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船能走多远


□ 陈启文


又要上路了。你迈着一种令人难受的缓慢步伐走上南山,一阵狂风把你的衣袍连同无声地蠕动的影子猛地吹向了身后,眼前突然什么也没有了,你的心里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空旷。
像是在寻找什么。你睁开两眼,眼里隐约可见很深的岁月,但依然明亮,令人不敢正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你的视线,穿越宁静的山岗,穿越更加宁静而又一望无际的大海,目光所及,一切都静悄悄的,静得几近于神性一般的肃穆了,仍然没看见那条路。只有水,一世界的水,被风吹起,以浪峰的形式凝固在空中,久久不动。你的脑海里掀起的是无数的悬念。你不知道这直插于一片苍茫之中的浪峰是欲掀翻什么,还是即将不顾一切地奔腾而去。就是在这一刻,号角吹响了。每次,当寂静深沉无限地笼罩了一切时,号角就吹响了。二万七千八百多名将校,大小舰船百余艘,突然集中在一个激荡不已的声音里。那条长四十四丈、宽十八丈六尺二寸的旗舰,已经抬起头来,翘着而望自己的统帅。这时就可以看见路了。海浪和黄昏依次闪开,呈现出一条幽静的路,不动声色地伸向世界的尽头,仿佛一束分明可见的寂静之光。它悄然靠近了你。你的手终于离开了一直紧抓不放的南山的城堞,又轻轻拂去了鬓角上的一片黄叶。
你知道你该上路了。
我迟来了六百年,没有赶上你扬帆远去的船队。我只看见了你的雕像,一座比我更年轻的白色雕像迎着阳光面向大海直直地站在山梁上,穿着永乐年间的古怪服装,一只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傲岸地炫耀着中华古国的强大,而脸上舒展出欣慰的笑容。很难想像你会笑。我知道这不是你,你已经走得离我们太远了。和你一起走远的不仅只有你森严的船队和那些默默无言的将校,还有比生命更悠长的无穷岁月,一切都任由那个秋日黄昏的海风越带越远。
留下来的只有无边无涯的大海。
我站在了你曾经站过的地方,想要看清你远行的那条路,却只看见一个浪头连着一个浪头,感觉不到它们分开的时间。没有路,没有方向,比海更远的还是海,就像船长的地图一样,是完美的绝对空白。这是哲学上的一个比喻,但却真切地描述出了我心境里的未知和虚幻。我想,这也是你第一次出发时的心情。
永乐三年六月,在那个突出其来的美妙的夏日,一场争夺王权的内战刚刚结束,你率领船队从苏州娄东刘家港出发,百余艘航船首尾相接,仿佛庄严的合奏,古老的中华大地第一次被浪峰托了起来,成列的白帆在黄昏残照中显得通明灿烂。向东,再向南,一路驶来,浩浩荡荡地开到这里,这里是福建长乐南山脚下的一个港口,陆路行尽的一个港口。没有路了,你不知道你的船队该驶向哪里。那时你还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根本就不知道海那边有没有陆地,更不用说那些奇怪的国度和奇怪的民族了。除了大明帝国,你好像也就知道北方那不可逾越的屏障后面,还有几个胡人在敲着凄凉而又无奈的牛皮鼓。你率领的船队,无疑就像今天被人们放向太空的飞船,去浩瀚宇宙里寻找那些不知身在何处的外星人。或许什么也没有。我想你的第一次远行肯定充满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与幻灭之感。你是没打算活着回来了。你不可能像这座雕像一样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征服者的姿态,更不可能笑得如此没心没肺。毕竟是第一次,难以预料而又即将发生的一切,是足以让一个统帅把嘴闭紧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