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些天,吃饭不要钱……


□ 周同宾


我有幸——或者说不幸——赶上一段吃饭不要钱的日子。
一九五八年,读高中。学校在古镇上。古镇离家三十里。吃饭就在学校的大伙房。每星期回家一次,用小扁担挑面、米、红薯、芝麻叶、红薯叶、柴火,挑来交给伙房。白面换白面票。五十斤高粱秆换五角钱,五十斤玉米秆换三角钱。凭票买饭。买一个杂面馍,要二两杂面票加一分菜票。买一碗面条,要一两白面票加二分菜票。买菜只要菜票,半碗素菜三分菜票,荤菜一角。菜票可用钱买。面票只能用面换。我父母在农业社干活,每年秋后分红,最多时只分六元钱。我从没吃过荤菜。也没吃过白面馍,家里分的小麦磨的面仅够我每天喝一次面条。常常不敢吃饱,肚里老是饿。
突然间,来了个人民公社运动(同时来的还有“大跃进”运动。这两个运动加上“总路线”在当时和以后的颇长时间里被称为“三面红旗”),十几个村子组成一个公社。同时,各村都办食堂,全村人一口大锅搅稀稠。各家的粮食、米面都上缴,锅灶都扒掉,铁锅、锅铲、火钳一律收走送去炼钢(“大跃进”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大炼钢铁” )。不几天,说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又把许多公社合成大公社。大公社有多大,不知道,我表姑奶家离我家四十八里,在一次全社群众大会上,我父亲曾碰上表姑奶的儿子。我就读的中学所在的古镇和我家所在的村庄,也就属于一个大公社了。
大公社一成立,学生也是社员,当即宣布面票菜票都取消,统统吃饭不要钱了。同学们都兴奋不已,嗷嗷大叫,又跳又蹿,一再欢呼“三面红旗万岁”。开饭铃一响,各班的学生都带上碗筷(规定左手拿碗右手拿筷),排着队(班长吹着哨子,步伐整齐,雄赳赳气昂昂的),唱着歌(最常唱的是“公社是个红太阳,社员都是向阳花” ),喜气洋洋去学校的食堂。班长说声“解散”,才去拿馍,舀饭,打菜。馍是各种面粉混杂一起蒸的,个儿大,如榔头,高粱面多了发红,玉米面多了发黄,红薯面多了发灰,偶尔也泛白色——显然白面不少。饭往往是玉米糁糊糊,不稠,吃足了馍,喝一碗为了“灌缝”。菜是萝卜、白菜、萝卜缨、红薯叶,几乎没油,盐倒很足(农村人吃菜讲究咸香,只要咸,就有味道)。有一次,公社副食品加工厂送来几筐臭豆腐,每人分火柴盒那么大一块,吃着臭极了又香极了,嘴里心里都受用。可惜太少,班长说:“等几天进入共产主义,想吃几块吃几块。”馍、饭、菜都可以敞开肚皮吃。头一顿,那个结了婚、有了孩子、长了胡髭的同学(那时上学,婚否不限,学生年龄也悬殊),一下子吃了三个馍;过去只敢吃一个二两面票的馍,他家里粮食更紧。第三天中午就改善生活(那时说的生活主要是指吃饭,改善生活就是吃顿好饭)。吃的是肉面条。面条少,一碗仅有十几根,还很短。肉更少,一碗仅有两三片,小而薄。满碗都是白菜帮子和面糊糊。却很稠,插上筷子不会倒。据说炊事员擀面条擀不及,只有多和(huò)面。饭舀进碗里不能立即吃,得放地上,等千余名学生都舀毕,管伙食的老师吹一声哨子,一齐端起碗,呼噜噜喝,来不及嚼,伙房前顿时一片呼呼声,气势宏壮,像刮大风。吃着好香,一定是放了很多猪油。都吃了两三碗,动作快的能吃五碗,肚子鼓起像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