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颠覆的历史与沉重的人性


□ 张学敏

  张洁的长篇小说《无字》自问世以来就引起了评论界的广泛关注,但大多论者更多注目于女性主义角度、母女亲情和张洁对爱情理想的建构和解构,而直接从文本中呈现的革命历史意识和人性的深度来探讨者鲜有论述。本文拟从这一方面对作品进行浅显的评析。
  《无字》虽然是一部由女性讲述的,为了女性的,又是关于女性的叙事文本,但不属于按摩心灵式的那类。它虽以婚恋故事为主题,但对国家、民族、人生、信仰、人格等图景也作了细致的描述,使我们可以从政治、历史、文化诸方面进行探讨。小说第三部如果说大量充斥的是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故事的话,那么第一、二部被叙述的事件几乎都是对久远过去的再现和延续。其中围绕着吴为、胡秉宸、叶莲子和顾秋水的行踪,追叙了他们在动荡的年代里风格迥异的存在状态,同时展现给读者的是一幅宏阔而又厚重的历史画卷,随着主人公的足迹——延安、西安、北平、天津、淮安、上海、香港、桂林等场景一一凸现,当然演绎在其间的属于历史的碎片和真实与记忆交错的苦难,也伴随人物的行为依次登场,潜隐地展示了各意识形态间的较量。整部小说叙述者似乎被授予表达所有小说人物的思想,一会儿发表感想,一会儿又抒发情感,悲愤地阐释了她对爱情、人性、生活、生命的理解。既展现了社会历史的走向,也看到了人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走向,更看到了社会处境中各种人的灵魂的真实,可以说《无字》用俯瞰世界的目光审视了人的真实存在和存在的荒谬。
  《无字》对革命历史的崇高和神圣进行了颠覆和解构。其中对政治的阐释,跳出了二元对立的阶级意识而采用文化的视角,它不再拘泥于原先的意识形态框架,超越了事件发生当时狭隘的历史意识,从历史与时代的必然联系中,站在人类的立场上去反思那一段历史。关于这一点呈现出较多的更加个人化的写作倾向:涵盖在文本中的意识形态姿态越来越直观激进,大量重复回旋的看似随意性的语言中包蕴着激愤之辞,这些最强烈的意识形态语句基本上都是叙述者自己的声音,采用这种手法就可以较为自由地书写历史和谴责造成女性悲剧的所谓男人们。具体体现在:
  首先,用新历史主义的视角书写革命历史,不但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浮出地表,同时使辉煌的革命史也增加了一些异质性和偶然与命定的因素。《无字》中把意识形态中的一些风云变幻推到后台,当作宏大而又厚重的上演主人公悲喜剧的凭借,政治历史的伟大进程在这里成了叙述者亵渎“崇高”,调侃“神圣”、挑战“假象”的叙述策略中的必要环节,如当从文化的视角对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西安事变”和四十年代延安“抢救运动”描叙时,不再以即定的“正反”、“善恶”、“是非”二元思维去框定,而是于“本来如此”中,展示了一些异质性或偶然性的成分。像“西安事变”中张学良的悲剧结局早在一九二五年的一杯酒隐现的性格中有了些许预示,而且这一结局也是当时各种政治势力“各取所需”的必然。又如简洁交代关于彭德怀“百团”大战告捷却遭毛泽东斥责,与一九五九年他在庐山会议上的遭际之间的因果联系时,认为命运早已暗示了它的轨迹,结果亦是偶然亦是命定。如胡秉宸在重庆革命期间所经历的女青年李琳参加革命、与唐敏之恋爱、被捕叛变和最终的失踪……既写出了新中国的建立走过了怎样一条艰难而曲折的浴血奋斗的漫长道路,也指出了革命者曾陷入怎样的困惑,我们的革命党人也曾多么幼稚和复杂。可以说在这种更为开阔的大文化视野下,许多过去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的东西,充实进了《无字》,展示了风雨苍黄的革命中那么多不清不楚的细枝末节。如大至对潘汉年事件中领袖处理的强硬和果敢,小至对我党部队内一小班长赵大锤一枪撂倒资深情报交通,其后他自身起伏不定的革命经历,叙述者充满民间性调侃的叙写,以及对他由于无知在金库无意义死亡的补充,这一切既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又是那么的荒诞不经。这样的叙述本身虽然由于“多数历史片断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方法来编织故事,以便提供关于事件的不同解释和赋予事件不同的意义”,但更在于这样的历史话语委婉、含混地涵括了每一场巨大的历史变革都不会完美无缺。叙述者努力走出道德评价历史的误区,不再纠缠党派阶级之间的是非,而是艺术地说明历史发生发展的诸多内在因素及其规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