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燕诗会


是谁拉起夜幕

  鲁军

是谁拉起夜幕

消失的夜色,带走寂寞的叙述

轻轻抖落的星星

化作今朝的晨露

是谁拉起夜幕

微亮的天空,换上蓝色的幕布

睁开惺忪的双眼

醒来一天的忙碌

是谁拉起夜幕

交替的夜与昼,铺就生命的旅途

冉冉升起的红日

催生心中的追逐

和爱搀扶着老去(5首)

  柳苏

记录那场树下的告别

实在不愿回想那些拖泥带水的日子

我在情感的出口系了一条绳索,用力

勒得死死的,然后从你的眼光中毅然走出

那些日子,我们享受了一定数量的

阳光,但阳光下的影子

互不相让,一个短一个长

心的距离随着偏西的日头不断拉大

说真的,我不愿意上山,选择了过河

你把许多哭泣涂抹在脸上,我不能

我要恪守男人有泪不轻弹的原则

听见你尖叫了一声,只当女人本能的表现

我加快步伐,用有生的速度走出现场

在那一棵用我们的背倚靠的大树下,我停住了

我不敢失信于对它的许诺:一起成长,除非

风雨雷电中夭折。这时,一颗泪珠跳出

意志的范畴,落到鞋帮上,我一拳砸向树干

把苦心经营多少年的爱就地埋葬

起风了,所有的枝叶为我而歌

一只鸟从枝杈间的巢中仓皇起飞

不远处,耕地的犁铧撞到石头上

企图啃青的头羊被羊倌的土坷垃击中

沙蒿林里,凝固了一双红肿的眼睛

我与树告别。

和爱搀扶着老去

一块巨石,流露出风化的迹象

那株黄柏树的叶子也日渐稀疏

爬了几十年的陡坡上

一些熟悉的景物,折射的

并非它们自己

我们不会珍惜的时候

春天嫣然一笑,转身消失

真正懂得什么是爱,天上的大雁

已开始南归

不管怎样说,已抵达一定的高度

生命展示的斑斓,有我们涂抹

的颜色。现在,基本上都静下来了

一切显得那样空旷、辽阔

季节的轮回,预演过无数次

旺盛到枯寂,只是我们没有在意

风的尾声,只留下一个方向

冷峻的冬天

我们无缘金钱的富有

和爱搀扶着老去,最为自慰的

就是那些摆弄了一辈子的

分行文字

日子

日子,一堆零零碎碎的花布头

母亲把它拼凑成一件衣服时

就变成了年

我没细数,够不够三百六十方块

一准没差短,只能多余

串门

推门上炕,瞬间就被

东家长西家短淹没

汗水里长出庄稼还不够

日子的滋味有它更丰富的泥土

点亮魂魄深处一盏灯

古往今来,打开心扉就有燃烧的油

石匠梁

梁上,一潭明镜般的泉水

被一匹意想之外的飞骏

踩开一个口子

水.一淌再没回头

草枯了,花枯了,树枯了

枝上喜鹊的巢空了

石匠家族,从此破败

骑高头大马打碾子凿磨的历史

方圆百里,画上句号

风水无根,走失的速度

有时候比风吹水泻来得还快

鸟儿流泪迁徙,梁上再没下一场保墒雨

至今,返青的草蔫蔫的

连阳光都是生了锈的颜色

秋日三题

  李雨晴

立秋

扭捏了半天

思过崖上的星星zeng的一声

落入梦境

你又出现在我的梦里面

披着透过浅草色树叶揉碎的斑驳

农历二十的月光

不美

也不萧瑟

最终叹息了一会儿

掖了掖碎落至耳边的刘海

好似一幅柔弱样儿

——秋天,叫人心疼不已

——秋天,叫人心慌不已!

秋有月

稀稀拉拉的第一场雨

渐次安静

关窗的时候

秋天的气息若有若无地钻进心里来

像古时候凉如水的夜色

促膝赏月而蹉跎的季节

缓慢的海潮

芦苇荡的簌簌风声

含混着路灯下清晰的叹息

转身离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11期  
更多关于“海燕诗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