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芫渡(短篇小说)


□ 曾林

  爱他人,就是上帝存在的证明。

  ——电影《悲惨世界》

  1

  新年刚过,小说家何怀甄老师便约我去他家小聚。何老师快五十岁了,孑然一身,连绯闻都没有。他每年的版税多达数十万,却一直租住在灵应桥旁临湖的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里,算是奇人一个。我们因文而识,加上是老乡,很快就成了忘年交。

  当晚到的,还有律师老叶、游戏体验师老吴、小官员大黄和银行职员老李。从他们的职业你就可以看出,何老师交友是多么不拘一格。我们都不到三十岁,却爱在称呼中用上“老”字。用大黄的话来说,这年头小的扮老成,老的来装嫩,男的玩反串,女的逞阳刚,总之是阴阳颠倒、伦理乱套。

  饭后闲谈,老李说,最近新版的《笑傲江湖》,令狐冲竟然和原著里半男不女的东方不败谈起了恋爱。

  老吴立马习惯性地抢话,说最近微博上这个话题很热哦,其实还是原著比较有味道。他拿出手机,找出了作家马伯庸的一条转发量过万的微博。马伯庸说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大情大悲的桥段很多,若论最微妙、最隐晦同时也是最让人感叹的,莫过于《倚天屠龙记》第二十七章。灭绝师太告诉张无忌,她的师父、郭师祖的徒儿叫风陵师太。初读不以为意,再思之,如有牛毛细针刺人心中,隐隐小痛,却移不走,抚不平。”

  何老师不解,问这是什么意思。

  老叶就淡定地给他解释,《神雕侠侣》中,少女郭襄初见杨过在风陵渡,一见钟情却不能成眷,从《倚天屠龙记》第二十七章看,郭襄是灭绝师太的师傅,为杨过终身未嫁。

  好不容易解释完了,老叶还添油加醋地念了一首评叹此事的诗:“风陵渡口初相逢,一见杨郎误终生。只叹我生君已老,断肠崖前忆故人。”

  不料何老师听罢,竟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几近昏厥。我们目瞪口呆,不知何故。过了许久,何老师才平息下来。我们给他灌了一小杯威士忌,又为他点了一支时下炒作得火热的牡丹烟。

  老叶好奇心起,小心翼翼地追问了一句,何老师您干嘛这么激动?

  何老师深深吸了一口烟,又缓慢地吐了出来。他摁灭烟头,开始跟我们讲述一段往事。

  2

  一九八七年秋天,我和老婆大吵了一架。我们结婚两年,老婆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我妈成天唠叨个不停,老婆也总是在亲热前跪在床上祈祷几遍。时间一长,我对和老婆上床都失去了兴趣。我们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那时我才二十二岁,常年的劳作和不幸福的婚姻,让我的人生早早地进入了得过且过、死气沉沉的阶段。

  秋天的这次大吵之后,我一气之下,跑到一百里外的林场做了伐木工人。因为林场管事的是我们村的女婿,村里很多小伙子在这里做事。他们都还没有结婚,谁会舍得把新过门的媳妇放在家里自己去出远门呢?就算自己不贪欢,也要警惕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啊!所以我到林场的时候,他们都拿我开玩笑,说过不了多久,我就要戴绿帽子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