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总八代文学,兴大唐气象


□ 刘 健

  诗至有唐为极盛,“然诗之盛,非诗之源也”,“唐人诗虽各出机杼,实宪章八代” 。八代者,汉魏六朝,汉魏晋宋齐梁陈隋。七言古诗(以下简称七古),是唐诗最精彩的部分之一,尤其以卢骆为代表的“初唐体”、以李杜为代表的“盛唐体”和以元白韩李为代表的“中晚唐体”最为突出。“读唐诗而不更求其所从出,犹登山不造五岳,观水不穷昆仑也。”唐代七古,亦歌亦谣,亦辞亦赋,亦古亦近,亦文亦说,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体风格,“祭川者先河后海”,考究其源,这种风格深深打上了前代文学,特别是汉魏六朝文学的烙印。汉魏六朝文学从文体上分,主要有:民谣、楚辞、乐府、骈赋、古风、新体、散文、小说等八类,今就其对唐代七古文体风格之影响,试一一言之。
  
  一、民谣。民谣乃七古之滥觞,正如有清乔亿所言:“古歌谣乐章长短句,固七言体制所出”, 也就是说,不仅七古,七绝、七律也是。西汉民谣《淮南民歌》“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形式短小,以三、四言为主,末尾两句合则为七,犹有《诗经》国风“知我者,谓我心忧”之余韵,灵活轻巧,未脱口语,朗朗上口,情感自然,抒情自由,不假矫饰。王勃的《杂曲》、《秋夜长》,李白的三五七言,不管是从题目内容上,还是体裁形式看,都酷似民谣。岑参《走马川行》具有特色的三句一组、三句一转的“三足鼎”形式,实质上是沿袭汉晋歌谣的古体形式。
  
  二、楚辞。楚辞亦称骚体,是比较早的七言句法诗体,尽管还不够成熟,但对后世七言诗歌的发展仍产生了足够的影响。楚辞沿袭“诗三百”比兴传统,好用譬喻,这一点为唐七古所薪传。李白《远别离》借舜妃典表达识时忧世、存君忠国之情。杜甫《桃竹杖引》借竹杖规章留后,以踊跃为龙戒之,又以忽失双杖危之,微旨可见。楚辞句法错落有致,亦为唐七古薪传,有清沈德潜称赞李白七古“学楚骚而长短疾徐,横纵驰骤,又复变化其体,是为仙才” 。指的就是唐七古效仿楚骚章法而言。楚辞的意境塑造也是唐七古效法之圭臬,李白的《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忽开忽阖、大起大落、变幻莫测、扑朔迷离,深得《离骚》之神韵,王维《鱼山神女祠歌》则有《九歌》之精髓。楚辞最大特点乃在于“怨”,抒悲愤之情,泄满腔之怨,具有浓郁的抒情色彩,这一点不同于《诗经》的“怨而不怒”。唐代七古豪迈抒情、纵情宣泄恰恰就是楚骚风格的最大体现,有清贺贻孙云:“太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幽涧泉吟》、《鸣皋歌》、《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蜀道难》诸作豪迈悲愤,《骚》之苗裔。” 正是唐代七古对楚辞风格继承的最好说明。
  
  三、乐府。乐府诗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 其现实内容精神为唐代七古所师承,或借古讽今,或直抒胸臆,或讥刺时事,不一而足。汉魏六朝乐府很难与歌行截然分开,歌行行文自由,流畅顺利,酣畅淋漓,情感真挚,发自内心,这一点很好地被唐代七古发挥到极致。有明胡应麟云:“古诗窘于格调,近体束于格律,惟歌行大小长短,错综阖辟,素无定体,故极能发人才思。” 歌行以自然音节为主,不拘于音节、平仄、句式、韵律,完全取决于表达抒情的自然。李颀《古从军行》、李白《猛虎行》、《战城南》、杜甫《兵车行》、《丽人行》皆七言乐府名篇。七言乐府摇曳主姿、一唱之叹的主要形式,如:句式、语言、风格、修辞等均对唐代七古产生了深厚影响。唐代许多七古诗均直接以古乐府、古歌行命题,寓新意于旧题,点铁成金,夺胎换骨,推陈出新。
  
  四、骈赋。赋体发展经历了骚体赋、汉大赋、抒情小赋、律赋、散赋几个阶段。初唐七古赋化特征明显,“迨及唐初,卢骆王杨大篇诗赋,其文视陈、隋有加矣。” 初唐四杰七古都是诗赋不分的,王勃《春思赋》、骆宾王《荡子从军赋》大量使用七字句,“气调极近齐梁,不独诗歌为然也。” 赋体特征主要有二:一行文铺张扬厉;二结尾劝百讽一。卢照邻《长安古意》、骆宾王《帝京篇》这两个特征非常鲜明突出。所以,闻一多讲:“卢骆的歌行,是用铺张扬厉的赋法膨胀过了的乐府新曲,而乐府新曲又是宫体诗的一种新的发展,所以,卢骆实际上是宫体诗的改造者……他们的歌声需要大开大阖的节奏,他们必须以赋为诗。” 乔知之的《羸骏篇》,李峤的《汾阴行》,宋之问的《龙门应制》均有赋体性格;逮至盛唐七古,李杜铺张扬厉登峰造极, “李供奉鞭挞海岳,驱走风霆,非人力可及”。 诗赋并称,此言非虚。
  
  五、古风。古风即汉魏古诗,“《大风》、《柏梁》,七言权舆也。” 汉魏古诗苍劲拙朴、慷慨悲凉,以有“风骨”之称。唐代七古,尤以杜甫七古,甚有汉魏风骨。陈延杰说:“杜甫七言古诗,扩汉魏而大之,沈着苍老,甚有悲壮之慨,信足为百代标准也。” 杜诗七古从用字及句式上双重沿袭了汉魏古诗风格。其用字苍老古朴,不重雕饰,不避瘦硬,《古柏行》、《瘦马行》、《丹青引》足可言事。杜诗句式骈散结合,骈中有散,喜用单句、散句,以汉魏之风格,逐渐远离汉乐府的顶针、反复等手法。古诗的忧时伤世、怀国念人主题在杜诗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曲《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念绝千古,“杜工部沉雄激壮,奔放险幻,如万宝杂陈,千军竞逐,天地浑奥之气,至此尽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