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阅读张杨


□ 李 彦

比起贾樟柯的执拗,王小帅的愤青,陆川的激情,在年轻导演里,无论是作品还是本人,张杨算是比较温和的一个。但是用镜头记录生活却又是与贾樟柯、王小帅同出一辙,所以比起第五代导演的作品,他们的电影更偏重于个人化。从《洗澡》到《昨天》再到《向日葵》,张杨用三部电影探讨老子与儿子之间的关系,每一部电影都深深地打上了他生活的印记。
80年代末期的那段时间,中央戏剧学院好不热闹。一个叫“HOSPITAL”的摇滚乐队,四名成员全部是导演系的学生,连简谱都不认识几个,也愣敢玩音乐,而且居然闹得不善,在宿舍、排练场、地下室到处制造噪音,常常做着十二分的歇斯底里状。张杨就在这么一支乐队里担任鼓手,每天玩命地敲打一套父母花1000多块钱买的二手架子鼓。那时他留一头过肩长发,随着击鼓的节奏长发飘飘,颇有爵士风范。
与此同时,在戏文系也活跃着一个“鸿鹄文学社”,四个立誓“文以载道”的年轻人还发表了“鸿鹄宣言”以壮声色。“HOSPITAL”们觉得“鸿鹄”们故作高深,总想把自己弄成个人物,而“鸿鹄”们则干脆觉得“HOSPITAL”们个个神经。你来我往中,他们也是物以类聚,分分合合,寻找着志同道合者。十年后,这两拨人中都有功成名就者。“鸿鹄”成员孟京辉因执导《恋爱的犀牛》和《盗版浮士德》等一批实验话剧名噪京城,而张杨也以电影《爱情麻辣烫》《洗澡》的成就奠定了自己在新生代导演中佼佼者的地位。
<a href=阅读张杨图片1" />
然而从1997年的《爱情麻辣烫》、1999年的《洗澡》到2001年的《昨天》和200 5年的《向日葵》,在张杨的四部电影中却难觅摇滚的踪迹,找不出类似管虎《头发乱了》的那种躁动和张狂,也没有贾樟柯、王小帅刚出道时的那种青涩和偏激。其实在摇滚时代,他就特别排斥那种表面的愤怒和张狂,他希望看到本质深刻的东西,至于再怎么尖锐再怎么批判,他都会用含蓄的方法去做。所以与同时期年轻导演的作品相比,张杨的作品浸透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一种深沉和内在的张力。正像他自己说过的“你的性格、气质决定了你去拍什么电影,这就从一开始决定你电影的走向”。
2005年,顾长卫的《孔雀》、王小帅的《青红》、张杨的《向日葵》,三个年龄不同、生活背景不同、成长经历不同的电影导演,不约而同将镜头瞄准了上世纪70年代,虽说是巧合,倒也不难看出70年代对他们的个人成长经历意味着什么。
对于第五代导演来说,可能在他的作品里找不到任何自己的影子,但是在第六代导演的作品里,电影里就全是自己了。用镜头记录生活是他们同出一辙的艺术观。《向日葵》和《洗澡》《昨天》构成了张杨的“父子三部曲”,影片描述了一种典型的中国式的父子情结。张杨觉得这部作品“虽然不是我的自传,不过都是我和我爸爸很现实的感受”。
比起第五代电影人的坎坎坷坷,张杨没有太多的经历,从小到大,从拍电影到走上国际领奖台,每一步还算风调雨顺。他生在文革初期的1967年,长在北影大院干电影的圈子里。小时候家里常常高朋满座,父亲聚着一帮人讨论剧本、谈表演,那种艺术的氛围给他幼小的心灵或多或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埋下了电影的种子。
阅读张杨图片2
与性格豪爽奔放的父亲相比,张杨属于比较内向、冷静的人。性格上的反差,造成父子俩经常发生冲突。小时候他常常挨打,被父亲打多了反倒不怕,不断增强的抵触情绪使他更加皮实。大点儿以后,他开始跟妈妈对打,到了十几岁,就完全不愿意跟父母交流了,甚至不愿意说话,那时候老觉得在家里呆着特别郁闷,想跑出去,越远越好。
到了高考那年,他自然首选北京电影学院,遗憾的是那年北电不招生。第一年考中央戏剧学院,结果没考上。想“跑得越远越好”的张杨最终选择报考了中山大学,只因那里远离北京。每次从中山大学回家,因为离家时间长的关系,反倒有了亲近感。但是假期跟父母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就又绷不住了,又开始吵,吵到最后他又跑掉了。
张杨一直奔着导演的理想,他要从中山大学转到中戏。第二次报考中戏时最终阴错阳差成了中戏导演系的一员。虽然走了弯路,却还是回到了起点上。而两年的中文系课程并没有白上,给他打下非常好的文学功底,他不仅会导戏,更会编戏。上中戏后,他也基本上没在家住过一个晚上,仍然跟父亲保持距离感。一直到毕业,他跟父亲的关系还是不怎么样。1992年毕业后,像所有想拍电影的年轻人一样,他有过5年不算长的等待期。这期间他拍过一些纪录片、MTV、电视专题片、排话剧、写剧本,也给父亲当过副导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