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出你的理想


□ 肇文兵

  编者按:2009年4月初的一天,由《装饰》杂志社发起的一个名为“设计理想”的小型沙龙在圆明园附近的一个小院落里开始了。本活动旨在促进中国当代青年设计从业者之间的交流与学习。虽然规模不大,参与的人数有限。但是从中也可管窥年轻一代设计从业者的理想与现实。
  此次论坛的发起缘于这一期的专题“乌托邦”,《装饰》杂志也想借此机会调查及了解当下年轻一代设计从业者们对于设计的理想与憧憬。参与者大多来自社会上各个设计领域,包括服装、平面、环艺,以及建筑设计专业,还有的是在校的学生。我们事先在豆瓣网上发布了这个活动的消息,对参与者的要求是希望他们爱设计、对艺术设计充满热情和理想,并且对当代设计现状有话要说;活动采取自由论坛的形式,参与者们可畅谈对中国当代艺术设计的激情与理想,交流在设计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沉浮体验,也可尽情批判中国当代设计现状。从报名的情况来看以女生和在校学生为多,也有一些并不是学习设计的人也很感兴趣。由于活动时间正值清明时节的假期,当天真正来参与活动的人数远远小于网上的报名人数。实际参与的人以80后的年轻设计从业者为主。以下文字节选自当天沙龙的发言,它们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些有关设计与理想之间的现实。
  方晓风:《装饰》杂志第五期的专题是“乌托邦”,这个选题的出发点是因为一直以来“乌托邦”并不是一个特别褒义的词,比如说我们以前在翻译乌托邦的时候部和空想联系在一起,但是就世界历史的进程来看,实际上人类的很多进步也和乌托邦脱不了干系。比如在建筑领域里,在城市规划学科内,像早期的花园城市等,都是和社会改良的理想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从我个人认为乌托邦实际上不是件坏事,它也是推动我们社会进步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对于学设计的很多人来讲,当初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也都是怀着某种理想来学的。但是真的在社会上生活久了以后,理想可能就渐渐地被磨灭。所以,我们就想提供一个机会让大家来谈谈关于你的理想,这可能有两个层面,一个是设计的理想;一个是理想的设计。希望大家能放松地来交流一下,谈谈对设计的一些比较单纯的看法。
  参与者之一: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好像学到东西了,但是没有实践,建筑行业的学生总是陷入一种空想,好像建筑师毕业以后应该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我现在也是一种空想状态,觉得好像自己的设计总能改变一些人的居住状况、改变一些社会的环境,一种想法就是以后我也可以设计这样一种房子一一能解决城里面的一些低收入人群的住宅问题。但是听很多毕业的学长说,其实毕业以后干不了这种事情,也不可能靠设计师的力量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参与者之二:我大学一毕业就来到北京,第一份工作对我来说非常难找,投了很多简历,然后有的试用期没过就被开,还有的免费给人家干了七天,人家也不要你,因为你没有经验。但是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只要做设计,其它都不考虑,只要是做设计给我多少钱我都干。最后还是找到一家公司,我在那家公司呆了两年,那家公司几乎在偏远的山村了,虽然这样但是当时的想法就是要积累经验。两年之后当你觉得翅膀硬了,终于可以说我不干了,我可以离开了,但是当你出来以后你会发现,就算没有经济危机,你也会有其它的问题,你还是很难找到工作。他们对软件的要求很多,你几乎要会所有的软件,包括三维的、平面的,都要会。其实我发现还是有分工的,比如那些中专毕业、大专毕业的学生,他们的实际操作能力就会强一些,反而大学本科的学生好像更侧重设计而不是软件的熟练程度。但是现实对你的要求就是,你要能熟练的使用各种软件,你才有更多的机会。
  方晓风:我想针对刚才一个同学的说法说两句,你经常提到一个关键词就是“自己的设计想法能不能实现”,从某种程度来讲就是非常个人化的理想,也就是更关注于自己能否成功,自己是否能在人群中stand out。但是以我做设计这么多年的经历,我肯定不会去想更多stand out的事情。因为怎么讲呢,可能我们现在太容易将别人弄到“庸俗”的这个圈子里去了。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理想破灭,而是在这方面的包容心会增加一些,这个也涉及到什么是设计的问题,设计到底是为什么?设计是为了表现你自身,还是为了服务社会。
  参与者之三:谈到个人理想,就我自己而言,我最初崇拜的一个建筑师就是路易斯·康,从他的作品里你能看出他对于社会,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自然,人与很多不可名状的、与生俱来的这种感觉之间的联系。原来大家看到的路易斯·康就是一个很洒脱、很富有诗意的建筑师,但是他的另外一面就是,他是一个除了工作,什么也不会去想的人。他所有的东西最后都是要和社会结合的。他的绘图员一个星期要干六十个小时,而他自己连星期日都要上班,所以说要完成个人理想是要花费很大精力的。在个人理想和世界接轨,或者让你个人的价值观被世界去认同的过程当中,是需要付出很多艰辛和努力的,而且这种认同其实也是在达成个人理想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快感之一,因此单纯地讲个人理想的话,可能是建立在一种不成熟的,虽然说青涩,但是比较有意思的层面。因为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往往带有比较浓重的个人主义、英雄主义的色彩,而这种英雄主义对于你自己来讲可能当然是一个伟大的梦,但是和社会接轨要面临很多的问题,有可能你的想法就是错的。因为我也面临过这样的问题,当阅历有了一定积累的情况下,回想当时的这些东西还是觉得挺可笑的。所以,第一个不要把自己的目标想得太崇高,第二就是如果你真的去想的话就默默地去实行,把这个东西当成一种准则,比如在面临甲方的时候我有一个取向和判断的标准,做到什么程度我不做,做到什么程度我要继续做下去,我能改变的东西,我去改变,我不能改变的东西我就不改变。就是说以你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去判断,不可能被扭转的就不要去浪费时间。牵扯到个人理想,尤其是在建筑这个领域,个人的理想有可能就成为一个城市或者一群人的恶梦,对于梦想的检验标准,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是没有的,或者说都不是特别健全,所以我想还是要分而治之的来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