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芝柏香绕千年


□ 马霁鸿(回族)

  西藏的林芝,与我滇西北的涛源老家,距离实在遥远,远到数千里,用我老家的一句俗语来说,就是:隔着八帽子远。
  让我将这支线香点燃再说话:林芝又是隔着我家最近的去处———请让我款款道来。这支线香,我家一直点着,没有断过,老祖母在世时,每天她老人家一起床,就将香炉吹燃,尔后丢去几块香木屑(至今想来,那该是柏树的碎屑吧),倏忽,香炉里就飘出了股股馨香,这馨香只是沁鼻,却不呛人。待我被香味唤醒过来,邻居领着弟弟妹妹到堂屋里向祖母请安(我母亲早逝,父亲又在外边工作)时,祖母举着一支线香,对我们说:这是古宗子(对藏族生意人的尊称)从林芝地方带过来的呢,几十年了,还这么香。说着,老人家就将线香炉里接上火,端端正正地将它插在香台上。
  线香——林芝,在我脑海里颠来倒去浮游了几十年。一直惦着,有朝一日争取到林芝地方去一趟,看看那里的山,树,闻闻那里的草,花,听听那里的流水与鸟语。嗯,见得着那里生产线香的作坊当然再好不过(如果那样,我一定要攀岩下涧,寻觅芳踪,采一把当地的原料投进去),见不到也无大碍了,毕竟已经见识了线香是怎样“线”出来的。
  事情真能碰上奇巧的缘分哩。憧憬了半辈子的美事儿,不意之中实现了——在我年届半百这天,不用争取,不用乞求,竟然有了一个叫做任务的机会,使我得以轻松而豪迈地游西藏。
  那天, 我们这个团队在游览了然乌湖之后,歇脚在了一个叫做波密的地方。波密虽然是个重镇,但因其过于偏远,以往真还没有留意过,突兀落脚于此,一时竟打不起主意该观赏点什么,“采风”点什么,手头又没有资料,最初只能听领头的人一词一句地灌输。他告诉我们,这里是一个县城,属于林芝地区,听到“林芝”二字,我一下子来了精神,等不及他絮絮叨叨说个端详,就立马展开了想象的翅膀,边想边扭头转脑东瞧西看。可惜我们此时置身城中央,左看是楼房,右看是马路,往上看则是站在台阶上的一个个扭来扭去的大下巴。
  匆匆吃过晚饭,我迫不及待约了木祥去逛街,尽管波密这一名字很生疏,但街道却不生疏,就是一个复制的内地小镇而已,逛了一阵,很觉扫兴。但当我们望向高处时,奇迹出现了:半山以上,都是皑皑白雪哪。而在雪光之中,一棵棵雪松傲然挺立,将英俊的身姿从山顶一直延展到山脚,然后向两边延伸——这是波密县城的北边,而在南面,就在我们下榻的招待所下面,伴随我们一路下来的帕隆藏布江,兀自将一江清碧流淌得自在蜿蜒。远处,则是一派苍翠景象。凭着以往的生活积累,可以认定那些苍翠景色无疑是出自柏树了。
  一路走过去,沿街好几家印着阿拉伯文字的餐厅赫然入眼。 我走上去道一声“赛乃姆”, 他们也回应一声“赛乃姆”,问到底,他们原来是东乡族,信仰与仪规和我们回族原是一般。这天晚上,因宾馆旁边是个歌厅,歌声震得楼宇发颤,半夜没有睡熟。第二天却又很早就出发了。
  我们先是顺着帕隆藏布江西行,然后转而朝北,向着林芝亲近。一路上,山高水长,雪白树青,红桃花黄杜鹃拥路而开,风光难以一一备述。而印象深刻的景象之一,就是那一丛一丛、一坡一坡、一山一山的柏树。这些柏树,越来越密实,越来越浩荡,越来越高大,称之为“柏树林海”,实在不过分哪。我知道,柏树乃是名贵的香料,更是藏香的重要原料之一。 在别处只是一棵两棵散落而生的树子,在这里却漫山遍野密布着,林芝,你不出名香倒让人不好理解了。
  其实,进入藏区以后,这样的柏树景观就时不时地映入眼帘了。只不过一下子迎面而来的陌生景致太多,来不及一一加以注重罢了。就说德钦地方吧,那可是我们云南与西藏接壤的边缘地带,而且那里本身就是藏区,只不过行政区域上划入了云南,在德钦,在县城旁边,就有许多的柏树丛,柏树坡,柏树山,只是我们当时注重了别的景观,而将柏树忽略了。至今回想起来,那路边上一垛一垛码着的,不就是柏树枝子吗,那观景台上大香炉中袅袅冒起的青烟,不就是一捆捆柏树枝子所燃烧出来的吗!
  藏民爱柏树,柏树恋藏区,我们越往前走,看到的柏树林越加广阔,柏树也越加高大,层层铺垫过去,林芝成为柏树的王国,林芝地面上矗立着那么一片柏树王,也就不难理解了。
  柏树王一侧的铭碑和有关的史书记载,柏树王被中外植物学家称为柏树的(亦即植物的)活化石。我们到达那里,瞻仰古柏风采时,虽然春天刚刚睁眼,树叶尚未换装返绿,但仍然被震撼得无语可言。远远下车,我们撒眼望去,但见巍峨的柏树犹自与山峰比试伟岸。越往前走,只见柏树王越加挺拔,越加雄壮,越加………走拢它时,我竟一时失语,找不到词儿加以形容,横在我面前的,分明是一堵树墙——离着树身还有好几步呢,旁边的一切物件,竟被这堵树墙遮挡得严严实实。平生喜爱稀奇之物,游历不知多少万里,没见过这么大的树,须知,它的胸围可是18米哪,以普通人计,需要十人以上牵手才能将之围上一圈,而它的个儿,则与一座20多层的楼房相仿——将近60米。就其高寿而言,它2500多岁的树龄更使中原地方的“唐柏”、“汉柏”相形见绌。至今所发现的柏树,没有哪一个能够与它争夺一个极至的名号了:世界之最。而这样的树子,在这里不是孤本,它是一片林子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