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俗图书馆与民国初期社会教育


[摘要]通俗图书馆是民国初期广泛设立的文化教育机构。当时,日本社会教育的影响及国内教育改革、财政状况的现实需要使得通俗图书馆成为国内一种社会教育事业。教育主管部门把通俗图书馆作为社会教育的重要设施进行制度设计,通俗图书馆不仅在教育行政制度上有保障,而且其自身的制度建设也不断完善。针对普通民众的借阅活动集中体现了通俗图书馆的“通俗”特色,这与社会教育的理念与要求正相符合。
  [关键词]通俗图书馆 民国初期 社会教育事业
  [分类号]G258
  
  1 通俗图书馆为何成为一种社会教育事业
  
  通俗图书馆在民国初期逐渐兴起,一开始国人就把它看成是一种社会教育事业,由社会教育司来统筹和规划。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因为日本社会教育的影响及国内教育、经济的现实需求。
  1.1 日本社会教育的影响
  中国近代社会教育观念的产生以及社会教育设施的出现,主要是受日本社会教育的影响。通俗图书馆作为一种社会教育事业,最初也是受日本的影响。当时,在日本蓬勃开展的通俗教育活动中,图书馆尤其是通俗图书馆的作用很受重视。在实践层面,日本的通俗图书馆事业如火如荼,不仅数量众多,分布广泛,而且组织有效,成绩斐然,深受社会民众的欢迎;在理论层面,日本诸多有关通俗教育和社会教育的著述均有对通俗图书馆功能、设置、组织等方面的论述。可以说,通俗图书馆在日本,是作为一种社会教育事业而加以研究和实施的。
  清末民初,正是日本社会教育思想和理论集中输入中国的阶段,在此过程中,通俗图书馆的概念和理论亦被导入,为国人所认识和接受。在近代最早翻译的由日本佐藤善治郎写的社会教育著作《社会教育法》中,佐藤善治郎把图书馆看作是社会教育的机关,认为图书馆是“社会教育的羽翼”。显然,作者对于图书馆的总体功能进行了界定,这为以后界定通俗图书馆的功能打下了认识论的基础。1912年我国通俗教育研究会翻译了日本通俗教育研究会所著的《关于通俗教育之理论与实际》,把书名改译为《通俗教育事业设施法》,要求各地“资以参考”。在这部对民国初年通俗教育活动产生较大影响的著作中,图书馆是作为通俗教育事业而出现的,该书称“通俗教育上应设施之事项非常繁多,如通俗图书馆……等”。1916年通俗教育研究会发表《调查日本社会教育纪要》,这是近代以来由国人自己调查编著的一本较全面地反映日本社会教育发展状况的报告。该报告在介绍日本35种社会教育设施与事业时,该报告把图书馆和通俗图书馆放在了首位,认为图书馆“足以发皇家文明,增长社会智识。为社会教育最重要机关”;并认为通俗图书馆便益于一般民众,而增进其智德,其作用“能补助已设图书馆地方书籍之不足,而振起小图书馆之精神”。通过以上几部对民国初期社会教育发展影响较大的译著来看,至少说明两点:一是此时中国通俗图书馆教育思想的产生及通俗图书馆设施的出现,是受到了日本的影响;二是此时在日本的社会教育设施中,通俗图书馆是作为社会教育事业而存在的。所以说,民国初期把通俗图书馆看成社会教育事业,是这两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当然,日本的影响只是外在的原因,当时国内的教育改革和财政状况也决定了通俗图书馆作为一项重要的社会教育设施得以广泛发展。
  1.2 国内教育改革和财政状况的现实需要
  辛亥革命结束了清朝的封建统治。改革者在除旧布新的过程中,认识到民众的“国民程度”问题已成为推行新制度、建设新国家的严重障碍。如何从根本上涤除封建思想,以养成具有健全人格的国民,就成了民国建立后教育发展中的首要问题。基于此问题,民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教育观逐渐发生变化,从以“人才”为教育的急务,向“新民”为中国急务的方向转变,从以“学校教育”为发展教育的主导向“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并重”的方向转化。在这种教育观念的转变过程中,办教育是面向人才,还是面向国民;是以“造就通才”为主,还是以“新民”、“开民智”为急务,成为影响民初教育改革与发展的“焦点”。通俗图书馆作为一种教育事业的产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而通俗图书馆作为社会教育事业在近代的登场,恰恰是适应和满足了这种由学童到国民、由人才到“国民”的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现实需要。
  民国初期窘迫的财政状况也是发展通俗图书馆的重要因素。虽然当时南京临时政府和北洋政府颁布了许多振兴经济、发展实业的法令、布告,但在动荡的时局下其成效甚微,并未能改变一个落后农业国的特征,工业发展水平低,工业基础薄弱,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绝大部分,农业技术落后,劳动生产率低。因此,政府投入文化教育事业的经费严重不足。虽然政府明白举办图书馆的重要意义,但常苦于经费短缺而难以应对。一般正规图书馆的馆场建设、图书购置、维护保存等花费巨大,相对而言,通俗图书馆以其通俗、简易、规模小、花费少等特征恰好适应当时的财政状况,可以在公园、学校、社区、厂矿机动灵活地开办,因而其展现出较正规图书馆更为可观的发展空间。1914年庄俞在参观京师图书馆和京师通俗图书馆后,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得出这样的看法:“际此财政艰窘,教育消极时代,社会教育司无事可为,当以此二馆为其永久事业……普通图书馆范围较广,难臻完备,而通俗图书馆目的在诱启社会之常识,儿童之智能,苟得千数百金,即可成立一二所,随地可以仿办”。林传甲作为地方社会教育官员,他对省图书馆和省通俗图书馆办理的情况做过比较。1915年在黑龙江兼任通俗教育社社长期间,林传甲曾创办通俗图书馆。他在呈教育部公文中称,省通俗图书馆用款不及省立图书馆十分之一,而阅书人数却多至数十倍。阅读人数的差异从一个重要侧面反映了通俗图书馆不仅简易省费,而且成效显著。不难发现,民初的通俗图书馆较之图书馆和其他文化教育设施,不仅在理念上更适合开展以通俗教育为中心的社会教育,而且也因为更适合当时的国情民情,终成为一项重要的社会教育事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通俗图书馆与民国初期社会教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