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善若水


□ 杨牧之

  王春同志若还健在,今年当是86岁。
  10年前他去世时,我很难过,长时间地陷入沉重的静穆与深思之中。转眼10年,3600天,不算短,但他的形象却常出现在我眼前。身材高大而匀称,腰板挺直,虽然“文革”中腰被打伤过,犯病就得躺在床上,但病过,一起床,腰板仍然笔直,眼睛明亮、和蔼,短短的头发,多已花白,看得出丰富的阅历和饱经沧桑。在北京也有几十年了,但说话还有山东口音,听别人说话很认真,那种真诚,让你情不自禁地把心里话都说出来。76岁。说活得少吧,也过了古稀之年。说活得不少吧,活到八十九十几岁的人多的是,怎么王春同志只活了76岁!
  今年是建国60周年,检阅60年的业绩,缅怀60年间的人物,前辈、大家如千丈岩松,在我眼前耸立。但最让我景仰和怀念的是王春同志。
  
  王春同志离休前是中华书局总经理、党委书记。
  他不管出书,却“管”出书的人。
  他不是“管”出书的人,他是千方百计招揽有真才实学、能出书的人,真诚地为他们服务,保证他们出好书。
  我们做出版的人,常常记住一本书的策划人、责任编辑,甚至封面、版式、装帧设计的人,但谁还能去想是谁发现了这些人,培养了这些人,请他们来做这份工作的呢?
  想到这里,我心潮澎湃。我大学一毕业就到中华书局工作,一做20年。我一生与古籍整理出版事业有缘,离开中华书局仍然做着与古籍整理和出版有关的事。所以,我不会忘记王春对中华书局,对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贡献。
  
  “人弃我取,乘时进用”
  
  1958年是中华书局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中央把中华书局定为整理出版古籍的专业机构,还指定中华书局是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的办事机构,随后又召开了全国古籍整理与出版规划会议。这种形势,使中华书局的地位大大提高,但与地位等量的工作任务瞬间压了下来。而这时,中华书局连收发室、维修办公楼的后勤人员都算上,全体职工只有六七十人,根本没办法承担这样的艰巨任务。
  也就在这时,又传来毛泽东主席对新校点本《资治通鉴》的表扬,毛泽东说,这部书出得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同时,毛泽东又幽默地说,这部书装订(每册)太厚,像砖头一样,只能给大力士看。
  毛泽东的话让决心干一番事业的中华出版人看到了光明的前景。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毛泽东日理万机,却能顾得过来表扬一部古籍整理的图书,可见古籍整理与出版对新中国是很重要的,是很有意义的工作。中华书局的领导明白,要很好地完成毛泽东交给的任务,头等大事是必须有优秀的人才,中华书局的编辑出版力量远远不够,必须大大加强。
  这时,中华书局的“老板”金灿然,这位1936年北大历史系的学生,抗日烽火骤起时毅然奔赴延安的热血青年,延安马列学院的研究员,范文澜编写《中国通史简编》的助手,新中国成立之初出版总署的出版局副局长,提出了“人弃我取,乘时进用”的口号。
  真是石破天惊!就是在今天,我想到金灿然同志的这两句口号,仍然会感到它的千钧之重,仍然会惊异这个不算大的、出版界的领导,怎么会有这样的胆识!怎么敢说人弃我取!他就没想到那些人是谁“弃”的吗?
  作为当时中华书局主管干部人事的党支部书记(即后来的党委书记)王春同志立即接过这个口号,大刀阔斧地干起来。
  王春说:我完全赞成灿然同志的方针,而且在他的领导下,具体地、十分积极地执行了这一方针。这句话不是事后的夸誉,而是“文化大革命”中被造反派勒令检查时检查材料中一字不差的文字。在被勒令检查时仍然敢于这样说,这就是自信。
  他认为,灿然同志说得对,“右派”中间有不少人有真才实学,应该利用起来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许多单位要把“右派”赶出来,我们可以从中精选出一批品质好、业务好的人来中华书局搞古籍整理。
  王春有理论和实践的根据,他说,古籍整理工作和新闻战线、教育战线不同。毛泽东在上海,不就是让中华书局过去的编辑所所长舒新城先生当“右派头”,搞《辞海》吗?
  一时间,中华书局陆续调进一大批被认为有政治问题,或者戴着右派帽子的专家学者。这中间有著名文化人、原浙江文联主席宋云彬,著名古汉语专家杨伯峻,王国维公子王仲闻,秦汉史专家马非百,陶瓷专家傅振伦,版本专家陈乃乾,编辑专家张静庐、徐调孚,没有公职、游散于社会,但学问渊博的戴文葆、王文锦,还有著名学者、出版家、古文字、天文历算等方面的专家,如卢文迪、潘达人、陆高谊、曾次亮、章锡琛、傅彬然,洋洋洒洒,几十位著名人物,颇有广揽人才尽入彀中的气魄。当时,连出版大家、商务印书馆的总编辑陈翰伯都说:“我没有你们金老板的气魄!”
  衮衮诸公,不负所望,四年下来,中华书局先后整理出版了《册府元龟》《永乐大典》《文苑英华》《太平御览》《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唐诗》《明经世文编》《宋会要辑稿》《庄子集解》《太平经合校》《藏书》《焚书》《文史通义》等等,都是重大项目;二十四史的整理工作,继《史记》《三国志》出版后,已全面铺开,又请来一批著名史学家,如郑天挺、唐长孺、王仲荦、刘节、卢振华、张维华等等来中华书局工作。真是人才云集、硕果累累。
分享:
 
更多关于“上善若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