在太差,由此可知他的语法也不怎么样),气得倪展把他从办公室轰了出去。他真的抽起烟来了。他强忍着烟气,把它吞到肚子里去。他叼着烟,跑到春分店里,对春分说,幸亏你那天把我送到派出所,让我现在知名度大增,什么时候,你再把我送一次吧。吓得春分赶紧给他赔不是,一个劲的检讨自己那天实在是太糊涂了。都是你闹的!春分转身骂了一声他老婆。王虹气鼓鼓的,胸脯显得更加饱满了。为了讨好他,春分拿了包烟塞进他手里,一定要他收下。他不肯。难道他这么没出息,一包小烟就把他打发了?他不肯收烟给春分带来了更大的不安。春分不停地搓着两手,脸上的惶恐像受惊的羊群一样四散奔逃。有一回,春分的店门被人撬了,偷走了好多烟。春分怀疑是戴凌云他们干的,傻乎乎地去报了案。派出所把戴凌云叫去一问,没多久,王所长亲自开车把戴凌云送回学校。春分狼狈不堪,当着许多人的面给戴凌云赔不是,董主任也煞有介事地说道,春分,以后别乱说话,损害我们学校的形象。春分忙一个劲的点头。戴凌云并不跟春分一般见识,他朝春分及大家挥挥手,说,没什么——没什么嘛。他一挥手,围观的同学都散了,比老师说话还管用。丁涛也在围观的同学里。他太佩服戴凌云了。一路上,他都在回味着戴凌云挥手的动作和那句没什么——没什么嘛。回到教室,一个同学跟他撞了个满怀,胸骨都撞痛了,如果是以往,他肯定要生气,但他忽然和气地摆了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那个“嘛”他没能说出去。他觉得自己的肺活量似乎还小了一点点。

  他和政教处董主任及保卫科长张凯提起了迷藏。他总是挑张凯值日的时候逃学。看张凯在操场上晃来晃去,他就瞅机会溜出去。张凯在这边晃悠,他就在那边。张凯在那边,他就到这边。他猜想,那个一直在高处看着他的人,这时肯定发出了会心的微笑。要逃学就这样逃。逃到外面去反而没什么意思了。等老鼠和猫玩够了,他又悄悄溜回自己的座位。至于董主任,更好对付了。他故意在厕所或学校的围墙上写点什么,然后看董主任像个苍蝇似的围着它转。审视完那些字,董主任就回过头来,严肃地打量着每个同学的脸,好像每个人都有作案的嫌疑。董主任又开始到各间教室找人去谈话。本来课上得好好的,他忽然推开门,说××你来一下。正在上课的老师皱皱眉。在这种情况下,丁涛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了。于是那天课间,他主动找到董主任,说,厕所和围墙上的字是他写的。董主任从上到下看了他一眼,说,是你啊,去去去,又来捣乱。

分享:
 
更多关于“叛逆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