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的乡村是无疆的大国


□ 余 毒

  余毒 汉族蒙古裔,1983年生干四川古蔺,80后诗人,现居浙江。
  
  陈衍强是老李家的姑爷,李白李渔都是他的亲戚。李白在唐朝搞实业,安徽马鞍山“百炉庄”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总还兼市场总监,常年押运铅铜矿到处拜访有效无效的客户,由于长时期被金属矿石辐射,表现得写作功能特异,但生殖出问题,育了个傻儿子;李渔在清朝做书商,搞出版集团图书工作室之外还涉及娱乐产业,抵制盗版笑纳潜规则……陈衍强正在航拍出来就是一个“www”样式的乌蒙山的腋窝处有劲没劲地敲打着一个叫键盘的东东,此时的时代一是张大网,互联网,此时的人民大号叫网民,此时的诗人,叫网虱,网虫一种,全称网络虱人,——陈衍强爬行在时代的大网上,时而欢快得像个傻瓜,时而郁闷得像个大师;有些虫子围观他,有些虱子围攻他但顾忌他运行速度更快内存更大配置更高杀毒能力更强,——陈衍强的核心处理器是“散打”!
  “散打”不是陈衍强的自创品牌。
  他是向李伯清致敬。李伯清本是一个属性为闲杂人等的农民工,会耍嘴皮子,耍成了一定级别的国家干部,语言表现艺术大师,四川方言2.0版的首席构架工程师。
  把陈衍强跟李伯清摊摆在一块,有貌似异路但似乎同行的意味。陈衍强也是个会耍的农民,耍汉字,耍分行,耍成了字主席号县文联,本人操盘未成功的网络红人“烟枪教父”,一方地域的文化标签,地标性的人肉建筑啊,——有如贾某某之于某州,某婷之于某门,——余毒发言,总是准确,——判断准确确定预见准确嘛。
  李伯清出家三味禅林寺。
  陈衍强出诗集《我的乡村》。
  封面革命红,体现作者是毛派。毛派是个很好的派,很好的诗歌的派:加长款的现实主义,加强型的浪漫主义,略等于无敌。
  《我的乡村》的奇数页是现实,偶数页是浪漫,譬如“农村现状”“新农村传奇”“农民考察报告”等农字号的诗文本,很伟的现实; “一瓶酒喝出320度”“一路花香回到昭通和纽约”“在云朵上的村庄守着割马草的婆娘”,何其大的浪漫。
  在“陈衍强的乡村”,有人系统出错地从中扫描出了“疼痛”“悲悯”两大热门标签,——人文主义关怀强迫症患者的习惯性进入。
  乡村于诗歌,其实是一种病,最盛大最时尚的症状是对“乡村”比对猪流感还敏感,见着“村”字立马自动提取出若干关键词:“槐树”“立春”“麦地”“乌鸦”“蜘蛛网”“大雪”“月色”“麻雀”“蟋蟀”“泡桐”“……”;“乡村”只是做为部分诗歌从业者的基础口粮,但不是路线,这一票“乡村派”诗人的统一方针是:农村突击城市,——以“乡村特产”(呵呵,当前我国诗坛上某些“诗人”,外形装扮像个背包客,背包里面特产之外是一本通讯录,录有若干刊物主编大小奖评委以及民间各路大佬的住址电话)以对“乡村”的不得不姿态的“巨大的人文关怀”“非常深厚的草根性”去突击在城市闪耀着的“话语权”“潜规则权”“优胜权”……;乡村派们还没来得及被城市这台牛逼的机器熟化成中产阶级,已迫不及待自以为很有策略很有收益可行性地向“城市”开炮,——乡村抒情还需继续,诅咒“现代化”必须努力,他们热衷为噪声、臭氧层、老城墙及所谓消失的文明、文化的逃亡而做悲愤秀,——都是些成了精的可爱人儿啊,但修炼有欠缺,——欠缺劳动改造,——大脑氧气太过于充足,需要消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