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倒计时


□ 韩振远

  1

  黄昏,大街上行人不多,汽车若游移的盒子般悄然从身边驰过。音乐声骤然响起,莫扎特的小步舞曲悠扬地与大街的节奏融在一起。突然想起这是手机在呜叫,看了来电显示出的人名,立刻就有种亲切感,喊:孝运哥,你在哪?身旁妻子瞪大了眼,说:你是活见鬼了!电话那头有人抽泣,我马上明白了,改口喊:会珍嫂,什么事?

  被我叫孝运哥的那个人已经故去一个多月了。以前,我常接到这个电话,他人不在了,我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还在。刚才,会珍嫂就是用这个号码和我通话。

  眼前立刻出现一个瘦小精明的男人。

  ,

  孝运与我同村,在家乡小镇某单位工作,是妻子的本家哥,50多岁的人了。以妻子那头论,我应该叫他大舅哥。以前,我与孝运之间相熟却并不相知,一年前,他从单位内退,正好大儿子办了个工厂,他来县城为孩子料理,从此,成了我家常客。那段时间,我正被一本书弄得像磨道里的驴一样,被人催着每天拉磨不止。如果孝运来了,我会把自己卸下来,坐在一旁听他说话,看他说话的神气。

  孝运个头不大,另一个特点是瘦。哪怕是和他在一起待过一小会的人,也会发现他还有个更显著的特点——话多。若几个人同在一个场合,掌控话语权的一定是他。他说话有气势,手之舞之,滔滔不绝.几无间歇。若是中途加入,无论在场的是什么人,无论大家说什么,他都能迅速接过话题,天文地理,历史掌故,民间俚语,好像世上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那瘦小的身材,和与瘦脸不成比例的大嘴,让人怀疑,就是身体不累,那张嘴难道也不累?我平素像个闷葫芦似的不善言谈,可能潜意识里想弥补这方面欠缺,所交朋友大多话痨,而孝运绝对是这些人里的冠军。有位杨姓诗人朋友平时口才极好,与之交谈,就语言空间而言,我得其二,他得其八,且常以能言善辩自诩。一天,知道孝运要来,我损他:别以为你能说,今天此人来了,保证让你一上午插不上话。老杨不服气,说我不相信能有让我说不上话的人。孝运来了,仿佛带着一股气息,进门就在客厅里弥漫开来。不等我为他介绍老杨,立刻拍手,好像上辈子就认识,说知道知道,十年前就知道。不是在某某单位工作吗,那里老陈、老刘都是熟人。接着说他与这些人的交情,对这个单位的了解,最后,竞说起了诗歌,说起老杨的作品。那一会儿,时空被他随意推搡蹂躏,一会遥远迷茫,一会清新逼真,不时又有几句诗词、几段掌故、几副对联穿插其中。他的嗓门大概属男中音,语速舒缓有序,张弛有度,直说得老杨两眼发呆,只有应对的份儿。我早领教过孝运的这种功夫。有时坐一整天,我只需点头应答,话全由他一个人说。此番老杨领教后,直叹遇到高人。

  后来才知道,在他滔滔不绝高谈阔论时,癌细胞正随着语言悄悄潜入他的肺部。

  2

  他的话语还在朋友熟人间纵横捭阖,不管是在村里城里,不管是对村夫村妇,官僚文人,他都能用自己的方式,妙语连珠,博得一阵笑声。

  时间久了,我发现他说话有两个套路,一是自己的得意事。从履历看,他是个极平常的人。身份:工人。学历:初中。职务:股长。可他硬是能用语言把这么简单的履历演绎出精彩。听他讲述,他确是个不凡之人。当工人,不光能技术革新,而且嘴里能说,手上能写。凭这一手,他进过县里当时的写作班子,后来当过一个木材加工厂厂长,说起县里当时的头面人物,都像他家亲戚一样,熟得不能再熟。又说起在东北倒木材,话语里,能让人联想到冰天雪地里的寒冷,想起智斗匪徒的杨子荣。再后来,就由工厂调任我们那个小镇当了所长,期间,最让他得意的那件事像彩虹一样,经常飘浮在他的话语中。现在看,他应该得意,因为那是许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荣耀。按照他的说法,他那个所一共只有三人,还有个病号长期不上班,却管理着近30万人的执法检查。他把工作做得很出色,出色到了足以大树特树的地步。他的荣耀自然而然地来了,国务院副总理、省长、市长、县长、镇长莅临他亲手建起的单位。那天开的是个现场会,他职务最低,只是个股长,却是所有人的中心。他把自己的语言天赋发挥到了极致,博得一阵阵喝彩。

  他说话的另一个套路是夸张,别的地方把这叫吹牛,我们这里叫火闪,火闪者,闪电也。这种说法放在孝运身上可能最恰当,记得在村里他还有几个绰号,日“煽匠”,日“说撇”,总之都与爱吹牛有关。他吹起牛来,确有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之气势,你不能相信,又不能不信。孝运嗜酒,好酒戏,自称酒仙,扬言“拳打东西两县,脚踏黄河两岸”,俨然是个酒中侠客。酒意微醺之际,正是他话语喷薄之时。那时的孝运,什么大话都能说出来,万事万物,大干世界,全不在他眼中。桀骜不驯,神情张扬,全然是另一个世界中人。那种神气,像是率性而为,又像演一台大戏,整个酒席间只有他一人,别人全是陪衬。每划拳,必先挽袖,露出于瘦胳膊,用左手,仿佛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开战后,声色俱佳,气势磅礴,赢得多了,将划拳手指伸出,另一手作刀状砍去,喊:让你得罪人,剁了。对方往往在他的语言攻势与狂傲气势下一输再输。与人拇战,他来者不拒,几番下来,胜者往往是他,最后大醉的往往也是他。因为喝醉酒,他摔断过锁骨,撞断过肋骨,跌折过腿骨。过后,照喝不误。

分享:
 
更多关于“生命倒计时”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