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解放初期浙江公安工作的回忆(之二)


□ 王 芳

  (接上期)
  
  七、截获暗害周总理的重要情报
  
  国民党特务机关从大陆撤逃时,一片混乱,通联指挥只能使用原班人马,运用原套工作方法。而已经起义的“保密局”杭州支台的人员大都与他们本来是同学、同事或搭档,交往密切,彼此对通联手法、特点、脾气都很熟悉。这时,台湾国民党特务机关与派往岛外、潜伏在大陆的特务组织,指挥联络主要使用电台电讯,截获和破译他们之间的这些密电码,是反间斗争的重点课题。为此,杭州市公安局经省委和华东社会部批准,决定设立专门机构,启用“保密局”杭州支台的人员,并在破获的敌特组台案件中,筛选有连续作战条件的台电,与美蒋特务机关周旋。
  我们首先对起义过来的18位同志(支队长厉培明等三人已调上海市公安局工作)集中进行政治理论学习和思想教育,选用《浙江日报》原地下党员沈竞新来管理和领导他们,定名第二股,沈任股长,隶属杭州市公安局第二处情报科,配备7台收发报机,其中有3台功率较大。这些同志随着立场的转变,和我们同甘苦,表现很积极,很快把工作开展了起来。至当年6月,共掌握敌台23种密码,全部破译的有20种,译出的电报涉及军事、政治诸方面的内容,情报价值很高。特别是佐证从其他渠道获悉的敌情动向,有利于我们开展谋略斗争。敌人要从舟山撤逃,我们事先知道了;敌人要空投特务,我们也知道了,并引导到我们指定地点着陆。1950年秋,10名国民党空投特务一落地,就成了瓮中之鳖。他们随带的电台、密码本、武器等被我们全部缴获。
  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1951年,浙江省公安厅决定将杭州市公安局第二处情报科第二股升格为科建制,移交省厅一处管理。到1954年底,根据公安部的要求,又在科的基础上扩编为技术侦察处,人员扩编到120余人,设备陆续更新,工作更走上正轨。从破译敌台密电中得到了许多情报,有的非常重要。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破译了敌台密电,在1955年4月11日发生的震惊中外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中,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保护了周恩来总理的安全。
  1955年4月18日到24日,第一次亚非会议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这是第一次由发展中国家自行召开的大型国际会议。中国政府决定派出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代表团出席大会。
  当时中国领导人还没有专机,决定租用“克什米尔公主号”,这是一架属于孟买印度国际航空公司所有的洛克希德星座式749A型飞机。
  4月11日中午12时15分,参加亚非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成员和随同采访的中外记者共11人乘印度国际航空公司的包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途经雅加达转赴万隆。在离开香港5个小时以后,于下午6时30分(当地时间)左右在距地面18800英尺的高空飞行时爆炸。
  机上除副驾驶员、领航员、机械师3人生还外,其余16人遇难,他们是新中国参加亚非会议的代表团工作人员石志昂、李肇基、钟步云和5名新华社记者、3名外国记者、5名机组人员。失事飞机的残骸在新加坡东北500公里的印度尼西亚所属的纳土纳群岛的斯达瑙附近发现,机身坠入离海岸1公里的水中。
  所幸的是,周总理刚做完阑尾炎手术,又因缅甸总理吴努和印度总理尼赫鲁邀请他到缅甸商议会议期间的有关协作事宜,临时改变了路线,从昆明取道仰光到达雅加达。周总理提前于4月8日离京,14日飞仰光,16日抵万隆,幸免于难。
  其实,4月5日到11日,台湾“情报局”给香港特别情报站有关暗杀行动的密电码就已被浙江省公安厅破译,随即报告了公安部,公安部及时报告中央。4月9日晚,我破译的密电表明,国民党特务将破坏代表团所乘飞机,并备有定时炸弹。消息报到云南昆明,正在那里的周恩来总理立即发出指示,要求通过外交渠道向英国政府进行交涉。
  我外交部和新华社香港分社于4月9日晚和10日上午将这一情况正式通知港英当局,要他们严加防范。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一特务破坏事件未能避免。
  针对这震惊中外的严重事件,我政府与港英当局严正交涉,港英当局同意对在香港的国民党特务采取行动,先后搜捕了108名,给了国民党特务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里,我还想说明一点。就是浙江省公安厅破译和及时报告的这一情报,究竟在整个事件中起到多大的作用,中央是否还从其他方面也获得情报?这只有公安部和党中央掌握。但浙江省公安厅技术侦察处工作人员在侦破“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中连续立功受奖,其中马遁同志荣获特等功一次,已说明了它的作用。
  随着时间的流逝,“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在海峡两岸逐渐解密。据印度尼西亚调查委员会公布的调查说,“克什米尔公主号”的失事.是“由于放在飞机右翼轮舱处的一个定时炸弹爆炸造成的”。
  1955年9月2日,英国驻华代办欧念儒将《关于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破坏案的警察调查综合报告》递交给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报告披露了香港警方事后调查的详细过程。嫌疑犯锁定为香港启德机场地勤人员周梓铭(化名周驹),此人被台湾特务以60万港元收买,在“克什米尔公主号”上安装了一枚有轻微滴答声的定时炸弹……事件发生后,周梓铭于1955年5月18日躲到“飞虎将军”陈纳德停在香港的民用客机内逃往台湾。
分享:
 
摘自:足迹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