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镝鸣起


  

  文/张爱国

  晨风习习,一轮红日犹如一只红色的气球,在草原上徐徐升起。

  王子一马当先,身后,他的千名勇士策鞭马上。王子立马于山岗之巅,勇士们也策马而上,左右排开,整齐,威武。

  王子摘弓,抽箭;勇士们摘弓,抽箭;王子搭箭,引弓;勇士们搭箭,引弓。可是,前方,什么目标也没有,除了那一轮正在缓缓升腾的红日。

  左侧,不远处,大帐里,款步走出一名女子,蓝衫白裙,鼬皮毡帽,微微隆起的小腹却衬得身体越发苗条。黝黑的长发,丝丝缕缕,飘洒拂动,似有似无,直逗得那张俊俏的脸既真又幻。

  女子看到了山岗上的王子,站立,灿如桃花的脸庞刻画在红日里,直恋得红日欲飞而不舍,欲停却不能。女子轻轻挥动手臂,娇小的嘴巴在低低呼唤她的王子。

  王子的弓已是满弓,王子的箭就在满弓上。两侧,王子的勇士们,弓也是满弓,箭也在满弓上。对面,那张笑脸还刻画在红日里,手臂还轻轻在挥动。“啾——”王子的飞镝箭飞起,飞向那张刻画在红日里向他微笑的脸。

  “王妃!是王妃……”有勇士大叫。

  王子的飞镝从王妃前胸钻入,从王妃后背穿出。王妃倒向草地的同时,那只手臂划出的弧线,恰似给她头顶的红日镶嵌了一道黑边。

  风中,“啾——”声回荡,掩盖了王妃短暂而微弱的呻吟。

  “飞镝鸣起,为什么,为什么千箭不飞?”王子依旧立于马上,冷酷的眼,直落在刚刚倒地的他的王妃身上, “谁?谁刚才在喊叫?”

  “我!”一个勇士策马上前。

  “哧!”王子的宝剑插进勇士的胸膛,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绿草。

  “飞镝鸣起,千箭齐飞!”王子依旧端坐在马上,冷酷的眼,依旧落在他的王妃身上, “记住,为了心中的耻辱,不论目标何人——飞镝鸣起,千箭齐飞!”

  自此,“飞镝鸣起,千箭齐飞”没有一次不灵。王子和他为数不多的勇士,驰骋草原,战无不胜。

  再强悍、善战的军队,凡是遭遇王子及其勇士,其主帅没有谁不被万箭穿心,刺猬一般地死去,因为王子的飞镝专飞向敌军的主帅。没了主帅,任何军队都注定是一盘散沙,都注定是全军覆没。

  凭此,王子不仅复了仇,夺回了王位,还扫荡了周围无数个部落、王朝。

  无数个部落首领、王和王子,像当年的王子一样,流落到谁也无法知道的地方,谋划,训练,寻找复仇的机会。只是,面对“飞镝呜起,千箭齐飞”,他们一次次复仇,都宛如飞蛾扑火。

  没有永远的胜利者,就像没有永远的失败者一样。今日的胜利者可能就是明日的失败者,就像今日的失败者可能就是昨日的胜利者一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