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根青草的阴影部分(组诗)


□ 韩少君


察尔汗以西


让我在北风中走远
让我从察尔汗,向西
阳光里,我把头低得更低
让我一再深入
三名藏女一名维族,她们的
铃铛,仿佛星辰滚落草地

金山下,一粒砂子
遇到一堆砂子才停下

羊皮书卷里
溜出半个敦煌,重回天下
今夜有大雪,草原
立着一群吃盐的铜马

格尔木的新娘,你何时
引缰大马,一夜西风,回到德令哈

从黎明前的娘家
抱来棉被和带泥的地瓜


如果八百年前我来到这里
嘎达梅林,你是否愿意
送给我一块生锈的蹄铁

我和你最小的妹妹一同上马
世界的边缘,将她欺骗到老
我们的乌鸦有最黑的身子
它们在天上,像一只只飘飞的布鞋子
察尔汗以西,远及波斯
前世王者扔下的马头,被风吹鸣

这声音,像一种疾病
使最热烈的生命顿时苍凉
一口远征的瓦罐断了水
九只大雁捎去一片阴山的乌云

多少人头枕药箱回到家乡
英明的女王,还未整理好乳房
勇敢的战士早已列队站在她的身旁

女王用美貌驱散草原的黑暗,酒事
过后,我乘一片大雁的羽毛南下宋朝
或者西夏,或者东辽

八月二十七日和葵花

这—天,从拐弯开始
这一天,从那颗白皮瓜开始,打开它
在尘埃中,我们获取雷声和清凉。这一天
从边疆寺院里的吸尘球,开始了它的
神性和荒凉。这一天,从旅行手册上的油污
开始,我用怪异的嗓音,学唱草原歌谣
脸上,镀了一层旧时代金粉
这一天,从一大片葵花开始,俗气的色彩
在乌拉特旗,下午,土围子中
它们放射出匈奴的光芒。让我从此
向北,跟随一队黑蚂蚁
爬进葵花地,让我从此做帝王
饮一口浊水,去寻找一脸雀斑的婆娘
你看她:草根扎进白腋
长长的布袍,落满了八百年前
男子的精液和牛羊的粪便
我的天啦,她是多么适合
做我和成吉思汗的老娘

边疆小记

其实,马匹奔跑,向远处,一匹
灰马,其实,风从宽阔的土沟吹过来
风吹倒了马的褐鬃,风从蔚蓝的
咸湖吹过来,从
稀疏青草的末梢,吹了过来。
北风掀开丝绸,一下子
抽干了异族大嫂的乳房。
一堆砂子,向南移动了半米。
一轮月亮,向南移动了万里。
国道边,高架风车
正发出电线的“呜呜”声
司机阿克木,打开车门
那身葱爆羊肉的气味,顿时跑进空中

花儿谣

1
一双腐烂的羽翅下
我看见了青海,还看见了
万朵葵花的边疆

纸莎草上书写着一只母羊
它的腹内,埋着
格萨尔王朝闪光的宝藏

巨鹰的阴影里
花儿目睹了自己的灰烬

2
昆仑山下
搂抱一块石头
不如拥有一卷波浪

烹雪,然后煮茶
用几句陈旧的长安话
等待下山的卓玛

3
青海湖的水
渴死一头牛的是三把白盐

塔尔寺的红铜
重不过日月山的乌云

你看,那个衰老的银匠
正在用三根手指
打造最后的圣器

4
大片的油菜花地,一名酒鬼
在太阳下,交出了自己的爱情:

“成吉思汗,玩刀,弄笛
那么多的草民,风骚婆娘,跟着他
远征。在天空大步流星
在寺院,在另一个国家的典籍里
留下含草的马粪。
“他战胜了我们的婆娘
我们沦为他的穷亲戚。”

5
今晚,月照银川
唇香吹拂

尕妹妹,一只小羊羔
怎能守住你的心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