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桑塔格到PS:后图像时代的现实


□ 孟隋

  【主持人语】开栏以来,已经吸引作者三三两两的投稿,算是对这个栏目的编辑者有了一点儿鼓励。但是,和诸多同仁聊到栏目文章,却发现并不好约稿:一方面,吃惊地发现很多人已经不怎么读书了;另一方面,也不免会困惑地意识到,越是轻松的书评,越是难写。为什么大家把阅读这种活动搞得这样正襟危坐呢?为什么不能平心论道、提笔成文呢?
  其实,书评就是和一本书进行一场不大不小的对话。不大,说的是书评总之是一个评议性的文章,不可能涵盖一本书的全部内涵,因此,也就最怕尝试对一本书“盖棺论定”的宏大写法;不小,则是说一则书评往往可以牵连到许多严重的问题,甚至可以改变人们对社会和人生的理解——因为书评有书作依托,直指人心而不必过多论证。
  这一期稿子照例5篇,选文时,偏重了一点儿“思考的乐趣”:我希望读书的快乐,在书评的写作中也能让人感受到——尽管仍旧觉得有点不尽如人意。当然,我期待更加多的作者参与这个栏目,读好书、读好玩儿的书、读好玩而又好评的书,也就有更多的“思考的快乐”的书评来到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周志强
  
  图片总是倾向于为人们提供那些“想”看到的画面,它的出现强化了人类根深蒂固的自恋情结。PS增加了图片的表达自由,也就同时宣告了图片的不可靠;于是,PS既在生产图像,也在暗中取消图像。
  
  论摄影
  [美]苏珊·桑塔格著,黄灿然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苏珊·桑塔格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作品《论摄影》中,使用了一个很有趣的比喻:照相机就是解毒药和疾病,是一种挪用现实的方式,一种使现实陈腐的方式。现代人中了图像的毒,而解药却是更多的图像,图像的矩阵在资本主义的旗帜下已极度膨胀。
  迷恋图像是永恒流逝着的、不完美的人类追求定格和完美的一种本能。一个消费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原本就需要一种“建立在影像基础之上的文化”:一方面,大量的消遣娱乐能刺激购买并且麻痹阶级意识,另一方面,要保证资本主义生产体系的正常运转,必须有大量的影像投入科学研究、宣传教育、社会管理中。于是,越来越多的图像加速 “挪用现实”,以至于它竟然将整个社会彻底“绑架”了。
  按照苏珊·桑塔格的看法,图像是左右逢源的,它可以将现实主观化,也可以将现实客观化。在社会管理和科学研究上,图像发挥着客观化的作用,比如各种证件照片、各种科研影像;而在消费和传播领域,图片发挥着暧昧的主观化作用,比如它的原则是美化现实,以求用一种审美的幻象统治、拉拢、麻痹消费者和公民。如果离开了图像,这个社会简直无法想象。人们的幸福感不再强烈,那些商品失去了迷人的面纱,那些奢侈品迅速贬值,那些影视文化急速衰落,那些时尚杂志甚至普通报纸变得乏味至极……
  在发明摄影仅仅几年后,费尔巴哈就在评价“我们的时代”时说,时代开始“重图像甚于事物,重复制品甚于原作,重表现甚于现实,重现象甚于存在”。可谓箴言般的犀利!这一论断已成为当今社会的绝对常识,已成为人文批评的陈词滥调。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用粗犷而不失生动的笔调写道,现今文化的重点已经由口头和印刷形式,转向了图像形式,而且由于图像本身的简单和直观,“娱乐至死”的结果难以避免。可是现在,图像时代奇怪地迎来了一个神话——影像的生产和消费不仅高度繁荣、包围了我们的生活,而且影像生产和消费正在实现DIY化,这或许可以称之为“后图片时代”的到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图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