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土炒棋子(外二篇)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类代代繁衍,生活方式有赖于不同的自然环境形成的生产方式。
  天津人喜欢吃熬小鱼贴饽饽,首先因为天津地处九河下梢,打鱼方便。新疆内蒙的牧民寻常吃烤全羊、手扒肉,那是基于游牧文明形成的饮食习俗。
  山西地面,黄土高原,历史悠久的农耕文明托举起五彩斑斓的饮食文化。
  大家种五谷,住窑洞,生而耕作,死而埋葬,都离不开这片黄土地。
  具体到人们的日常生活,生活的许多方面,包括食品制作,人们充分利用黄土,将黄土的使用发挥到某种极致。
  利用黄土,奇异绝妙的例子,顺手拈来,比比皆是。
  一种,用黄土看孩子。“三升黄土能看一个孩子”,乍听像是天方夜谭。
  乡下穷苦,人们活得比较粗糙。小孩腿裆和肘腋发炎怎么办?老乡们可没有什么闲钱来买爽身粉。找些干净黄土,铁锅里炒过,既消毒,又把干,就是供孩子们使用的农家爽身粉。
  孩子不到一岁,不会走路,满炕乱爬,谁有功夫整天抱他?而且小孩要拉要尿,脏污了被盖炕席怎么办?有办法。三升黄土,细细过箩,并且炒过消了毒,装入一只布口袋;将小孩子光腚放进口袋里,齐腰捆扎了。小孩乱爬呢,任他爬,黄土口袋拖拽了,且是轻易不会摔到炕下。便溺,也任他便溺。待母亲做罢家务,或者下地归来,解开口袋,倒掉黄土,再换三升新土就是。小孩子的下部干干爽爽,绝对不会有什么发炎湿疹之类。
  再一种,黄土还能用以捕杀臭虫。也是老乡们祖辈流传的生活经验。
  当年村里臭虫多,又没有如今的农药杀虫剂。夏季,农人劳作一天,夜里臭虫作怪。不得安睡。臭虫们白天藏在房梁缝隙,夜间从空中跌落炕头,疯狂袭击人们。当然,搅扰一夜,臭虫们要沿墙壁爬归屋顶。依据臭虫的习性,农家便想出了用黄土来捕捉消灭的方法。
  用许多干黄土,极细的箩来筛过,靠墙堆在土炕四周。这样,当臭虫食饱人血要逃走时,就都陷在虚浮的黄土里,无论如何挣扎不出。人们再将黄土来过箩,往往一升两升捉得了臭虫,付之一炬,彻底消灭。
  入冬时节,快要过年,老乡们添加粮食精饲料来喂肥猪羊,叫做“栈猪栈羊”。猪羊入圈归栈,不再野外放牧,是为栈养。栈猪栈羊,栈在这儿做了动词之用。臭虫在乡间别称壁虱,用黄土捕杀臭虫,村人的说法是“栈壁虱”。养肥了再杀,善哉善哉。
  看孩子、杀臭虫之外,黄土更能用来做干粮。做法之一,即是炒“棋子”。
  干粮,古语称“糗粮”。山西地面古语丰富,有的地方老乡们仍然习惯把干粮叫糗粮。
  至于棋子,是糗粮之一种。用黄米面,搓成指头粗细的棒状,分段切开,像围棋棋子大小,经过炒制,便做成一种干粮。可以背了远行,路上食用;也可以带到城里,作为风味吃食馈赠亲朋。
  黄米面炒棋子,外表焦黄,里面膨化作蜂窝状。入口酥脆,微有甘甜。乡下当年缺糖,有的人家用红薯南瓜炼了糖饧(糖稀),做炒棋子时放些饧在里面,这份糗粮便更加可口。没有吃过炒棋子的,可以拿点心制品“江米条”来比照,大约能够得其仿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