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未 央


□ 朱以撒

  一
  
  五点多跑出家门,穿过一条长满紫荆的街道,就到了我跑步的开阔地带。一路跑来,街道两旁的店铺仍在沉睡,那些被沤烂了掉了一地的紫荆花散发着腐化的气味。沉睡状态就是这样,没有动静,没有声息,像是废弃的旧址。如果不是熟悉,对一扇扇紧闭的木门,都会萌生不良的猜测。
  一个多小时后我跑回头,气息已经大有改观。一些店门的木板已陆续卸下,活人的气味散发开来。少妇穿着睡衣,蓬松着头,咕噜咕噜地刷牙。老人也起来,坐在门边的凳上,神情还在梦里。早点的铺子人来人往,夹着油条喝豆浆的,提着刚煮好的锅边糊回家的,垃圾车响着铃地推过来,有人把一个圆鼓的塑料袋像投弹般地掷了过去,不中,掉在地上摔裂。人志杂沓,步履匆忙。
  苏醒过来。
  跑累了,坐在草地的一块方石上。草地无人管理,不同种类的杂草竞胜,有的疯长有的慢长,却都一样地互不相让。有的局部被一种细碎的小花占据了,是米粒般大小的黄花,便特别地引人注意。远看密集不能容针,趋进前去,却是稀稀疏疏不可一掬了,只好再回头坐下。已是暮春,几场透雨让脚下的土地滋润,踩上去犹如软垫。耳边有许多同样细碎的声响,像在自己的脚下、旁边很小的范围里,于是挪动石头,声响果然在內,是水汽升浮,是细微生物在翻身,还是泛白的草根关节在抽动。细化下去,人的能力就捉襟见肘了。只好将石头还原。这个时候,任何生命之物都要伸展开来,睡眠结束,没有理由再蜷缩着。当见到毫无细微之变的一株树,我想到了老人,延着梦境走远,不再回来。
  有一个女孩——这是我奔跑时感到奇怪的地方,每一个清晨都可以看到她,脸色晦暗,没有表情,尤其是一顶不合时宜的帽子,让人联想到秀发出了问题。她双手做划桨状,缓慢摆动,又逆跑道而走,便更充分地让人心存疑窦。清晨来这里的人什么都有,互不言说,各行其是,每个人都在观察别人,又在被人观察。在我看来,她是创伤最重的,举止显示了与年龄毫不相称的摆幅,像一枚薄如蛋壳的玻璃瓶,却又逆向而行,让那些奋力奔跑者,躲避不及。在这个没有规则可言的场所中,没有谁能制约谁,花样繁多的养生手段连同可笑可愕的动作,足以寓目难陈。那个昨日在单位受到上司无端指责的小公务员,此时面对湖水长啸,啸声中涌动着激愤;已从高位上退下的那位老者,大家视而不见,再也感受不到众星拱月的温暖。
  一个剪着短发,身着运动短装的少女居然跑了十几圈还未停歇,已经超过了我的两倍。起落步履轻捷、弹性,像是体内蕴藏着无限生意。后来我看到了她衣服上印着“马拉松公开赛”的字样,心想真是无从相比了。一比人就累,这是人常有的过错,又常错常犯。那些爱跑就跑爱歇就歇的人,没有给自己一定的量,也不和别人比,真是快活。许多的花此时开了,更多的花还未绽蕾,早开早烂,迟开迟烂,各有命数,没有什么可以占尽四季天时。
  清洁工已经消停了好几个月。南方的树秋天不落叶,直到冬日才纷纷扬扬,方才扫去,又积一层,一天到晚都没有停歇过。现在好了,这些老得没有名字的树,枝条向上,叶片追逐阳光,再也不是冬日里的向下。绿荫在日渐一日地深浓,人在树下,天色暗了下来。生命到了一个勃发的时段,毋须施舍、怜悯。如果对大到季节和小到时辰都有细微的感受,不难看出,在简单的重复中,朴素的道理都含纳在里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