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拿什么拯救你


□ 潘 群

  
  在我居住的小区附近有十多家餐馆,来光顾的客人很多,餐馆的生意十分红火。老板满脸堆笑,殷勤地递烟倒茶,是高兴的。客人昂着高高的头,出出进进,是优越的。几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常常徘徊在餐馆的门口,低着头讨好地望着每一个人,目光是淳朴的卑微的。
  老人是捡破烂的,每到吃饭的时间,老人都会在餐馆门口等候几个小时,待客人们吃饱喝足,餐馆的小工扔出空瓶空盒,老人的等候终于有了收获,千恩万谢后,老人枯瘦如柴跌跌撞撞的身影消失在小区。
  纸盒厚厚的,似一座大山压弯了老人的腰,老人越来越矮,矮得几乎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辛酸的生活压皱了老人的脸,满脸沟壑纵横,让人不由联想到他怎样的痛苦人生。每每见到这场景,我的心总是一阵紧似一阵的揪心,一种莫名的酸楚迅速散布全身,空气瞬间凝固,让我不能思维,不能呼吸,一个声音在我的心中炸裂:他们是我的父辈!他们是我的父辈!
  安度晚年幸福晚年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等美丽动听的词语是用不在老人身上的,也许等候一天时间得来的纸盒所换来的钱远远不如一杯酒、一支烟、一碟菜的价钱。幸福是什么?也许老人从未想过,我不仅黯然,而且神伤。
  痛楚纠缠着我,我终日游荡在大街上,我开始力所能及的干一些能让大家都高兴的事,献点爱心献点善心,就如买菜时,心甘情愿的被别人缺斤少两。于是,我找到了快乐别人幸福自己的感觉。
  钢筋水泥造就的城市是繁华的喧闹的,但也是冷硬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人们忙上班忙赌博忙升官忙发财,很少有人在乞讨人面前驻足。时间一长,看的人多了,见的事多了,我习惯了冷酷,习惯了无情,习惯了人性本不该习惯的事,我的目光不在尾随老人,不在凝望乞讨人,很多次,我漠然走开。
  我觉得自己开始变得冷血,越来越是一个冷血动物,越来越是一个葛郎台似的守财奴。
  我开始彻夜失眠,黑夜吞噬着我的灵魂。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瞎子。
  瞎子是乡下来的,每到农闲时节,瞎子常带着妻儿进城乞讨。听说瞎子和我是同乡,我对他也格外留意。再遇瞎子时,见瞎子卖起了山货,我的心猛地一沉:瞎子开始自力更生还是冷血的人多行乞也无法让他生存。
  我深深地热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热爱着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我们共同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喝着这里的水,吃着这里的粮。我企盼我的父老乡亲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富人。
  我不是神,不能拯救众生,但我是人,拥有怜悯之心。我开始不停的祈求上苍,让疾病远离他们,让灾难远离他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