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坟草青青


□ 贾庆军

  作者简介
  贾庆军,著名作家,山东省作协理事,菏泽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出版著作多部并多次获文学奖。
  
  我像珍爱生命一样珍爱着一张旧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前边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耷拉着脑袋,眼里还闪着泪光。男孩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的农村妇女,皱着眉头,半咧着嘴。看来她是想笑一笑,又没能笑得出。那样子很叫人难受。
  这男孩就是少年时代的我。这位妇女,就是我要讲述的我的嫂嫂。
  
  —
  
  1970年春天,我刚满十二岁的时候,妈妈去世了。
  妈妈去世前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生活还算安宁。那时候我们家五口人,除了我和妈妈,还有哥哥、嫂嫂和我的三岁的小侄女贤贤。
  妈妈是一位教师,她过去在爸爸担任校长的那所学校里教书。后来,她和爸爸相继成了右派。爸爸被开除了党籍和公职,很快病死了。妈妈继续在校任课。可是“文革”刚开始,她就成了“黑帮”,在学校改造了一阵,被赶回家里来了。这一来倒也不坏,我可以和妈妈呆在一起了。
  哥哥在附近一所学校里担任民办教师,他常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嫂嫂是位社员。因妈妈有病不能干活,嫂嫂除了一天三晌去地里劳动,还要干家里的杂事。我那时虽然年龄不算很小,但人长得又矮又瘦,看上去简直比小贤贤大不了多少。我有时候在家带小贤贤玩,有时候也去地里割些青草。
  那时候,大队委派了妈妈一项打扫街道的任务。在妈妈上任打扫街道的第一天,嫂嫂就和她发生了争执。一大早,嫂嫂扛着扫帚往门外走,妈妈拽住她的胳膊说:“春兰,这你可不能去,由我来。”
  嫂嫂说:“他们派的活儿,完成就是了,谁去还不是一样。”
  妈妈笑了:“春兰,这可不同别的活哟!这是对我的思想改造,是不能由人代替的。”
  嫂嫂生气了:“什么‘思想改造’,我就不信!他们这是想着法子作践人!支书曹二叔被打得不能动弹了,那也是‘思想改造’?”
  妈妈说:“兰,不管是不是吧,扫地也是一种运动,我的身体虚弱,倒想着锻炼一下呢。”
  嫂嫂低着头去揉眼睛:“妈,人家批斗你,俺睁眼看着没有办法;俺能顶替你的事,还能看着你受作践?你这么大年纪了,又有病。”
  妈妈将手掌轻轻捂上嫂嫂的肩头,叹口气说:“兰,妈知道你是好闺女。可是这种事,不是儿女们的力量顶替得了的啊!”嫂嫂终于没有拗过妈妈。
  从此,嫂嫂比过去起得更早,睡得更迟。吃饭上,嫂嫂比过去也更俭省。她把馍馍蒸了三样:一样是妈妈的,一半白面,一半棒子面;一样是让小贤和我吃的,全是棒子面;再就是她自己吃的,清一色地瓜干,还掺了野菜。妈妈不让她这样做,可嫂嫂执拗得很,她说:“你年纪大,身体又不好,就得吃好一点;贤贤和小顺吃好东西的时候在后头呢;我年轻轻的,吃孬些应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