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以不同意,但要了解


□ 郑异凡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有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这就是容不得内部的“异端”,对资产阶级的东西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容忍,对自己阵营的则务必除之而后快。苏联国内战争胜利之后,在很长时间里镇压矛头始终对着昔日的战友和同志,如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而在他们被镇压之后,矛头更转向自己队伍内的“异端”,一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就是以杀完“异端”为终结的,列宁的那些亲密战友如布哈林、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等等,纷纷成为刀下之鬼。而有些被杀者甚至说不上什么“异端”,只不过在什么时候和斯大林有点什么不同意见而已。
  在这些异端人士中,对斯大林来说,最大的“异端”当推托洛茨基,从他公开起来反对斯大林那一时刻开始,斯大林不断地给他戴上各种各样的帽子:“派别活动”、“托洛茨基主义”、“反列宁主义”,还有根本不沾边的“社会民主主义”,到最后是“人民公敌”、“杀人匪帮”、“法西斯匪徒”……帽子是越来越大,罪名是越来越吓人,苏联三十年代的三大公审案,托洛茨基都是最大的被告,虽然是缺席的。最后用的已经不是“批判的武器”,而是“武器的批判”,托洛茨基终于死于苏联特工的冰斧之下。
  到这时候,理论观点本身已经不再重要了,托洛茨基到底有什么主张,他究竟坚持什么样的理论,那些批他、骂他的人反而说不清楚了。苏联批判托洛茨基和“托洛茨基主义”的著作汗牛充栋,但依据的大多是《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的那么几句话。苏联学术界有一条规定,不得直接引用反面人物的言论。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我的毕业论文中引用了他们的一些言论,答辩时就遇到评审老师的异议。因此读了那些批判的大作,人们还是不知道托洛茨基到底说了些什么,罪在何处。
  正因为如此,中苏大论战的时候,当赫鲁晓夫想要给中方戴“托洛茨基主义”帽子的时候,中方虽然也批了那么多年的“托派”,却并不了解“托派”的真正主张。于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中央编译局和人民出版社合作,组织翻译出版了一批托洛茨基的著作,如《俄国局势真相》、《不断革命论》、《第三国际纲领批判》、《被背叛的革命》、《斯大林评传》等等,加上解放前出版的《托洛茨基自传》、《俄国革命史》等,可以说,他的基本著作都有了中译本。此外,为了给反修写作小组集中提供托洛茨基的代表性言论,还编了一本《托洛茨基反动言论摘录》。托洛茨基的这些书是著名的“灰皮书”系列中最尖端的书,不仅是“内部发行”,而且是“编号发行”,有的书连我这直接参与工作的人也没有得到。而《反动言论摘录》印行时连出版社的名字都没有印上。“文革”结束后,还出版了一本《托洛茨基言论》,这是作为“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资料选编”的一种出版的,虽然是“内部发行”,但发行面宽得多了。这些书的出版为了解托洛茨基的真实观点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虽然那里的“前言”和“按语”中所说的还是老一套,不过权当它是出版的“许可证”就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