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煮熟的鸭子为什么会飞走


□ 王小枪

  1
  
  北京时间18点20分。吴小小抬手看了一下表,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小时,黄乐还没来。黄乐上班的地方就在花园路,从她那里到蓟门桥,大公共只要拐个弯就到,地铁也就一站地,哪怕是走路,抄个近道,从西土城公园斜插过来,满打满算也用不了半个小时。
  姑娘就是麻烦,每回约会,没有一次不迟到的。吴小小为了这张靠窗的位子,特意提前了二十分钟过来占座,等到现在,烟抽了四支,免费茶水喝了一壶,上了趟厕所,洗了手,又看了两本饭馆提供的过期杂志,等的人还没到。虽然打发时间是吴小小每天需要面对的老习惯,服务员一瞥一瞥的眼神还是叫他不自在。虽说时下已经不是夏天,食客们不用挤破脑袋钻饭馆,外头还是有两拨等位的人。这儿便宜,来的都是想占便宜的熟客。
  拨了个电话过去,没人接。吴小小没办法,只好挂了电话,拿起面前放了半天没动的单子,点菜吧。
  服务员很快过来了。一份酸萝卜老鸭锅,免费续老汤。一盘茼蒿,一盘土豆片,一盘粉条,再来一盘豆腐拼盘。点酸萝卜老鸭汤是有原因的,它打五折,便宜,满锅只要三十六块钱。加上那些青菜,全下来也花不了多少。
  老汤热得很快,续第二次水的时候,黄乐终于来了,踩着满脚的泥,一进来就连声道歉,反正对不起又不值钱,说多了也不吃亏,这个真理当服务员的再了解不过了。身为花园路上一间最不起眼的茶馆的服务生,黄乐每天都要对顾客至少说十次对不起。不是犯错,茶需要开水泡,上桌的时间肯定不如害怕融化的冰激凌来得快,所以只要上茶都得说,说多了就成了习惯。
  “快吃吧,鸭子肉都煮烂了。”吴小小听不得连声的对不起,尤其对象是姑娘。他招呼服务员过来,点了两瓶燕京啤酒,还加了一句,要普燕。自己又点上一根8毫克的中南海,招呼黄乐:“先喝点儿汤,刚盛的。”
  黄乐在吃饭上从不和他客气,相当痛快,端起汤碗,舌头尖儿点着水温,忍着烫一口气喝了半碗,热汤的作用显而易见,刚才还因秋风而紧绷着的气色、皮肤和神情,很快活泛过来,手也灵活多了,把已经被腹部温热的小包放到身后,将椅子往前一拉,让它和自己的腰贴得紧紧的,再把小包的手提带绕到椅子背上,好了,这下丢不了了。
  吴小小不着急吃,自己喝着啤酒,听腾腾热气对面的黄乐解释,今天客人不多,又是提前出的门,本来不会迟到,结果路过电影学院,门口贴了张纸,是关于表演系进修班的公告。一入神,眼睛就没拔出来,一直看得快能背诵了,才离开,过护城河和天桥之间的土路时,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事儿,一不小心,踩了一脚泥。那泥满是骚味,怕是上头有狗尿。
  每回出门,哪怕去趟北太平庄或者北师大,黄乐都要绕个大圈,就为路过电影学院。那回因为没接电话,被老板骂了整整十分钟,也是因为在电影学院门口,望着那些进进出出的漂亮女生发呆。进入表演系是她留在北京的唯一梦想,至少现在还是。那也是她从浙江大老远跑到北京,在茶馆里辛苦打工,和其他三个女服务员住不到20平米的小屋,每月只拿800块钱的全部动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