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经别意


□ 钱红莉

  钱红莉
  七十年代出生,安徽枞阳人,八十年代末移居芜湖,九十年代初开始写作,曾于《南方体育》《深圳晚报》《信息时报》《三湘都市报》《乌鲁木齐晚报》等二十多家纸媒开设专栏,作品常见于《散文》《美文》《百花洲》等,著有《华丽一杯凉》《低眉》等,现居合肥,供职于媒体。
  
  一、《野有蔓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野有蔓草,零露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据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若遇到一个对的人谈一场恋爱的话,那么,不管这场恋爱结局如何,这对于他后来的人生都是有着积极意义的。或许,他看待世界的眼光都会变得宽容起来,对于这个世界所持有的看法也不至于极端或偏激。
  这话,我信。“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谁年轻的时候,没有抱过如此美好的愿望?自《诗经》以降,几千年下来,人类的天性从未改变过,这也是人的基本情感需求,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两个人相遇的地点,最好在蔓草繁密的旷野,是露水很重的早晨,阳光初起,柠檬黄的光线刺得眯起双眼,就在睁眼的刹那,一个女孩的身影布满视野——她远远走来,是邻村的一个女孩,她挽一只竹篮,走着走着,两人就在小路交叉处遇上了。四目相对之时,便决定了彼此一生的选择。其实,爱情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一刹即是永恒,就这么着,两个人在心里相互把对方确定下来。藏在心底多年的愿望在一个清晨实现了。我喜欢“邂逅相遇,与子偕臧”这样的句子,分明有了呼应,是一颗心对于另一颗心的暖意,不再辗转,便轻易地过度到“与子偕臧”的局面。爱情,有时就是这么容易地获得。而有的人任凭一生,也没能遇见那个想要的人;而有的人,仿佛抬足一步跨出去,就相遇了一段好姻缘。
  我愿意把这首诗里两个人相遇的时间定位在初冬,漫山遍野的蔓草几欲枯黄,北风将要大面积地刮过,但寒霜尚未铺满大地,冰凉的夜露使得赶早的女孩穿起了厚的衣衫,但,即便是厚重的衣衫,也遮蔽不了她的清嘉婉眉——那人想着,就是她了,正是符合内心所愿的女孩啊。人不期而遇,情也不期而至了。朱熹解释得好:“男女相遇于田野草蔓之间,故赋其所在以起兴”,“言各得其所欲也”。
  整首诗只两小节,精致简洁,形诸牧歌的笔调,浅白如画,却也耐人寻味——在蔓草葳蕤里,我们仿佛看见了两颗温热的诗心慢慢走到一起的过程。
  《诗经》里许多邂逅相遇的故事,到后来,大多不了了之,似乎《野有蔓草》里的两个人有了好的结局。而所谓爱情,就是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最美好的年华里,我们怎能不应该谈一场恋爱?不然,就太被辜负了。等我们年老,两鬓斑白,走路都瑟瑟颤抖的时候,怕是连爱的能力都消失殆尽了,身边的,也许陪着一个伴,平素也就各自下棋阅报,莳花喂鸟,甚至一罐骨头汤,也要分好几次才能喝光,牙齿掉得差不多了,坚果再也磕不动了,谈何爱的能力?而爱情,就是一项力气活,是需要强劲心力支撑的,适合年华正好的时候。不然,到老了,便会遗憾终生。曾经,看一篇关于著名老诗人公刘先生的访谈。老人坦荡对记者言,自己一辈子最大的遗恨,是没有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那时,我年纪尚小,看得倒抽凉气。由于时代的关系,公刘先生一生坎坷,以致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所以,一辈子引为憾恨。
  而杜拉、欧姬芙们不过是个特例——作为异人的她们,天生具备强大的精神磁场,一直活到老爱到老,甚至耄耋之年,也不放弃对于爱情的追逐,但你看,在这层出不穷的爱情喜剧里的另一个男主角可还是正当最好的年龄?一老一少配合默契,相互点燃对方。然而,若两个同时进入耄耋之年的男女,就根本没这个相互点燃的力道了。
  《野有蔓草》之美,美就美在相互看见上——他看见了她的“婉如清扬”。 黑格尔说:“整个灵魂究竟在哪一个特殊器官上显现为灵魂?我们马上就可以回答说:在眼睛上;因为灵魂集中在眼睛里,灵魂不仅要通过眼睛去看事物,而且也要通过眼睛才被人看见”。黑格尔这番话像一支利箭,射得漂亮,既精准又漂亮。是的,所有的灵魂都集中在眼睛里。他一眼洞穿了女孩晶莹欲滴的明眸——相爱的时候,我们是能从对方眼里看得见自己的,这就是相互映照。
  然而,什么叫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呢?我觉得,对的时间,就应该是年轻的时候。一旦错过,就很难再遇见对的人了——后来的岁月里,无外乎两种吧,不是罗敷有夫,就是使君有妇——即便相互遇见相互爱上,结局也是不大好的。所谓第三者,也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错误的人。
  我公公有一老友女儿年近四十,依然待字闺中。这个姑娘不大跟自己的父母交心,倒喜欢跟我公公谈天。一次,她说,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再挑剔了,哪怕对方五十岁也不介意。当我公公这样对我复述的时候,我替她痛彻心肺——仿佛我成了她,如此的感同深受——我能理解她的荒凉。原本在年轻的时候,也曾邂逅过一位良人,两人的恋情,由于女方父母的过分干预而宣告结束,原本就是个内向之人,就也这样一直耽搁下来。她的荒凉里,有着无法诉说的隐衷——当她忆及,自己在对的时间错过的那个对的人,可否痛彻追悔?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