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史无仓颉其人,何来“仓颉造字”?


□ 郭楚伟

  现在“戏说”历史的现象相当严重。一方面将真实的历史人物或事件歪曲篡改,使之虚假化;还有一种情况,即:将本属虚假的神话传说,经过乔装打扮,说成“事实就是如此”,带有很大的欺骗性。“仓颉造字”说即属此种情况。那么,历史上是否就真有仓颉其人和“仓颉造字”其事呢?答案是否定的。
  
  一、说“仓颉造字”,史无记载
  文字的出现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一大标志,也是人类自身谋求发展的一大进步和巨大动力。如果说这文字是仓颉造的,那仓颉就功高日月,我们的史学家就决不会放过,人类的历史定会重重记上一笔。就说二十四史之首的《史记》吧,它记述了上自黄帝、下至汉武帝三千多年的历史,是我们国家第一部被人称为“实录”的纪传体通史,它“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不仅记载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甚至连游侠、工匠、刺客、日者这些社会底层的人物都写到了,可对仓颉却一字未提。应知,司马迁为写《史记》读万卷书(不论珍藏在“金匮石屋”的“六经异传”,还是流传在民间的“百家杂语”,所读书达150余种),行万里路(两次出外进行实地调查采访,行程近万里,耗费时间近五年),是做了充分准备的。凡是当时书里所写到的人物,他认为真实可信的,都写进了《史记》;书里没有的,他在实地调查采访中发现过去历史上确有其人,如屈原,在社会上有重大影响,他也同样要写进《史记》,为其立传。像“仓颉”这个人,他造字,被后来某些人称为“字圣”,是“文字之祖”,影响比屈原还大,司马迁又怎么会不写进《史记》呢?信以传信,“疑则传疑,盖其慎也”。这是司马迁写《史记》的原则和态度,司马迁是决不会把一个他认为根本不存在的人物写进《史记》的。有人会说,《荀子·解蔽》、《韩非子·五蠹》、《吕氏春秋·君守》、《淮南子·本经训》、《论衡·骨相》、《淮南子·修务》、《世本》以及《路史》、《春秋演孔图》、《春秋元命苞》、《河图玉版》等古书不是都写到了仓颉吗?怎能说史书无记载呢?首先,《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淮南子》、《论衡》等古代名著几属古代哲学著作或文学著作,作为史书是不地道的,我们也几乎无人把这些书当作史书看;至于《春秋演孔图》、《春秋元命苞》、《河图玉版》这些明清文人所辑录的著作,均属谶纬之书,所涉史事均无足据,更无史学价值。《路史》呢?此书为北宋文人罗泌所辑,谬误甚多,如:“禅通纪”,本据魏张揖之说,然张揖说“禅通纪”在获麟前27.6万余年即产生,文字出现亦在获麟前27.6万余年前,绳以社会进化程序,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是十分荒谬的。所以,《路史》关于仓颉的记载也不可信。其次,这些书提到仓颉或“仓颉造字”,一言半语,一行半行,没有给我们提供可信依据,多系传抄,多系神话传说,也自然不可信。我们也很难把这些著作关于仓颉的言论作为信史资料看待。再次,许慎《说文解字·自序》说仓颉是“黄帝之史”,即黄帝的史官,说到仓颉是什么时候人,后人多以此为准。而黄帝呢?据史家验证,距我们五千余年。那么,前面所提到的那些古书的作者距仓颉也有四千余年到五千余年,对他们来说,同我们一样,仓颉是远古之人,他们有什么根据对仓颉说这说那呢,只能是捕风捉影,只能是胡说或戏说。所以,对仓颉或“仓颉造字”,自古以来就有人提出质疑,甚而根本不承认。
  
  二、说“仓颉造字”,在事实上也不可能
  众所周知,人类从有社会以来就有了语言。没有语言,人际就无法交往、交流。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交际、交流仅凭有声的语言还远远不够。因而,为了满足把有声语言传达到远处和流传下去的需要,人类最初即使用实物作为帮助记忆和交际、交流的工具。诸如结绳、刻契、结珠和讯木等,不久还出现了文字画。这“文字画”不但能帮助人们记忆和表达思想,而且还具有文字性质,变成了有声语言的符号。但这过程是群体进行的,不是哪一个人所能完成的。也就是说,文字的出现不是个人的行为;其成果也是广为搜集、共同积累,并共同加以推广、传播的结果。《易经·系辞》说:“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这里的“书契”即“文字画”,说得干脆一些就是象形文字(象形文字亦字亦画,即文字画);这里的“圣人”也不止一个,泛指那些在“易之以书契”的过程中做了“搜集”、“整理”,以至规范、定型,甚而传播、推广等实际工作的人(这些人很了不起,故称之为“圣人”)。根据考古学家的发现,早在新石器时代,我国就有了简单的文字,如西安半坡出土仰韶文化的彩陶上的刻画符号(文字画),即与殷商时代青铜器铭文上的刻画符号(文字画)极为相似,甚至也可以说就是一回事。这说明我国最初的文字出现,到现在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而“仓颉”,如《说文解字·叙》所说,他是“黄帝之史”,即黄帝的史官,那么从黄帝到现在也不过五千来年,要说他“造字”就不可能,倒只能说他对当时已出现的零散文字做了搜集、整理以及规范、定型,乃至推广、传播的实际工作。而这实际工作是漫长的,做此工作的人也绝对不止“仓颉”一个。据考,“仓颉造字”的说法最早在战国时期即已出现,而当时荀子就不同意这说法,他在《荀子·解蔽篇》中说:“……故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这里的“壹”就是“同一”、“统一”,也即搜集、整理以及规范、定型乃至传播、推广的意思。近代学者章太炎在《造字缘起说》里说:“仓颉以前,已先有造书者……夫人具四肢官骸,常动持莛画也,便已纵横成象,用为符号,百姓与能,自不待仓颉也。”又说:“一二三诸文,横之纵之,本无定也;马牛鱼鸟诸形,势则卧起飞伏,皆可则象也;体则鳞羽毛鬣,皆可增减也;字各异形,则不足以合契。仓颉者盖始整齐画一,下笔不容增损。由是率尔箸形之符号,始为约定俗成之书契。”他的意思与荀子相同。鲁迅在《汉文字史纲要》里则更作了详尽分析,认为文字的造成,必须经历许多年代,经过许多人手,只有大家都懂得了,才能普遍流行开来,成为共同应用的工具,也不承认文字为仓颉一人独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