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皮房子


□ 马 行

  一●马 行

  1

  墙皮是铁,屋顶是铁,窗子框是铁,只有屋脚不是铁,是四只或八只橡皮轮胎。远远望去,这铁房子就像一列火车落在草原上的一截孤单车厢。

  草原上的风很特别,写诗的人说,那儿很少刮风,一年只刮两次,一次刮半年。多少个风起的日子,站在大风中,我总疑惑铁房子圆圆的橡皮轮胎随时都可以被一阵大风刮动.然后,这铁房子也就跟着风呼隆隆地往前走。

  油田上这样的铁房子有上千座,上万座,却没有一座铁房子被刮走。倒是总有石油工人在铁房子里生火,做饭,吵架,斗嘴,睡觉,生小孩。

  2

  108号的家就是一座铁房子。

  吃过午饭.108号坐在铁房子前的台阶上喝酒。酒的名字叫“欣马老酒”,是草原上特产的一种烈性白酒。十多年前,这个草原是放养军马的地方,上万只奔腾的红马、白马、黑马,曾让这块大草原显得无比壮观、辽阔。也不知从哪一年开始,草原上的马儿越来越少,几乎看不到了。想起这些,108号感觉心里有些空,却又不知道空从何来。太阳西斜的时候,他的嘴里嘀咕出半句话,好酒,好酒呀!

  他自称自己能够喝两斤高度白酒.可现在,刚喝了一瓶,他那黑黑的脸就有些红烫了。他伸出一只好像从来也没有洗干净的大手掌.抿了一下嘴角的白酒,再次嘀咕道,好酒,真是好酒!

  而此时,他的女人,正拿了黑粗的管钳,从铁房子里往外走。女人高抬脚,想跨过108号横伸的右腿,不小心,绊了个趔趄。女人扭头看了一眼108号,想骂,张了张口,却没吱声,就扭着屁股向院子里的抽油机走去。走到抽油机跟前,女人把黑粗的管钳往地上一扔.转身冲坐在台阶上喝酒的108号骂,你这该死的,就不能少喝点。108号肯定听到女人在骂他了,但他那样子,却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还是说说那女人吧。她是108号的老婆,和108号一起守护着油田的一口油井。至于她的长相嘛,的确算不上难看,但也不是多么地好看,她的腰明显地有些粗了,脸色发黑,却透着一种健康的亮色。也许天气闷热的缘故.她只穿了一件桔色的胸衣。要是没有了那件胸农,她的上身几乎是赤裸的。

  油田上有句俗语,荒原上养美人。意思是说,即使再丑的女子,只要成了荒原上的人,只要穿上了油田工人的那套灰工衣.在荒原空旷的大背景衬托下,自然会显出女性的飒爽英姿。话又说回来,这养美人的说法不过是人们的一种错觉罢了。

  女人身上那件胸衣是108号给她买的。

  约摸在女人和108号结婚不久.女人就对电影上那些时髦女子常穿的一件围绕了胸部的东西着了迷。女人尽管不知道那东西叫啥名字,却打心里喜欢,女人曾在洗澡时偷偷打量过自己的身子,女人对自己身体的美不够自信,但是,看着自己那一对坚挺的胸,还是颇为得意,甚至有点骄傲。走在路上,女人时不时会让自己的胸挺得高一点。芦苇荡里,尽管除了她和108号,就几乎没有人了,但女人依然喜欢挺着胸走路。

  女人说了,挺起胸走路,会感觉体内有一种东西在动。女人说不清那可以动的东西是什么.但她却喜欢那种动。

  女人曾到过油田上的石油小镇,女人发现整个石油小镇只有一家门面不大的小商店,卖那种围绕了胸部的东西。女人走进商店,几次想开口,让售货员给她取一件看看,却就是不好意思开口。回到芦苇荡深处的铁房子,女人向自己的男人,那个108号,说起了这事,说有个东西.自己特别想要。108号说,你想要,买回来不就行了。女人说,我不好意思呀,多难为情。108号说,那有啥,你这人啊。女人说,我就是好意思买,也不好意思穿嘛,我又不是正式的职工,我是临时工,家属工,我要是穿上,咱油田的人肯定笑话我。108号说,就你想的多,你又不是给别人穿的,你穿给我看好了,咱这芦苇荡里,你想找人看,还找不到呢。女人说,你想得倒美,我偏不穿给你看。

  再后来,108号去北京参加了一个油田上的颁奖大会。散会后.108号在北京城里左挑挑右捡捡,终于给女人买了一件。回到家,也就是从北京回到铁房子里,当108号把一件桔色胸衣从帆布包里掏出来,女人差点乐得流下眼泪。女人把胸衣穿在身上,向前转转身,再向后扭扭腰,侧着脸,问108号漂亮不。108号说漂亮.说你这女人简直比画上的女人还漂亮。女人问.这很贵吧。108号说,不贵,只花了15元。女人急了,说,天呢,这还不贵,你一个月工资才75元,这么贵的东西,你也敢买。108号笑笑,这有啥,只要你喜欢….

  随着轻快的小步,女人的胸从胸衣里挤出来.白白的,像一对羔羊,又像芦苇的絮,煞是好看。那女人也因了这胸衣的缘故,突然就俊秀了.洋气了,性感了许多,突然就有了人家城里女人的风骚和味道。

  坐在铁房子前台阶上喝酒的108号,看到女人向自己走来,禁不住抬起了头,盯着女人的胸衣看。他刚给女人买回胸衣时的那几年,他对穿了胸衣的女人要多喜欢就有多喜欢,可如今.他的眼睛虽然盯在女人的胸衣上,注意力却转了弯。他之所以看得自己心里美滋滋,是因为他看到那件胸衣后,又不自觉地想起当年的北京城.想起自己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想起颁奖大会那天,想起石油部的一个副部长怎样把大红的纸花戴在他的胸前,以及台下雷鸣般的掌声。

分享:
 
更多关于“铁皮房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