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异国忆恩师——郑可


□ 吴少湘

【编者按】本文为纪念郑可教授诞辰100周年而作,作者曾于1984—1987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装饰雕塑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师从郑可先生。本文从一名学生的角度,讲述了自与郑可先生结识之时起的点滴往事,对郑可先生从人格魅力、艺术成就、育人精神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探讨与分析。

一、相识
1982年3月底,我在山东淄博美术陶瓷厂做毕业创作,正好遇上袁运生也在该厂做壁画,他因刚完成不久的首都机场壁画成了美术界的传奇人物,也是我们这一代学生们的偶像。在我和他较为熟悉之后,一次闲谈中他鼓励我考研究生,我有几分倾心,便请教他当谁的研究生最好。他想了想告诉我:去找郑可老头,在中国搞雕塑的人中就他还真是个艺术家。
几周后袁运生回了一趟北京,回来后告诉我北京有两个非常好的展览 :一是在民族文化宫的德国表现主义画展,一是在中国美术馆的哈默收藏展。他鼓动我去看,并介绍我住在他家。我带上两件我创作的小陶瓷雕塑来到北京。看完展览后的一天下午,我来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找郑可先生,不知是心情紧张,还是当时的公共汽车慢,我感到从在王府井的中央美院到东三环中路的工艺美院走了好长时间。我不太费力便在教学楼的二楼找到了郑先生,他让我吃了一惊,这位被袁运生赞为中国雕塑界中惟一的真艺术家的人,一点也不像艺术家!他没有长头发,没有留胡子,身上不披风衣,嘴上也不叼烟卷!他只穿一套半新的深蓝色卡其布中山装,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脖子,连风纪扣都扣上了,鼻梁上架着一副能看出好几道圆圈的旧眼镜,就是那种在小工厂里的技术员常戴的眼镜。我感觉他就像一个小工厂的老技术员或老会计!郑先生见我找他,便神色严肃地把我让进他那间狭长如走廊般的办公室。我说明来意后,便从挎包里掏出我的小作品,他立刻把它们拿在手上转着圈仔细地看了一会,然后用很重的广东口音说:“你做得不错,如果想想你是景德镇陶瓷学院的,那就是做得很好了。那个地方很保守,中国所有搞陶瓷的地方都保守。但你还能提高,我可以教你。”他边说边用手指着他自己。接着他问我的英语和政治等其它课目的情况,听我说我的英文水平是只能说一句“古德莫宁”时,老先生哈哈大笑,说:“你和大多数的中国学生一样,以为搞艺术就不需要学外语,这不行。我的老师布歇就懂好多门外语。要是毕加索只会西班牙话,不懂法语,他就不会是现在我们都知道的这个毕加索了。”他让我把那两件小陶瓷雕塑留下并拍着我的肩膀说 :“回去好好努力。学不好英文,我想教你,也没有办法。”

一个月后,我回到景德镇陶瓷学院准备毕业,按郑先生指示给他寄了一套从素描、泥塑写生到雕塑创作的照片。此时恰遇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展开,我的毕业创作成了陶院的污染典型,院长下令从毕业展中撤出我的作品并要在答辩会上对我进行“帮助”。正巧这时,郑可先生委托他刚招的研究生蒋朔给我回信,说我的素描和雕塑很让他满意,考他的研究生专业上没问题,关键要看我的外语和政治考试能否通过。为我抱不平的朋友立刻借这封信为我造势,使陶瓷学院内流传着:北京的郑可都说好的作品,却通不过陶院的毕业答辩,这让受命对我进行“帮助”的老师很为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