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青树


张淑清丨一九七〇年出生,庄河人,高中没毕业,一直与土地打交道。在收获庄稼的同时,也收获着一个农民的辛酸和苦难。正是农村广阔的天地,成长着一棵小草般渴望春光的心灵。偶有散文诗歌在地区刊物发表。

  每次上小城探望朋友,婆婆便默默地捞出缸内的腌鸭蛋,一一沥沥净水装入纸箱,说把这个带上,你写东西不容易,总要有人指点。

  每次上小城探望朋友,婆婆便默默地捞出缸内的腌鸭蛋,一一沥沥净水装入纸箱,说把这个带上,你写东西不容易,总要有人指点。我难受地说不出话,这些鸭蛋,婆婆和孩子一枚也没舍得吃。很多年了,婆婆就是这样,像一座瓷实的山峰,静静地屹立在我生命中,不辞辛劳的,为媳妇撑起趟出漫漫黑夜之河的长明灯。

  在家乡那条溪水畔,相亲时。我就知道,爱人是婆婆掌心擎着的一株树苗儿。没有想到,这辈子会与婆婆,在一屋檐底;一支碗里过一生。二十年来,我们三代人同经岁月潮落潮涨,沧海变迁,彼此已深深溶入了对方。

  年逾古稀的婆婆,未走出过贫瘠的山沟沟。婆婆目不识丁,常在空闲之余,念及庄河县城。在那个日益繁华的小城,因有舅公一家,我们自然多了几分牵挂和向往。婆婆捎只骨鸡、落花生等土特产,去舅公那儿。回来提溜着山里稀罕的海货,还有小城的点点滴滴,让我们在一段时光中被浓浓的亲情包围着。

  多少美丽宁静的清晨,或晚霞似锦的黄昏。当我坐下来改写稿子时,婆婆悄悄哄走院坝上的鸡鹅,在菜畦拔拔草儿,扶扶藤架上的芸角,为的是拦下来串门的街坊,示意他们,别打扰了在屋里写作的媳妇儿。酷署难耐的夏日,我躲在房中看书,她拿着根竹竿,翘着脚儿,驱逐窗前苹果树争相鸣叫的蝉。

  乡下的日子很苦,爱人一年四季在外打工,我们的经济不是太宽绰,几年了,没给婆婆添置象样的衣裳。婆婆始终缄口不冲儿女索要什么。

  在阳光洒满山野的午后,在那我再熟悉不过的土路上。婆婆,躬着腰。一丝不苟地翻捡垃圾里的废铁与饮料瓶儿。冽冽风尘,轻轻地吹拂着她那张核树皮般皱纹纵横的面庞。越来越佝偻的背影,如世间凋零的落叶,衬托着草坪一束束菊花,分外醒目。从不埋怨上天的婆婆,即使公公在十年前车祸中丧生,仍是一脸的波澜不惊。那是被苦难和不幸,历练出的内心的豁达与从容啊!

  那么多流年似水的日月,婆婆都在躬着腰,收集别人倒掉的生活垃圾,然后,卖于收破烂的,换包火柴或几张毛票票。她就是想,用孱弱的肩膀,替儿媳扛起家的一面蓝天。静下心,细细咂磨。我们做晚辈的一直活在她善良的庇佑中,回报婆婆的廖廖无几,除了借口工作忙,家事缠身,真正缺少的是对老人的感恩之心。

  七月十三是婆婆生日,三百六十五天,姐在这天必回。拾掇停当,婆婆对着镜子,梳了梳花白的头发,穿了身干净衣服,屋里院外的磨蹭开了。不时望望乡道儿,看女儿回了没有。爱人在工地回不来,吃饭时,婆婆习惯在爱人常坐的位置,摆双筷子,一支酒盅。她喝一口闷酒,又心事忡忡地瞥一眼相框内的全家福,幽幽地叹息一声。我清楚,婆婆是惦着远方未归的儿子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