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推销记


□ 蒲小元

乡村推销记
蒲小元

1

结果,我坐上厂里的破卡车进山了。
车厢里拉了一大堆在麻绳纸箱捆绑之下闪着光泽的玻璃杯。破卡车不堪玻璃杯的重压,一路吱吱嘎嘎的。如果我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情,打死我,我也不会进山来做这趟买卖——其实我知道我仍然会来,因为我是个懦夫。
从我们的小城柳镇市出发是早晨,这时候是中午,车停在川口镇。在路边的小饭馆里就着羊杂汤啃完了烙饼,一根烟没抽完,司机老句就催着我上车。说路上不能歇了,你以为是旅游啊,我们要一直翻山,明天下午才能到。
再往前,全是崎岖的山路。等卡车终于颠簸跳跃得让两个人的脑袋不停地问候车厢顶时,老句开始骂骂咧咧了。老句不是柳镇市人,他的老家在漠北的一个县,所以他的斥骂,我只能听懂一部分,加上无师自通的一部分,所以我知道他不是在咒骂我,而是在诅咒这趟该死的任务,以及该死的道路。我不怎么插话,一则我与老句刚刚搭伴,并不相熟——他是柳镇市玻璃制品厂一个普通司机,常年在外拉货运货,而我则是玻璃制造车间的一个普通工人,平日来往不多;二则我比他有更沉重的心事,我希望我人生第一次的外出销售,能够顺利展开顺利结束,以便我顺利地返回厂里,那时候一切就都能化险为夷了。
所以在老句持续不断的咒骂中,我放远了眼光,用一路不断变幻的风景来安慰自己。
接受这趟指派走得匆忙,除了背上我亲爱的画夹,只来得及在背包里塞了条毛裤和秋衣,同屋木讷的小李子用厚重的镜片看看我的行李,又看看我,说,怎么看你的意思……是要上山下乡扎根农村啊?我不耐烦地说,管好你自己吧兄弟。然后斜叼着烟,拎起背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我的单身宿舍。
这时候是秋末,崎岖的道路给老句带来了麻烦,却带给我层林尽染的美丽风景。那些平时不多见的怀抱粗的野核桃树、栗子树、红松、树冠高大如巨伞,姿态挺拔。还有一片片如云如霞的枫叶、黄栌总会在山路转折处让你眼前一亮。
人说美景当前,你最想与之共赏的人,一定是你的最爱。所以我想妮子了。
妮子其实不叫妮子,这是我给她起的名儿。她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王萌萌。我们厂厂花。可我喜欢叫她妮子。最初那会儿,妮子还在污染大粉尘多的配料车间。我会在没人时溜进去,招手叫她,嗨,妮子。我一边斜睨着她乌黑发亮的眸子、白净圆润的脸蛋儿,一边说“嗨,妮子,过来,哥有事找你”时的样子,一定挺流气的,不然妮子,也就是王萌萌的脸不会那么快就飞起一片红云,即使带着口罩也能被我窥到。这正是我喜欢看的。后来我发觉妮子很听我的话,其实只听我一个人的话,车间其他人也试过,不灵。后来妮子调到了计划科,我还是经常找她。让她帮我从办公室拿点白纸啥的,她从没拒绝过。因为我喜欢画画,画得还不算差,文化馆的李老师就一直想借调我去给他当助手,无奈厂里一直不放。妮子虽然一步登天,从污浊的车间调到了全厂最闲在最干净的办公室,可这并没有阻止住我往前冲的脚步,一个整天在车间流汗、工服污脏的普通工人,一个有点画画的小功夫小理想的普通工人,也应该有春天的吧。妮子就是我的养大。尽管这春天曾历经了严寒的折磨,可春天就是春天。这一点我十分肯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