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夏至(短篇小说)


□ 陈言

  这一年的夏至来得晚,因为这一年闰了一个月。要是往年,这时候就是盛夏了。 往年,她和他晚上没什么事都会去公园走走。虽然,他们至今没有孩子,但是他们的生活看起来也并不单调。他们漫步在街区一带,拐过刚刚建立的教育局和新近落成的绿洲宾馆,过了红绿灯,他们就看到公园了。其实,应该是先听到公园的声音,那是中老年人跳舞的喇叭声。实际上,也并不那么确切,因为像她这个年纪的人在公园跳舞的人多着呢。当然,还有一些人到中晖舞厅去跳。那里似乎跳得更整齐,不像公园里的那些人麻木地跳着,挥着手臂。这是梅雁说的。梅雁是实验小学老师,跟她住在同一个小区。她去过梅雁家一次,回来后心情很差。他当然不知道,他以为她又莫名其妙地生气。不过,她自己确实有点赌气的样子,想一想,梅雁比她大三岁,长得比她差,可梅雁看起来过得比她体面。梅雁说她基本上不为日常生活忧心。这话让她大为不舒服。不过,她终于还是克制了自己,想想看,要是不认命又能怎么样呢?所以,她总是往好的方面想,要是和阿芳比起来,她起码还是住在县城。这样一想,她的心情又平静了一些。可是看到他们家的木头,她总是这样称呼她的男人,她就不免皱着眉头。无论是穿着还是饮食上,她都觉得这个木头人总是落后人家半拍。于是,她全面更换了他的形象。应该说是包装。他还是可以包装的。她有时不免这样想,也许是赞叹自己的能力。他们最初相亲的时候,她就觉得他还是挺耐看的,虽然她觉得这里面不免有些妥协,因为谁叫她过了三十还没找到对象。有时她也抱怨,可是等他对她不错的时候,她又觉得其实跟他还是可以的,如果一切不多想的话。

  她不想的时候,就看看书,要不就出去走走。如果他没空,她可以一个人走走。其实,她还是喜欢一个人走路的。一个人走着走着就看到了树木,她住的附近多是芒果树,她有时会念及夏日中敲打芒果的情节。他们刚刚谈恋爱那会儿,他们漫步在市政广场,他们若即若离的,等到路过芒果树时,他看周边没什么人,于是把鞋子脱了,爬到树上去,他在上面敲芒果,她有些吃惊地看着。她说她能做点什么呢?他在上面示意她拿个袋子把芒果捡起来。其实,他们只拿了十个芒果,一路上,他们晃晃荡荡地提着走。她是在快到她住的地方才猛然扑哧一笑,她说他看起来像只猴子。这是他们笑得最灿烂的一次,之后,她常常想不起她跟他在一起时,什么时候还笑得那么开心呢。她就是那天晚上决定要嫁给他。她理不出个原因,就是觉得这个人她可以嫁给他。有时她想,要是没有那天晚上的细节的话,也许,他们会像她之前相亲的那些人那样没有缘分地分别。

  如果认真算起来,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也并不那么别扭,这是她之前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如今她常常用这个目标衡量自己的婚姻状态,她觉得过得去,这就够了。也许,是可以忍受。有一天,她在看电视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词语。忍受。只要能够忍受过去。忍受不过去呢?她有时猛然卡在半空中。有一天,雷阵雨,她一个人在收拾衣服,在阳台上摔了一跤。她眼泪掉了出来,她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在上班,他的声音很小,他总是那么紧张地接电话,这让人不太舒服,难道他就那么害怕跟她在一起。她挂了电话。他又打过来。他问她是不是有事?她笑了笑,说没什么,随便挂个电话。他在电话那头松了口气,她能感觉到他之前紧张的神情,不过她很快就忘了,她开始做家务,看看电视,多数时候她在上网。

  她尽量往好的方面想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有时也很可爱。成年后,她还是喜欢说到“可爱”这个词语。这是她从前的语文老师给她的评语。现在,她也能发现他可爱的地方,比如他喜欢去抱别人家的孩子,跟他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他真的像一只大老鹰。一只温柔的老鹰。她想到自己用的这个比喻,她不免腼腆地看着窗外。窗外正在下雨。他告诉她他在银行取下钱,然后去家乐福采购。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他比她更喜欢出去采购。他每次都大包小包地提回来。然后,他推开门,他微笑地看着她接过手中的东西。如果她还能拍去他肩膀上的灰尘,那他一天的心情就格外好了。他就开始东扯西扯的。有时,她发现其实他还是挺能说的。只是他总是不得要领地扯远了。等到她想跟他好好说话的时候,他又开始像木头人一样木然地靠在沙发上。她总是设想,可能他真的很累。在他们单位,他算是比较积极的一个。有一天,他们单位领导碰到她,还特意表扬了下他,说年轻人像他那样踏实的人有智慧的人真少。要说智慧那倒未必,踏实,她是相信的。

  梅雁曾经问过她对他床上的表现满意吗?这话题让她有些脸红。梅雁注意到她埋下头不吱声的样子,于是笑了起来,那应该起码是合格的。婚后,她基本上没有和谁谈过婚姻中的事情。梅雁大大咧咧的,她常常问别人一个话题,过后就忘了,因为她的脑海里装着的不是别人,是自己。梅雁对自己的衣食住行非常在意。梅雁说,要有品质。有一次,她陪梅雁去买松木家具。梅雁在那边挑选了很久,梅雁最后对老板说,有没有比这个更好点的呢,钱不是问题。她跟梅雁说,这张床不是好好的呢,挺耐用呢。梅雁上下打量一番后偷偷跟她说,我们喜欢滚来滚去的,万一坏了怎么办。她还是有些吃惊地看着梅雁。就是这一天开始,她觉得可以跟梅雁交心了。虽然她觉得梅雁身上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她的不足是那样光明磊落,不像自己有些灰暗。

分享:
 
更多关于“夏至(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