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杜琪峰,主流中的另类


□ 刘 誉


在香港的电影导演中,杜琪峰是一位对自身定位非常准确的创作者。他一向以忌重复和反潮流的思维创作,其英雄片中所流露出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对现实的自觉、对自我的挑战,在当前香港影坛的浮躁中自显一种清新超脱的品格,其广度和深度从某种意义上已经超越了当年的吴宇森。他也因此在90年代末市道低迷的香港影坛成了救市英雄。

类型叙事的打造与颠覆——叙事方式的多元化

现代电影中,导演对于视听语言的把握首先体现在叙事风格的控制上。香港电影从工业化生产、追求利润的角度出发,几十年来形成了一种自有的叙事规范。这种规范和旧好莱坞经典叙事模式非常的接近。吴宇森早期的系列电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影片在一个封闭的叙事空间里展开,又往往以黑帮社会的权力更替为开端,严格按照好人背叛——好人受迫害——发奋复仇的经典模式讲述故事,起承转合清晰、动作明快。这种类型电影讲究故事的好看和节奏,但是在叙事上不存在任何的悬念,满足了观众在电影银幕空间中娱乐自己的需要,可以说是香港电影传统叙事风格最辉煌的时代。
但是单一的处理方式也给了创作者很大的局限,毕竟人们不会只愿意看到吴宇森或成龙式的电影。随着社会的转型,电影导演们也有意无意的把社会形态的种种表象注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去。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叙事类型和风格的变化。
从杜琪峰80到90年代所制作的诸多作品可以看出,他继承了香港电影传统的叙事风格,而且在技巧控制上游刃有余。虽然尚不足以超越徐克、吴宇森之前的成绩,但相比较,却更加注重叙事布局的精妙紧凑和出其不意的效果。虽然电影开端部分如传统叙事般开宗明义,交代影片的背景和主要人物,但情节的发展却常常峰回路转。叙事从容老到,很会控制节奏。
但渐渐的,他电影中关于人生和命运的现实思考越来越明显,传统循序渐进的叙事模式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表达欲望。他吸收了更多欧洲电影的影响,有意识的在主流电影中进行非常规叙事的尝试。特别是在把握有限时空内的人生荒谬和命运无常的主题方面,做了深入的探索。他随后的几部作品如《非常突然》《一个字头的诞生》《枪火》,其开放式的多元结构、多重线索的整合并进,都具有显著的后现代特征。套句电影《大话西游》的台词就是:我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这种非常规的叙事风格是对香港经典电影叙事类型的颠覆与重新组合,让香港电影增加了许多后现代文化的审美特征。虽然杜琪峰在随后的电影中面临商业压力不得不在叙事上有所回归,但是由此他更加强调了内部结构的变化,更注重叙事的精密布局,坚持采用平行开放式的故事走向,以丰富电影中的视觉变化。最终《枪火》使他走向了香港影坛的最高峰。
如果我们把80——90年代初的香港电影称作是吴宇森、徐克的时代,那么90年代末就是杜琪峰的时代。可以说他的电影叙事风格影响了香港电影的主体形态,让人们对于香港电影、特别是主流商业片有了新的认识,也引发了随后许多香港导演的实验性创作。如彭浩翔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买凶拍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