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予中国古典建筑装饰文化的审美启示


□ 刘忠红

内容摘要:“文”,在中国古典建筑装饰文化中,表达着一种人对自我肯定的强烈要求。本文试图通过古时“文”字字意以及儒家倡导“文”“质”相符所形成的中国古代文化品格,对中国古典建筑装饰中呈现出来的“错采”与“白贲”这两种大相径庭的审美风范进行分析比较,简明阐释在“错采”与“白贲”这两种装饰表现中,体现出来的中国古典建筑装饰所具有的内外合一的审美理念。
关键词:“文”“质”古典建筑审美

“文”,在古时的字意为“物相杂,故曰文”,这是《周易·系辞下》给“文”做出的定义。就是说,世间万物,性相各有不同,呈现为“杂”的现象。纷繁复杂,不可穷尽,这便是客观万物的“文”。“物一无文”(《国语·郑语》),因“杂”而成“文”,这使“文”的概念具有了普遍存在的美学意义。张怀瑾在《文字论》中指出:“浓云震雷、奇木怪石,皆文也”。袁枚在《答友人论文第二书》中认为:“布帛菽粟,文也;珠玉锦绣,亦文也。”前者是说,自然本身的一切现象,都具有“文”的特性,可称“天文”;后者是说,人工造制的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也都具有“文”的特性,可称“人文”。历史上“文”所富含的文化意蕴,赋予中国古典建筑装饰以一而二、二而一的审美启示。
凡“文”性在“相杂”的“杂”,并非杂乱无章,而是有条不紊。在《易传》中就阐释了这一美学特质:“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言天下之至颐而不可恶也,言天下之至动而不可乱也”。这是在说,“天文”、“人文”之一切差异流变,虽然至杂无比、至动无限,却显得整齐划一、井井有序,此可谓“天人合一”,也即“天文”与“人文”的和谐统一。
“天文”与“人文”和谐统一的关系,在儒家学说中被体现为一种文与质的相互关系。儒家认为,文是物的掩饰,质是物的本性,文与质的关系和谐一致才合乎于“礼”。《论语·雍也》辩证地指出:“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即是说,“君子”内在的质与外在的文应该是一致的。若外表缺乏一定的文饰,这是“质胜文”,人就显得粗野无礼;若外表过于华饰,这是“文胜质”,人就显得浮华无度。二者所为,均不是“君子”之风范。儒学是极其讲究“绳墨规矩”的,《荀子·礼论》中说:“绳墨诚陈矣,则不可欺以曲直;衡诚县矣,则不可欺以轻重;规矩诚设矣,则不可欺以方圆;君子审于礼,则不可欺以诈伪。故绳者直之至,衡者平之至,规矩者方圆之至,礼者人道之极也。”儒家之“礼”,在儒家看来,人的内在生命需求与外在伦理要求是必须相互统一的,这种礼既是强制性的,也恰恰是人内在生命的自觉要求,为生活所不能脱离的一种范式。汉代扬雄在儒家立场上所著的《法言》,将人外部的“威仪文辞”释为“文”,将人内在的“德行忠信”称为质,反对有“质”无“文”或有“文”无“质”。扬雄还在《太玄经》中提出:“阴敛其质,阳敛其文,文质班班,万物粲然。”这就将儒家充满伦理说教的“文”、“质”相符说,提高到宇宙论的哲学高度,认为宇宙本源在于所谓的“太玄”,“太玄”生阴阳,“文”、“质”统一,是阴阳本有的调和。随着儒家及其后世继承者的学说,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民族性格和民族心理的主导构成部分之后,“文”、“质”相符,就成为中国古典建筑装饰审美所崇奉的基本文化品格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