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搭台唱戏


□ 陈克海(土家族)

1

  幕布落下,孟如月才觉出头晕。记者提问时,她光顾着笑,淡淡的,好像都明摆着了,还要说什么呢?再解释,王婆卖瓜了。有人说她唱得那么好,还那么低调。当然,记者的形容要夸张些,夸张是夸张,到底是夸。卸妆的时候,耳膜还在震,潮水样的,好像掌声真有回音。

  出门都不像是在走,简直是踩着云。这种感觉,没上过台的人哪里体会得到?可话又说回来,十几年了,大大小小的舞台,孟如月也登过不少,没有一次比得上这回震撼。这是哪里?国家大剧院啊。

  坐进车里,她仍是一声未吭。王拥军先是问了句“怎么样”,见她护住胸口,又问:“怎么不舒服?”孟如月却只是摇了摇手,好像是,这一切,都不值一提。

  这个孟如月,到底是孟如月啊,宠辱不惊。王拥军弹飞半截小熊猫,问:“去哪里?”

  “随便。”

  “宋庄?”

  好像犹豫了下,回答却又是不容置疑:“都听你的。”

  本以为她还会说:“别这样,今天不行。”这样的话,她说过好几次了吧。她这么说的时候,他以为十拿九稳了。谁知等熬过今天,她还是这么说,好像她的今天和别人的概念完全不一样。

  可是今天,今天,她突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换了一句台词。

  不是听你的,是都听你的。不光是随便,还都听他的。

  王拥军一轰油门,车飙起来了。悍马车速过了一百,动静也有些吓人。二环,三环,四环,灯火耀眼,像是专为他绽放。从一个立交桥爬到另一个立交桥,他听见她轻轻叹了口气,看见她再次掉过头,好像是要从这夜中辨认出熟悉的路。她的侧影有种说不出的美,尤其耳环,一摇一摆。他的胸口也在肿胀,翻江倒海啊。

  一路上再没说什么话。他有点秃的脑袋跟着孟如月的歌声一点一点。时间在过去,他们离城中心越来越远,沿路灯光正在变暗。虽然总有什么吸引他们,他和她,却好像什么也没看见。夜晚的北京确实什么也看不见,他和她,只是依靠平素的记忆,在模糊中想当然。

  又冲上一个立交桥时,孟如月径直把手放到了他腿上。

  好像,这里,才是她,鼓足勇气,想要,到达的地方。

  2

  到了这个岁数,王拥军认为自己活明白了。活是活明白了,有些事,还是身不由己。照他在电视上的话讲,责任更大了。一个煤矿,两个宾馆,上千人的命运都和他休戚与共呢。谁不想闲下来?可总有那么多事排着队指望他,银行等着他去贷款,政府需要他拉动经济,村里的慰问也要他出面。有什么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像今天这个莫名其妙的饭局。饭局参加的次数也多了,无非是喝酒,是人不是人,认识不认识,举杯就干。能喝也有好处,场面上应付下来,事情基本上也就解决了。不过这也是年轻的时候能这么干。现在他倒也想这么干,身体受不了了。但,还得喝。只是如今,他精明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