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坟草青青


□ 贾庆军

  作者简介
  贾庆军,著名作家,山东省作协理事,菏泽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出版著作多部并多次获文学奖。
  
  我像珍爱生命一样珍爱着一张旧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前边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耷拉着脑袋,眼里还闪着泪光。男孩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的农村妇女,皱着眉头,半咧着嘴。看来她是想笑一笑,又没能笑得出。那样子很叫人难受。
  这男孩就是少年时代的我。这位妇女,就是我要讲述的我的嫂嫂。
  
  —
  
  1970年春天,我刚满十二岁的时候,妈妈去世了。
  妈妈去世前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生活还算安宁。那时候我们家五口人,除了我和妈妈,还有哥哥、嫂嫂和我的三岁的小侄女贤贤。
  妈妈是一位教师,她过去在爸爸担任校长的那所学校里教书。后来,她和爸爸相继成了右派。爸爸被开除了党籍和公职,很快病死了。妈妈继续在校任课。可是“文革”刚开始,她就成了“黑帮”,在学校改造了一阵,被赶回家里来了。这一来倒也不坏,我可以和妈妈呆在一起了。
  哥哥在附近一所学校里担任民办教师,他常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嫂嫂是位社员。因妈妈有病不能干活,嫂嫂除了一天三晌去地里劳动,还要干家里的杂事。我那时虽然年龄不算很小,但人长得又矮又瘦,看上去简直比小贤贤大不了多少。我有时候在家带小贤贤玩,有时候也去地里割些青草。
  那时候,大队委派了妈妈一项打扫街道的任务。在妈妈上任打扫街道的第一天,嫂嫂就和她发生了争执。一大早,嫂嫂扛着扫帚往门外走,妈妈拽住她的胳膊说:“春兰,这你可不能去,由我来。”
  嫂嫂说:“他们派的活儿,完成就是了,谁去还不是一样。”
  妈妈笑了:“春兰,这可不同别的活哟!这是对我的思想改造,是不能由人代替的。”
  嫂嫂生气了:“什么‘思想改造’,我就不信!他们这是想着法子作践人!支书曹二叔被打得不能动弹了,那也是‘思想改造’?”
  妈妈说:“兰,不管是不是吧,扫地也是一种运动,我的身体虚弱,倒想着锻炼一下呢。”
  嫂嫂低着头去揉眼睛:“妈,人家批斗你,俺睁眼看着没有办法;俺能顶替你的事,还能看着你受作践?你这么大年纪了,又有病。”
  妈妈将手掌轻轻捂上嫂嫂的肩头,叹口气说:“兰,妈知道你是好闺女。可是这种事,不是儿女们的力量顶替得了的啊!”嫂嫂终于没有拗过妈妈。
  从此,嫂嫂比过去起得更早,睡得更迟。吃饭上,嫂嫂比过去也更俭省。她把馍馍蒸了三样:一样是妈妈的,一半白面,一半棒子面;一样是让小贤和我吃的,全是棒子面;再就是她自己吃的,清一色地瓜干,还掺了野菜。妈妈不让她这样做,可嫂嫂执拗得很,她说:“你年纪大,身体又不好,就得吃好一点;贤贤和小顺吃好东西的时候在后头呢;我年轻轻的,吃孬些应该。”
  嫂嫂虽然劳累,神情却总是很快乐。她很会说笑话,她常常把地里听来的东邻西舍的趣事有声有色地说给妈妈听,引得妈妈笑。她常常把我和贤贤的头发拴在一起,让我们“牛抵架”,她和妈妈在一旁笑我们。
  嫂嫂不高兴过一次。那是哥哥有一次从学校回来,她噘着嘴,板着脸,嘟嚷哥哥,大意是妈年老体弱,孩子又小,嫌他不常来家。哥哥赔着笑不说话,那笑脸很不自在。妈妈说:“兰,看在我脸上,你宽容他吧。你是个明白人,像咱家这情况,家乡父老还让他继续担任民办教师,这是对他的信任哪!他就得这样才行。他们学校的头头老刘,我们同过事,他前几天见了我,还夸奖大江呢,说他踏实肯干,水平也高,虽是民办教师,可是学校的顶梁柱呢!他说我教育得好,我对他说:这也有他媳妇很大功劳呢。”
  嫂嫂噗哧一声笑了:“妈,你真会说笑话,你当我真恼他?我是和他说着玩呢。其实,他要不是和您一样,一个心眼为大家办事,我还不睬他呢!”
   “乖孩子!”妈妈笑了。哥哥也笑了。
  除了这一次,我还发现嫂嫂脸色有难看的时候。嫂嫂的娘家虽说只有五六里路远,可像隔着山海关。他们从没有人到过我们家。嫂嫂偶尔去一次,回来的时候眼泡儿也总有些异样,话儿也不如平常多。妈妈问她娘家一些事,她也尽往别的事上岔。那次她说:“妈,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亲妈就好了。”说着还想掉泪。
  妈妈笑着:“傻闺女,我要是你的亲妈,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成天在我身边吗?”
  嫂嫂也笑了:“可不是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