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结婚吧


□ 赵 冬

阳光穿过玻璃,又穿过窗帘,照到床上。小优的身体从睡梦中觉醒,她的身体被李卞紧紧抱着,她感受到对方结实的胸肌。这是个平常的早上。小优的膝盖首先发现了问题,她的膝盖被夹在李卞两腿之间。现在小优的膝盖触到一种可疑的湿意,不是一点,是一片。小优用手去摸了一下,一片黏稠的液体,她什么都明白了。小优把李卞推醒,说,你怎么回事,你看看床单上。李卞也醒了,脸上带着慌乱。他说,小优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小优一下子坐起来,开始穿衣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她的男朋友整晚抱着她,但是他遗精了。小优一生气脸上就是那种无辜的、柔弱的表情,她戴上胸罩,站在地上。小优说,你梦见哪个女人了,你为谁遗精了?
早上的日常生态被破坏了。这个意外将小优变成一个不知所措的女人。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最后她蹲在地上,把床底下的皮鞋都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擦。小优一生气就这样。李卞呆在阳台上,看得出他试图回避小优的追问,这更加让她生气。他的脸上是一种松懈的神情,他一做完爱就是这种表情。小优对李卞做了这样的假设。他一个月没和自己做爱,就是为了积蓄力量,现在他为别的女人射了,他在梦里为别的女人射了。小优说,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理由。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的行为怎么解释?李卞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隔一会儿,小优说,事实上,你根本不爱我,是不是?李卞说,没有。小优说,那你说,你想过和我结婚吗?我们在一起几年了,四年,你为什么从不提结婚的事情。李卞说,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等我这篇小说发表,我们就结婚。小优说,你考虑的还是你的小说,你把我们的感情交给一篇小说?李卞说,它对我很重要,你不会明白的。
他们的争吵没有结果。大约9点钟的时候,他们坐在屋子中间的桌子旁,两个人决定心平气和地对付一顿早餐。李卞自始至终不辩解,一副坦荡的样子。小优说,你在我晚上回来前把谎言编好。小优决定暂时把这件棘手的事放在一边,她不想让这件事影响自己今天的工作。
那个房产公司的老总约了小优。作为经济报社的记者,小优经常面对本市的这些头面人物。他们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身后一般都有巨大的书架,他们在书架前对记者们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他们以为记者们整天追着屁股后面要求采访,自己随便说上一句话,他们都拿去当个宝似的。但是何兆不这样,他显得很有风度,他让小优坐在沙发上,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从头到尾和蔼可亲,每回答完一个问题,他都会冲小优微微一笑,那个笑让小优觉得这个人认真极了,体贴极了。以前小优对这些高干子弟是看不惯的,他们有背景,碰巧又有些本事,所以就成功了,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何兆改变了她的看法,他体贴的有些过头了,让小优有些不适应了。这次采访进行得很顺利。昨天小优打电话向他核实一些细节,他坚持让小优去他在宾馆的房间面谈。电话里就可以说清楚的事,为什么要费此周折呢?但是既然他说了,小优也没反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