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现在回答——关于多媒体情景朗诵剧中的演出


□ 娄际成

我现在回答——关于多媒体情景朗诵剧中的演出图片1
10月11日,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文广集团等组织创作的多媒体情景朗诵剧《红色箴言》在上海戏剧学院实验剧场开始演出。丁建华、乔榛、娄际成等著名表演艺术家参加了演出。
多媒体情景朗诵剧《红色箴言》的首轮演出结束了。这轮演出了七场。在第七场演出闭幕时全体演职员和有关领导、同行、朋友都很高兴。为了庆祝演出成功,为了慰问创作排练的折磨、剧场全天候综合排练的疲惫不堪备和日夜场的演出辛劳,在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后,大家聚会在一起吃夜宵。不用说,那场面自然很轻松,很欢快。聚会间还拉即兴节目。演奏琵琶,唱歌。没想到还拉到我头上。我是这台演出中年龄最大的,可以说是长者辈的。我演了五十年的戏,还有着表演教学和台词教学的经验,然而,我平时很少与人交谈,只对自己的节目提出艺术构想和要求。也许留给初识朋友的印象我是个严肃而又沉默寡言的人。可是在聚会上,有位初识的北京来的演员朋友,不但拉我节目,还向我提出一个表演艺术问题:让娄老师谈谈“埋葬蒋家王朝”为什么这样处理?
在这种欢聚的场合,我自然不想做正面回答,也不想谈艺术构想,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谈学术问题。再说,从提问者的语气中,我感到也许有不同看法要与我探讨,可这里又不是讨论会。于是我玩笑地说:“这是绝密!”当时在场的人哄然一笑。
“埋葬蒋家王朝”这一诗句是革命烈士陈然《我的自白书》诗中最后一行的最后六个字。演出时,我的表演处理引起几位同台演员的热情称赞,当然也受到这位北京朋友的关注。全诗共十二行: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面对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这首诗在历次纪念革命烈士的演出活动中常被选用,朗诵演员对这首诗语言艺术处理虽然各有特点,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以朗诵者(演员)的名义向观众朗读,通过声音和言语技巧,传递诗人的思想情感。朗诵者可以穿着演员自己的服装,西装也好,唐装也好,中山装也好。不化妆,或淡淡的本色妆。由于这首诗篇幅短,一分钟不到便可朗读完,也用不着灯光营造气氛,更难配音乐,试想音乐刚刚展开,观众还没有来得及进入情境,朗诵就结束了,那会搞得比较尴尬。因此,阅读这首诗时,感到共产党人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气概,而朗诵时却难以给观众留下鲜明的印象。
我现在回答——关于多媒体情景朗诵剧中的演出图片2
这次演出的风格样式,定位在“多媒体情景朗诵剧”。多媒体扩展了演出的空间,丰富了演出的视觉形象,营造了诗作的情境。再有舞台景的多种巧妙的运用。舞台灯光创造空间气氛,并控制演区的变化。音乐贯串演出的全过程,引导观众的心境,烘托演员的表演。
演员的表演呢?我认为,既然是“情景朗诵剧”,就要在“情景”和“剧”方面多下点功夫,“情景”和“剧”不在舞台的景和光,而在演员的心里,在演员的心理形体感觉。这次演出应以第一人称的作者、诗人的名义,这也就是角色的名义,而不是以朗诵者(演员)的名义。穿上符合角色身份和所处情境的服装,化好角色的妆,演员表演要进入角色,体验诗人的此时的处境和内心感受,要动于内而形于外,运用声音、语言技巧和形体动态表现力。不错,这是朗诵,可又要有戏剧内涵和样式感。这就是说,演员要创造诗人这个角句来表达角色的内心感触。这该与化妆朗诵有明显的区别。化妆朗诵仍然是朗诵者(演员)的名义,只是演员化上妆罢了。这次演出由于有了戏剧的成份,在朗诵技巧方面,尤其要注意规定情境中的心理形体感觉,运用语调、语气、顿歇和速度节奏的变化,使之既有生活化的感觉,又有戏剧魅力。我在朗诵陈辉的《为祖国而歌》时就是这样做的,我是把这首向祖国抒怀的诗,作为诗人处在即将向日本鬼子开战的前一个夜晚,站在空旷的田野,独自向祖国表决心、发誓言来处理,也就是作为戏剧独白来处理的。
导演在排练中给陈然的诗作《我的自白书》选配了音乐。我和导演研究了之后,决定在开始时让音乐引入,当我开口朗诵时,音乐收掉,朗诵完最后一句,音乐再起。于是这个节目就形成前面有三十秒的音乐,一分半的朗诵没有音乐,结尾再有十二秒的音乐。
请想想,灯光亮了,照射着我,紧接音乐响起,我能傻站在那里等三十秒音乐吗?当然不能,这三十秒要有表演。表演什么?这要从诗人当时所处的情境中展开想象。诗人在接受国民党反动派残酷的审讯,带脚镣手铐,敌人用鞭子抽打,用刺刀逼迫,用死亡威胁,强迫他写自白书,要他交代共产党的活动,供出党员名单,要他声明悔过,脱离共产党……。可以想象,他身心受到的极度的折磨。我就在三十秒的音乐中用形体展现诗人的处境,和所受的酷刑摧残:无力地抬起头,凝视,带着脚镣的迈步……。我在全篇朗诵中也延续运用了形体动态。朗诵是采用了软弱无力的声音和突然爆发的强音,大幅度落差的对比。这是我体验到诗人受刑后几乎瘫软无力,但是当他面对敌人的凶恶和残酷,又挣扎着进行反抗,这样的身心状态。强音放在“人”、“我”、“共产党员”这三个点。当说到最后一句时,已是拼着全身的力气,愤怒地痛斥国民党反动派必然垮台,人民会起来“埋葬蒋家王朝”。这时我用了一个痛斥敌人的形体动作,作为强有力的结束。我想,这样的艺术处理会是合乎人物处境和他当时心理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