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金(小说)


□ 巴哈尔·别尔德别科娃(哈萨克族) 努尔兰·波拉提(哈萨克族) 译

  历经沧桑,一生坎坷的阿加尔老大妈尽管已活百年,可一世纪岁月犹如急流,眨眼而过。连绵起伏的岁月像那滚滚的波涛,时而咆哮冲出河床,汹涌澎湃;时而波澜壮阔击打河岸,狂嚎怒吼;时而宁静清澈,水澄波静。阿加尔老大妈亲历了这一切,也容忍了这一切。她那火一般燃烧的双眸如今已黯淡无神,她那容忍和感悟尘世的心,已跳得倦怠无力。一生的悲哀和困苦使她身患绝症,心中已淤积了无法治愈的创伤。
  最终,一切都在渐渐地淡忘,当年活蹦乱跳、充满激情的心与世辞别,从炽热的跳动中乱了手脚,渐缓地停止。当年,她拾着一袋袋干牛粪块,一身污垢地挤牛奶时,感到浑身有用不尽的劲,像燃烧着烈火一样冲动不已。有时,只有干那些繁重的体力活,才能勉强平息浑身炽热的激情,而现在全身像冰块一样失去了温热。她曾用真诚无私的爱,愈合过无数颗伤痛的心,也曾陶醉在爱的海洋之中。她经受过千辛万苦,也享受过美好的人生。而今,昔日的激情和爱已荡然无存。在黎明前晨露弥漫、清爽宜人之时,她那滚烫的身躯被水浇灭似的渐渐变凉。
  过世的老大妈,似乎对世人已无用了。她的死仿佛成了后人和子孙后代的一件喜事。把她早已淡忘的人们,听到她的死讯时,都揪着衣领惊讶地说:“什么,那老太婆还活着吗!”
  儿媳古丽加孜对丈夫说:“这样一来,大妈能在吉利的周三入土为安了!”对老大妈的过世,儿子和儿媳没怎么悲哀,也没掉一滴泪。只是徘徊片刻后,各奔一方,向街坊邻里和亲属报了丧。与其说是丧事,还不如说是喜事。前来赴丧料理后事的人那喧闹的声音,犹如蜂窝里的蜜蜂一样嗡嗡作响。见到那些赴丧人的假慈悲和演戏般做作的言行,真让人哭笑不得。那些赴丧人与主人见了面后,拐到一处相互嬉斗,说些诙谐俏皮话。
  吉利的星期三,在阿克孔盖的山麓下,老大妈把自己人生中拾过干牛粪块、憧憬过美好理想的原野,把阿克孔盖的每一座山峦,把自己的青春和一生都献给的大地,而且把追求过美好生活的故乡通通丢下。在哭丧声中,人们抬着老大妈的遗体向已备好的坟墓缓缓走去。在送葬人中,只有一人过于悱恻,内心哀恸。此人便是与老大妈一道经历沧桑、饱受悲欢、一起衰老的小叔米尔扎西。可怜的老大妈不会想到,与她同命相连、同甘共苦的小叔会如此悲切。在她过世的第二天,他隐约意识到了自己人生中的遗憾和悔恨。
  这时,米尔扎西恍惚地感到,朝着坟地缓缓驶去的送葬人,好像不是在去埋葬他的嫂子,而是在埋葬他自己。他第一次意识到,她是他人生的寄托,是他生活的支点。要他亲手埋葬嫂子,真是于心不忍。他怎么会忍心把从十三岁起与他朝夕相处、纵情欢歌,与他一起分享过众多秘密,承担过很多苦难的伙伴,交给这无情的大地啊!哭吧!我的老人,尽情地哭吧!纵情地发泄吧!再也不会有人来揭穿你那人生中的秘密,不会有人揭开你那虚伪的面纱,这一切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说句心里话,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是件好事啊!你再活一个世纪,也不会理解和揭开她那隐藏在心灵深处的秘密。
  米尔扎西见到阿加尔嫂子把她那瘦弱无力的双手搭在枯萎的胸前,手臂上的环状刀疤清晰可见。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在陈旧的老伤疤处又添了新的刀伤。这刀伤呈钐镰形绕臂而成。见到这,米尔扎西的心理防线彻底被摧毁了,使他悱恻欲绝,泪流不止。
  昨日,她儿子和儿媳来报丧后,他跌跌撞撞地赶到,见到了这个新刀伤。在其他人赶到之前,他拾掇了一下嫂子卧躺的床铺,整理了她银白的鬓发,将她的下巴颌闭紧,把她单独妥善地安置后,哀愁地想:“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割破了呢?是不是闭目之前,眼前浮现了什么?有什么事值得她再次破臂致伤呢?”尽管原有的刀疤处又被割破,但丝毫不见溢出的血迹,就像剔割的无血肉。从她松软多皱的皮肉伤口中,可见筋肉已贴在骨骼上,露出许多条纹。
  这伤疤仿佛一把柳叶刀刺痛了米尔扎西心中的旧伤。他在茫然的状态中,渐渐悟觉自己走过的人生,那哀戚的泪水潸然而下,呜呜咽咽地啜泣着。他也感到自己已疲惫不堪,那动荡不定的人生和美好的人间已变得那么朦胧,惨绝人寰的心情已笼罩全身。在艰辛的生活中早已枯干的眼泪又簌簌地流下,泪水从他镇定自如、冷若冰霜的脸颊上,沿着一条凹陷的皱纹,流落在如阿克孔盖山上的白茅一样雪白的胡须上。
  阿加尔嫂子在她十三岁时嫁到家里,当时他十二岁,天天跟着嫂子一起干活。那时,她多么天真灵秀啊!她起早贪黑卖力地干所有的家务,对世上万物和生活抱有美好的向往。米尔扎西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敬爱嫂子啊!在她离开人世时才意识到,一个世纪来,她无悔于付出的劳动、热情和爱心,也从没摆架子抬高过自己。三十岁丧夫守寡并陷入抚养十来个孩子的生活负担之中。她誓不改嫁,坚强地挑起了家里所有的重担。尽管她内心感到孤独无助,但她是一位坚强不屈的伟大母亲。
  米尔扎西回忆起他俩在阿克孔盖山麓下拾干牛粪块时,他给嫂子讲的关于阿克孔盖山的传说。他曾多次懊悔给她讲了那个传说。对任何事物都颇感兴趣的嫂子,对天下的事和人都绝对信任。那年,阿加尔嫂子十五岁,而他才十四岁。“哎!我尊敬的嫂子啊,看来您一生还没改变您那天真朴实的性格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