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落枣(中篇小说)


  作者简介

  薛喜君1963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工作生活在大庆油田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从事小说、散文的写作作品先后在《中国作家》、《意林》、《地火》、《岁月》、《新青年》、《文艺报》、《黑龙江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裤裆街》获《中国作家》举办的第三届文学笔会二等奖;小说《生命的季节》、《平原》、《苇子河》分别获中国石油职工艺术文学大赛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二等奖

  著有长篇小说《二月雪》

  薛喜君

  一

  六疯子像一只大蚂蚱,蹲在枣树蓬勃的树冠下,眼睛茶呆呆地盯着·个地儿出神。“啪嗒!”一颗泛着鸡血般红丝的枣落到地上,她倏地蹿过去把枣捡到碗里。“啪嗒、啪嗒……”两颗枣子像一对孪生兄弟前后脚落到地L,“嘻嘻……”六疯子嬉笑着奔过去,“莲儿,妈又捡着俩。”几滴涎水滴到地上,浮土瞬间砸出的浅坑,像人脸上的麻子。

  莲儿是六疯子在世上活了不到一个月就死去的儿子。  “快捡一碗了吧?”大爷身子靠在枣树灰褐色条裂的树干上,追逐着六疯子的声音嘿嘿地笑。大爷的双眼球覆盖着一层白膜,不管他如何亲切地笑,都让人觉得一片茫然和无助:大奶坐在窗户下低头旋葫芦条,她懒得看树下的这一疯一瞎,不时地僚一眼大门外。五爷终于从田里回来,他咚咚地走进院子,顺手把锄头戳到粮食囤的边上他更不稀罕瞅树下的两个白吃饱。五爷像一台挂钟,大奶见到他转身进屋烧火煮饭去了。五爷回到东屋,一圈一园地打开绑腿后轻松地跺了两下脚,又装满了一锅烟,吧嗒吧嗒地抽了一会儿,走…去点着外屋的灶坑,六疯子终于捡满了一碗枣。她撇下大爷嘻笑着回下屋叫魂儿似的招呼莲儿回家吃枣,“这个枣红的多,甜,给你吃。”六疯子把她认为熟透的枣挑II{来放到一堆儿,“吃吧,莲儿,你都好几天没吃上正经饭了。”她嘻嘻地笑两声义嘤嘤地哭起来。六疯子的世界里只有死去的莲儿,她对男人六豁牙子不闻不问,也许他在她的心里已经死了。

  大爷哀叹一声拎起小板凳杵达杵达地回屋了。

  晚晌饭,大爷喝了三大碗葱花儿炝锅的嫩玉米粒粥,撑得肚子像一面皮鼓,仰面朝天地躺在炕头。没一会儿,骂声就断断续续地传出来——大奶在锅台上发苞米面,哧溜哧溜地直抽鼻涕。大奶的鼻子不禁风,一见风鼻子就像漏粉的勺子。淌出的鼻涕不及时抽回,它们就会欢天喜地地跳到烫好的苞米面盆里;五爷最不爱听大爷没边没沿地骂人,更不愿听他一惊一炸的叫声,他常被大爷气得七窍生烟。有好几次握着拳头要冲进西屋,都被大奶哀求、无助的眼神儿制止住了。可大爷却把骂人当成消化食儿,每晚必骂。五爷长叹一声,咣当地关上东屋的房门,在窗台上燃起一把编成女人辫子样的艾蒿。蚊子、瞎虻、小咬只能望屋兴叹,它们被缭绕的青炯挡在窗户外,像妖精一样地张牙舞爪。

  大概是闻到了葱花儿和嫩玉米粒的香气,几只苍蝇在大爷的头上盘旋,伺机吃点挂在他嘴角的残渣。苍蝇嗡嗡着试探性地几次着陆后,终于有一只绿豆蝇落到大爷的嘴边,并且还得意跷起后腿踢蹬着……大爷翻着一双白蒙蒙的眼睛发呆,他大概想让苍蝇多吃点儿,或者干脆就没在意苍蝇对他的挑衅,“这个可怜的满桌子,好好的小人让六豁牙子祸軎成这样?这个畜生……”满桌子是六疯子的小名,满堡子里的人只有大爷这么叫六疯子。六豁牙子是大爷二兄弟的儿子,大排行老六,六疯子嫁给六豁牙子理所当然地成了大爷的六侄媳妇。六疯子从进这个家门就跟大爷近便,她见到除大爷以外的人都羞涩地低下头或专心地抠手指甲。“你那爪子上生疔,还是长宝石了?”六豁牙子不管人前人后总是厌恶地呸一口。大爷要不是眼睛看不着,他非得拿根柳条抽六豁牙子。“熊玩意儿,你也欺负我眼瞎。”大爷终于不耐烦地用手扑喽苍蝇。大奶正把烫好的苞米面从外屋端进来,她斜楞一眼躺在炕头的大爷。“不如咱家早先养的那头母驴,它还知道背着人,咱这可倒好,在我眼皮底下就跑骚——”大爷可能想到自己那双眼睛只是个摆设就突然间闭嘴。大奶把苞米面盆咣当一声推到炕稍儿,啪嚓,把竹帘子盖到面盆上,又拽过一床灰不溜秋的小线毯子蒙在帘子上。大爷抻着脖子喊:“怎地,你摔打我还瞪我,不爱听我说话是不?我骂你了?我骂苍蝇。”等了半天不见大奶动静,大爷把抻长的脖子收回来,“呸、呸”大爷不甘心地朝天吐着口水,像吃了苍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