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川北大木偶:中国木偶戏的奇葩


□ 撰文/聂作平摄影/冉玉杰

撰文/聂作平

  川北大木偶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木偶,它身高近似真人。

  演出时木偶与演员的身形同一,木偶的动态与神情让入感受到它的生命存在。这样精彩的传统艺术,却诞生于四川东北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镇。2012年11月,我们特派作者和摄影师随主要演职人员来到大木偶的诞生地,与当地的乡亲们一同感受了川北大木偶的精彩演出。

  2012年5月,国际木偶联合会首次在中国举行盛大的木偶艺术节,主会场选择了地处中国西部的四川省成都市,分会场定在南充市。当我们在南充观看演出时,被大木偶精彩的表演所震惊——当时演出的剧目是《彩蝶的神话》,改编自中国民间传说中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声光电等现代元素的加入,让传统的木偶戏有了典雅与时尚并存的时代之美。经了解,我们才知道,这样华美的木偶剧诞生于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的一个偏远乡村——石佛乡,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当年走村串户的演出,而今却蜚声国际;当年乡村的戏班子,今天成为四川省大木偶剧院,川北大木偶走过了诸多艰辛的历程。我们决定随木偶剧院的演职人员到川北大木偶的诞生地采访,于是有了这次川北大木偶的回家之路。

  大木偶回家

  11月的川北山区,寒风割脸。在仪陇县石佛乡的公路边,一户农民门前的院坝里挤满了兴奋的村民。听闻有川北木偶的表演,他们从四乡八里赶了过来。孩子们兴奋地在院坝里窜来跳去,老人们则早早地端了长凳,吸着烟,专心地注视着屋檐下面——在那里,几个来自四川省大木偶剧院的演员正在整理一排高大的木偶。我也挤在围观人群中,在这之前,我曾经看过木偶戏,但像真人这么大的木偶,还是第一次看到。其实,除了那些有着浓重乡音的老人,在场的中青年几乎都没有看过大木偶,尽管这里就是川北大木偶的故乡。

  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木偶古称傀儡,故木偶戏又名傀儡戏,在中国各地都有流传。根据操纵木偶的方式不同,可分为提线木偶、药发木偶、布袋木偶、水木偶、肉木偶和杖头木偶。川北大木偶属于杖头木偶。所谓杖头木偶,就是用竹杖或木棒支撑木偶的躯体,表演者一手握住竹杖或木棒,像撑伞一样把木偶举起,另一只手操作木偶上的两根铁签,从而让木偶比划各种动作。

  由于川北大木偶几乎和真人一般大小,属于木偶家族中的“巨人”,因而表演者必须借助腰间系着的布袋子,把一根五尺长的直杖插在布袋中作支撑点,以便腾出双手去操纵木偶完成各种动作。鉴于大木偶流传于川北一带,故而得名川北大木偶。

  阵阵锣鼓声中,大木偶粉墨登场。有关“三国演义”、“西游记”和其他一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的片断陆续上演。当演员们高举于空中的大木偶神奇地变脸吐火时,气氛开始进入高潮,到处都是相机的闪光和孩子们的尖叫。压轴戏无疑是最后登场的一个老者,他表演的是传统川剧《火烧濮阳》的一个片断。他手中的大木偶是川剧中曹操的扮相:曹操在濮阳城遭遇吕布火攻,被打得落荒而逃,为了保命,他不得不扔掉帽子,脱掉战袍。老者手中的木偶在他一板一眼的手法脚法之下,曹操头上的帽子神奇地冲天而起,紧接着宽大的战袍也不可思议地脱落在地。

  老者名叫李泗元,他既是仪陇一带老人们津津乐道的李家班的第四代传人,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北大木偶的传承人。在李泗元的记忆里,像这种田间地头的演出,曾经是他们家经营了数十年的营生。一个腿脚不太灵便的大爷告诉我,以前,大木偶就是这样走村串户的。有时还在田里千活,锣鼓一响,急忙洗掉脚上的泥巴跑去围观,顺便捕几袋烟。看完戏,又接着下田千活。

  作为一种传统的民间艺术,川北大木偶源自民间,服务民间。多年时光里,它是南充、广安一带农村的主要娱乐方式。

  李泗元告诉我,大木偶戏是秧苗戏的一种。秧苗戏起源于精耕细作农业区的四川农民对丰收的渴求和庆贺:农耕时代,四川农村每逢插秧或是打谷之前,有搞春祈和秋报的习俗。有的地方称春祈为开秧门,就是在插秧之前祈祷风调雨顺;秋报则是在打谷之前进行,是为了庆贺一年的丰收已成定局。为此,主人家除了邀请亲朋好友及帮忙插秧打谷的人吃肉喝酒外,大户人家还得请人到家里娱乐助兴——这娱乐,有时是表演川剧折子戏,有时是表演皮影戏或木偶戏——这种不讲究演出场地,大多在主人家院坝里甚至田间地头进行的演出,统称为秧苗戏。在远离城市,经年累月也难得看一回戏的农村,尤其是四川的边远农村,秧苗戏是村民最喜闻乐见的娱乐盛宴。比如《合江县志》就记载:“四月栽早秧,阡陌之间,各列匝酒数坛,鼓歌聚饮,名栽秧酒。”

  然而,这次石佛乡深秋里的大木偶演出,虽然也是在丰收之后的秋天,却与春祈秋报毫无关系。准确地说,这只是一次对木偶戏的模拟和还原——为了让公众了解川北木偶诞生之地的情形。这场深入民间的演出,之所以不选择南充的大木偶剧院,而是在石佛乡这家年久失修的农户,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从中解读出,川北大木偶是怎样一种植根于民间的群众艺术。但这种模拟和还原却又有几分意味深长:诞生于乡土的川北大木偶已经和乡土乃至川北渐行渐远了。

分享:
 
更多关于“川北大木偶:中国木偶戏的奇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