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脸谱


□ 鲍 十
我的脸谱
作者:鲍 十


  引 言
  
  陶兴是1977级的大学生。说来,这是一件至今都令他骄傲和自豪的事情。就在那一年,国家恢复了中断多年的高考(当时的景况,许多人一定还记忆犹新)。嗨,那可真是一件盛事啊!千军万马蜂拥而至,都指望进入大学的殿堂,进而改变命运。当然这决非易事,那时的录取率太低,据说只有百分之五。因此很多人在发榜之后流下了热泪,有的还精神失常了。而陶兴,居然进入了百分之五的行列,他的骄傲和自豪不无道理。
  陶兴的老家在一座县城,母亲早故,父亲在一所中学当语文老师,身体一直不太好。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回了老家,在县文化馆做创作员。这一半是他自己的主意,为的是可以就近照顾父亲。有人对我描述过当年陶兴的相貌,其中特别提到了一条围巾,驼毛色的,一入秋就围起来,有一端垂在胸前,就像电影里的“五四青年”,感觉非常的意气风发。腋下还经常夹着一本很厚的书,多半是外国文学名著,《红与黑》或者《安娜·卡列尼娜》,偶尔也夹一夹《庄子释义》或《杜工部诗》。如有什么事情,在坐下来之前,都是先把书从腋下取出来,端端正正地在眼前放好。
  那几年,从本县考出去又回到本县的大学生非常少,多数人都留在了大城市。据我了解到的情况,那一年毕业回来的只有陶兴一个人。有段时间,他仿佛成了一个稀有动物,颇令人好奇,衣着乃至行为一时都成了人们关注和议论的话题,说沸沸扬扬,亦不为过。陶兴对此很不适应,四年的高等教育,使他浑身浸透了知识人群的气息,显得有点儿孤傲,或者不合时宜。
  后来,陶兴做了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他跟一个寡妇结了婚。这件事曾经轰动一时,同事和熟人都非常吃惊,议论纷纷的,谁也猜不透他为何做此选择。自此,人们便在背后叫他“肖涧秋”——那年县里刚刚演过一部电影,名叫《早春二月》,肖是电影中的一个人物。这部电影影响颇大。当时就有同事说:“这个陶兴!就是年龄大点儿了呗……凭他的条件,还怕找不着一个黄花闺女?他是不是真受了那个电影的影响了?唉,这些个大学生啊!”
  对方是陶兴家的邻居,前夫在一次车祸中出了事。年纪应该比陶兴大个一两岁,人长得还算过得去,感觉挺干净。因为住得近,经常会帮陶兴家里做些事,特别是陶兴上大学的那几年,她为他父亲做了不少事,买米买菜,陪着上医院,有时还帮他父亲做做饭。老实说,陶兴并没想清楚为什么要和她结婚,起码不是特别清楚。其中大概不无同情和感谢的成分。另外,我还有一个感觉:或许他是出于一时的义愤。至于义愤何来,则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段婚姻并没有持续很长,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两个人就分开了(离婚了)。对陶兴的同事和熟人们来说,这同样是个谜。
  我认识陶兴是在1988年。其时他已离开县城调到了省里,在经贸委的一个处里当科员,套用现在的说法,叫公务员。并且有了第二次婚姻。女方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名叫孟芳菲。我就是通过她跟陶兴认识的(她曾经帮我介绍过女朋友)。孟芳菲也是1977级的大学生,读的是历史系,人很能干,性格直爽,说起话来滔滔不绝。长得不漂亮,脸似乎比多数人短了那么一点点。年龄要比陶兴小一点儿,两三岁的样子吧,不过,当时已是一个十足的“大龄女青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