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To hell,上海


□ 孙玉祥


“妈的,上海人怎么这样,鸡肠狗肚。凭什么不要外地人?不问可否、不管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末了,还在叽咕《谏逐客书》——这小子要生在春秋战国准是个朝秦暮楚顶呱呱的纵横家。
我想想:也是,把两个大活人劈了,你再去自首,就算免你一条死罪,你也得抵一条命。又何苦在死前上法庭丢人现眼一通呢?

1

吴宇报上去的《论当代文学中的现实主义走向》的毕业论文题目给王连生教授打了回来,附带上边还写了一大堆诸如“时代性不强”、“开拓性不够”、“僵化”等等让吴宇头疼的评语。
“我操他妈!”拿回题目,吴宇在寝室声情并茂地对我大发雷霆——仿佛这些评语是我老刘写的似的,“什么时代性不强?现实主义永远富有生命力:中国现在摸着石头过河,捉了耗子是猫的改革开放不是现实主义是什么?王八蛋凭什么枪毙我?”“王八蛋”是吴宇私下替导师取的雅号:因为他们都姓“王”。
“是呵。”我点头,心中决定将拟定的《论现代文学中的浪漫主义表现》的题目赶快换掉,不然,王教头同样打我“时代性不强”、“开拓性不够”的板子!
“老兄,咱可不能向他示弱!”吴宇这家伙对老板心思一头雾水,对我的五脏六腑倒洞若观火,“咱们要为真理而斗争!我现实主义给枪毙了,你那浪漫主义还有个好?咱们得协同作战一块儿对付王八蛋才是。”
“那是那是。”我仍一面在心中考虑如何撤换题目,一面对师弟笑容满面——这叫成熟。
“刘兄,你上次写的那篇《论绝对美与相对美之定位》不给王老板巧取豪夺当作自己学术成果在学报上发了个头条么?老师偷学生,那可就是学术乱伦了!咱们就这题目做做文章:我有个哥们儿在市报做记者,咱把这事捅给他,让他在报上用生花妙笔写写,臭臭王八蛋,如何?”
“唔唔。”我口中喏喏,心中却想:那篇文章虽然给老板吃了凤头猪肚,可好歹我也捡了个豹尾——第二作者呀。这与我上一届历史系几个师兄研究成果给导师一口吞个精光比起来,那可好多了;再说,王老板私下对我讲了:我们“合作”愉快,他会在我毕业时为我留校助一臂之力——这买卖可是怎么拨拉都划算的呀。我又干嘛因为替你小子出气就砸掉自己好生意呢——学雷峰也不能这么学吧?
“老兄,你可别犯傻。”吴宇又一下看出了我的犹豫,他庄严道,“咱俩可是一条线上的蜢蚱:跑不了我这现实主义,还走得了你那浪漫主义?本是同根生呵!难道,你就忍心我们费了一年功夫准备好观点材料的论文题目让王八蛋们糟践么?”
“吴老弟,对你的不幸遭遇我十分同情。”我语调诚挚跟致悼词一般开了口,“也为王教头的有眼无珠而遗憾。然而,没准儿,你的当代现实主义成了阶下囚,我的现代浪漫主义却是座上宾……”
“啧啧,我操你妈。”我还没说完,吴宇就冷笑开了,“你他妈没吃错药吧?现实主义都完了,你那浪漫主义还有个好?”
这时,门“哐”的一声被一个什么鸟人踢开,进来的是系办公室秘书小赵,“刘洪,你们老板叫你把你硕士论文题目报上去。他在系办公室等你。”小赵像给讹到婚礼上送红包的苦人儿般面无表情道,而后屁股一撅没了影儿。
“哼,看看吧,王老板已挖好了坑等你这糊涂蛋往里跳呢。“吴宇幸灾乐祸道。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我背诵伟大教导一条,将夹有我论文题目的讲义夹往腋下一夹雄赳赳地出了门。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身后,吴宇用他的破嗓子为我送葬。
走在校园绿荫道上,我放慢脚步:今儿没同吴宇一块儿去交论文题目而让他先去滚滚雷阵踏踏路真乃英明决定。看来,什么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全是雷区,去不得……可,做什么题目呢?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超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这些题目新倒是新,又洋气扑鼻,崇洋媚外的王老板也一定喜欢,可这些东西在中国一点根都没有,要做这等文章只有直接去洋书中东扒西抄,这我倒不怕——天下文章一大抄嘛。问题是我外文太差,想偷也摸不着钥匙……想着走着,我脚鬼使神差地踩在了一张包过油条的破报纸上,那报纸的通栏大标题是《百万民工,下个世纪何处去?》。我心一动,弯腰将这破报纸捡起来一看。待两千字的文章看完,我像受孕般肚中有了主意,于是打开讲义夹,在上面画几个字后便往中文系办公大楼而去。
“唔,好好。”办公大楼主任办公室内,王教授亲切接见了我。这厮四十多岁,上山下乡打武斗,读书留学混博士,而后副教授、教授、中文系副主任——时代的每一班头班车都让他给挤上了,所以总是给人趾高气扬的感觉,“毕业论文题目准备好了吧?”因为我们有段“合作愉快”的日子,所以老板对我挺客气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