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只蝴蝶


□ 陈祖树

  陈小刚和林大杰刚到北京的时候,满大街都在唱庞龙的“两只蝴蝶”。

  他们听着歌声四处租房,北京房租贵得让两人直翻白眼,房主说上午正好来了两个年轻女孩子想租房,也是嫌太贵,留下电话就走了:你们考虑一下,如果愿意,把她们叫来合租一套算了。让陈小刚吃惊的是房主在电话中说是有男孩子要与她们合租后,人家连“奔儿”都没打就同意了,并且说马上就到。陈小刚他们二人面面相觑,又不好离开,只好坐下来等。不一会儿风风火火地进来两个女孩子,大大方方地边冲陈小刚林大杰伸手边自我介绍说我叫张虹、我叫方梅。

  就这样,陈小刚、林大杰、张虹、方梅四个人,住到了一处约五六十平米的套房里。

  不几天,陈小刚就发现林大杰和那个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地哼唱“两只蝴蝶”的女孩子有些不对劲儿,她是方梅。陈小刚是有妻室的人,那种眉来眼去的小把戏瞒不了他。第二天晚上陈小刚回来得晚些,推开门就看到林大杰和方梅正搂在一起亲吻,连陈小刚进来他们都没有停止。陈小刚见张虹的屋门关得溜严,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过了几天,林大杰进屋对陈小刚说他想搬出去住。搬出去住?搬哪去?林大杰说,我和方梅在外面又租了一间房……陈小刚一屁股坐下来说,我看你是昏头了。林大杰点了点头。陈小刚说,大杰,咱哥俩千里迢迢来北京,是寻欢作乐来的么?林大杰说,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现在只有这一条路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梅背着行李哼唱着“两只蝴蝶”高高兴兴地跟在林大杰的身后走了。陈小刚和张虹还在这里住。一到晚上两人谁也不理谁,各干各的。有时两人在厨房里碰上也只是浅浅地点点头或一笑。

  那天下午张虹带回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说,这是我爱人王松。

  陈小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关紧了门,可还是听到了那种声音,陈小刚用被子捂住了头。陈小刚想起了那天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在一天下午敲开陈小刚的房门的,女人站在门口冲陈小刚笑着说,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所以过来陪陪你。那一刻陈小刚是有些心动了,他离开妻子有一段时间了,那种事情不是不想。如果那女人再和他说会儿话,不是那么急着就脱衣服,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可那女人实在太性急了些,让陈小刚缺乏过渡,适应不了那种节奏。

  陈小刚从被子里钻出来,觉得屋子里暗了下来,四周的物品现出了朦胧的轮廓,但是那种声音还是固执地和着庞龙的“两只蝴蝶”一起传过来。不知过了多久他被男人的骂声弄醒,与那男人比,张虹的声音显得很下气。过了一会儿便是哐地一声摔门,陈小刚心想那个叫王松的走了。哭声响起,张虹的屋门半掩着,两只蝴蝶还在飞。

  见陈小刚进来,张虹的哭声大起来,陈小刚把播放机关了,张虹仍在哭泣,陈小刚小心翼翼地帮张虹收拾干净屋子,然后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相安无事,见面还是似有似无地点一下头。那个叫王松的大个子男人再也没有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