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界地理手记(组诗)


□ 马萧萧

  文/马萧萧

八月,桃花开了

早在三月,我就开过桃花

——开过一瓶瓶怒放的红酒

而四月的蔷薇花

五月的石榴花

六月的荷花

七月的栀子花

八月的桂花

九月的菊花

十月芙蓉

十一月的水仙花

十二月和正月的梅花

还有二月的兰花

也是一瓶瓶已开或待开的

醉美,和

醉爱

在人到中年的八月

把那三月的桃花,像

开汽车

开火车

开战斗机

开坦克

开航空母舰一样

再重开一遍,也正是我最大的

心思、心思里酝酿已久的一大即将爆

炸的蓓蕾

与生俱来的渴

钟山,对叶宁和北极说

“你们东南可真是

绿得作呕啊,而咱西北

黄得震撼”

话音刚落,一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湿漉漉鸟鸣,便立马啄破了我与生俱

来的渴

一滴露珠,也在绿叶上替我笑得打滚

你一抬头,它就开花

请热爱每一颗星球,请不要

把它们看作是天体的结石

请把它们种植到你的苍茫里

你一抬头,它就开花……

即使是小小流星,你也应该把它看作

辽阔时空里的焰火表演。只要不把你

骨腔的扬声器,设置为静音

便一定会有一浪又一浪声波

把你的海关打开,打出自己的泪水

养今生的流云,养来世的星系,养

你我他它所共有的天之荒和地之老

哦,那不是光芒,那是你驱动器里

一碟刻录了所有春水与春阳的光盘

忽然间,你会发现自己是一棵再生的

嫩芽

情不自禁破宇而出、破宙而出

谁能在命运的后台修改时间

这个月、这一天,你在神奇的九寨,

我也在

神奇的九寨。能诗擅画的我俩,一到九寨就

傻了眼:这九寨,不是诗坛的诗鬼、

画界的画魔

又是什么的什么?在这里,我把那前世的

水啊、云啊、烟,一一下载到骨子

里。你也终于

看到上苍之手把你的名字,在这里浓

墨重彩

画了出来。哦,其实也用不着它老人家来画

你只需放下今生这个装满琐碎的背包

身子就会随时随地轻起来、飘起来,

飘咸

水的、云的、烟的样子,你原本的样子

如果有谁,能在命运的后台修改时间,我就

可以替你把包儿背着了——你去九寨

是在今年这个月的这一天,而我去九寨

是在去年这个月的这一天。 “真巧,真不巧!”

作为叶子

谁能躲在一片黄叶的后面学乌叫——

季节赋予我生

季节赋予我死

季节,赋予我半生半死

作为叶子我无法抗拒季节

我只是想抓住某一段时机

成熟属于自己也属于季节的美

作为叶子我是一只只远征的巴掌

向季节索取阳光、空气、水分

给季节,一记又一记愤怒的铁拳

我,又一日活在中国陆域的几何中心

兰州

哦,一切,都、在露上……

大地

辽阔

我额头上一滴汗珠

在地月系的核心

打坐

天问

众生的

包袱,是不是众生都拎得起的

抱负

你比如:那包袱里的

太阳之金币,能否众生共享?

月亮之银币,能否众生共享?

星星之小分币,能否众生共享?

三闾大夫,你意已决,时日不多

而我问题,太多。那就烦你赶在

痛投汨罗之前,重点帮我问问——

人,活在大地上

是不是大地的上半身?

人,也活在天空下

莫非是天空的一枚

鞋钉?

水,是流动哨

隐居多年的一道闪电,或许

正在某处讥笑着我前世瞒天过海的旱情

——对这个世界,我已无法

立即惊喜、立即愤怒、立即爱,还无法

立即启程,甚至也不能立即死去

而动物和植物,大地与微尘

都顾不得文雅,都露出最直接的口语:

“这雨啥时下?能下多久?要下多大?”

我这个试图以当日晚报象征性遮头避雨的

旱区钉子户,确实也需要一场突然袭击的

暴雨,把我推进拐弯处一幅风满楼的速写

你的黑夜我的白:蒙特利尔

一如既往,苍茫茫大地卷成一团

任经纬之线编织的毛衣将它裹紧

我在兰州刚刚起床挤出牙膏

要把一天刷得越来越白,你

已在蒙特利尔端起夜色,啜饮到第三口

东半球、西半球,如一对阴阳鱼,在

哗啦啦流淌的银河系里,合成一幅

热烈的太极,此时此刻……

  责任编辑/李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8期  
更多关于“世界地理手记(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