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军事独裁可能卷土重来


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主义

埃利斯?戈德堡(Ellis Goldberg)

  埃及示威者终于得偿所愿,2月11日,总统穆巴拉克宣布辞职,将大权交予埃及军方。当天早些时候,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发表“一号公报”,声明保证后穆巴拉克时代政权的和平过渡。

  这实际上意味着,当前埃及的实权掌握在军方手中。从一开始受人赞赏的不镇压示威活动,慢慢过渡到之后的控制局势,接管国家政权成为近一个月埃及军方针对民众大规模示威活动采取行动的最新结果。从1月25日示威活动开始的第一天,军方以其无限的耐心,利用混凝土路障、大型钢板以及铁丝网等手段,逐渐扩大深化在反政府示威抗议的中心——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附近的控制。就其本身而言,军队的成长轨迹正是缓慢政变的下一幕——军队再次从间接控制到直接控制,这可以追溯到埃及军人1952年发动的军事政变。

  西方社会可能会由此产生忧虑,担心这场危机会让埃及感觉民主来得太快了,并使得穆斯林兄弟会获得国家权力。然而,他们真正担心的是,未来可能是仅仅解决了埃及的腐败问题,却让军方成为埃及政权的惟一力量,完全不受约束。2月10日,穆巴拉克通过电视讲话宣布将部分权力移交新近任命的副总统苏莱曼。后者在2月9日发出警告,埃及人民必须在现政权和军事政变之间选择其一。苏莱曼的讲话无疑增强了一种感觉,即埃及俨然就是被扣住的人质。

  穆巴拉克的权力继承自军人统治。现行政治体制始自1952年纳赛尔为首的埃及“自由军官组织”发动的军事政变,推翻法鲁克王朝后,“自由军官组织”宣布废除立宪君主制,并将整整一代文官和司法人员逐出政治生活,创立了由忠诚军人组建的共和国。

  他们曾尝试采用技术官僚治理,由埃及的法律专家撰写新的基本文件,但最终宣告失败。专家草案曾规定了一个强有力的议会和权力有限的总统,这对于“自由军官组织”来说显然过于自由派。他们将草案丢进废纸篓,代之以全新的宪法,使得总统手中握有巨大的权力。

  这样的安排对军队来说是受益颇多的,因为自1953年后的每一届埃及总统都曾是军官。对于两代军人而言,通过总统,军方能将国家的大多数资源运用于国家安全事务。对以色列战争的失败,加之政府对经济事务的疏忽,将埃及推向了国家破产的边缘。1975年至1977年,埃及民众针对政府的经济政策群起抗议。军方为了重新获得控制权,将注意力从战事转向了经济发展。军方逐渐从对政治的直接管控中脱离出来,将权力交予国内的安全力量和另一些埃及执政党的有力支持者,而这些组织因在政府采购中获得的特权而致富。

  20世纪90年代,穆巴拉克发动了一场针对伊斯兰势力的国内战争,军方力量进一步演变。由于政府逐渐转向依赖国内的警力,相对而言,军队的规模在缩小,重要性也在减弱。随着时间的推移,警方和内政部代替了军方和国防部,成为政权的基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