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太阳


□ 武树岩


自幼酷爱音乐,尔后又毕业于音乐学院的我,还在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景况下,求爷告奶、东摘西借地先制备了一台钢琴,使我这个照人逊色许多、寒酸许多的家庭,一下子变得富有了许多,文化了许多,高雅了许多。于是便应了妻从前的预言:“钢琴,钢琴,我看你的魂儿都被钢琴勾了去,将来有了钢琴你会不要命。”是呵,很久以前我对钢琴便垂涎三尺了,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也真的和它摽上了劲。我所统帅下的、终日懒散、呆惰的十个“小矮人”,一下兴奋、活跃起来,大有“闻鸡起舞”、如痴如醉之架式。
钢琴,这诱人的魔匣,自一七一○年被意大利人隆重推给这个世界,曾给人们带来了多少阳光、雨露,唤醒了多少真情笑容。那浑厚的共鸣、优美的音色、广阔的音域、美丽的造型都无愧于人们的圣赞——乐器之王。
古今中外,多少音乐的大师呕心沥血、千辛万苦般倾倒于它、迷恋于它,并因它而完成了多少脍炙人口、经久不衰的千古名作。从巴赫的《平均律钢琴曲》到贝多芬的《第八钢琴奏鸣曲》;从莫扎特的《a小调钢琴奏鸣曲》到门德尔松的《b小调钢琴奏鸣曲》;从舒伯特的《流浪幻想曲》到柴可夫斯基的《四季》;从贺绿汀的《牧童短笛》到刘福安的《采茶扑蝶》;从丁善德的《中国民歌主题变奏曲》到周广仁的《陕北民歌主题变奏曲》;从朱践耳的《流水》到殷诚忠的《黄河》(改编),这些中外顶尖之作,有的大气磅礴、排山倒海,有的抒缓自然、行云流水;有的火爆热烈、紧张焦虑,有的平和宁静、温柔亲切;有的疾风暴雨、电闪雷鸣,有的风和日丽、天清月朗;有的欢快跳跃、活泼浪漫,有的深沉委婉、悲忿凄凉。仿佛整个宇宙之星移斗转、日月轮回,整个自然之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整个世间之荣辱兴衰、沉浮起落,整个人生之峥嵘坎坷、悲欢离合,都表现得那般淋漓尽致。
当你有幸窃听“秋的喁语”,你便不知不觉中投入秋的怀抱。那片片残叶也是诗,那瑟瑟秋风也是歌。当你踏碎一片片苍凉,徜徉于无垠的原野,你会顿觉这里刚刚收割完一片沉甸甸的辉煌,并又开始了一次新的庄严的孕育。
当你走进“月光”的故事,你会忽然发觉那月与月下的一切已失去往日的皎洁,而在一片混茫与迷蒙所包裹的痛苦与悲愤中苦苦低吟,默默流泪。
当你领悟了“命运”的深奥哲理,你便面对那急促、沉重的“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的敲门声,不惊不悸、坦然自若,死死扼住亦真亦幻的缰索,微笑着走向未来。
——我的钢琴——我的太阳!
一日晚饭后,心境极佳,便主动担任伴奏邀儿子唱上几嗓。出乎我的意料,儿子竟执意不肯,说:“我都烦死那钢琴了。”“为什么?”我忙问,他回答说:“你应该深有感触:那弦儿得一年一调,琴内灰尘几天一吸、个别小件得经常更换、个别部位得经常检修、擦拭琴面必须鹿皮、轻也不是,重也不是;夏天怕潮放干燥剂,冬天怕干放两杯水;瞧那琴板早已翘得走了型、那油漆个别已爆了皮。你忘了上次调修时给你气的,那老先生该修的修不明白,不该修的反而鼓捣得一塌糊涂;那琴弦该调的中低音区调不准,高音区又不敢调;在那比比划划,装模作样。然而你仍是一副菩萨心肠,照付调律费又陪着喝了二两。还有两次搬家,怕颠怕震、怕磕怕碰的,给人折腾得死去活来,给琴糟蹋得千疮百孔。再说了,那庞然大物不得动用,有个走南闯北,演出比赛什么的,它也只能看家望门、老守田园了。没有谁特意出台车辆,拉台钢琴、东奔西跑的。还有,它的利用面儿实在太窄,除为美声的独唱、合唱伴奏、或与交响乐协奏以及自身独奏外,其它再派不出多大用场。看那“哥十个”在键面上蹦蹦跳跳、忙忙乎乎了三百多年,还不是那几个俗牌老曲,陈音旧律,难怪老百姓们对它敬而远之。你还说,这是咱们的命根子、传家宝,算了吧,等将来传到我这不给它劈了烧火才怪呢?”听了儿子连珠炮似的精彩“演说”,我的肺简直要气炸了。无需更多辩解,只重重“回敬”了四个字:“无稽之谈”!便“啪”地扣上琴盖悻悻离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