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爱,让人荡气回肠


□ 杜彦辉

  一
  
  娘能走进奶奶家,成为父亲的媳妇,那实在是一件她极不情愿的事。20岁的她担任村里的妇女队长,虽没什么文化,却也对未来充满了幻想。不管物质条件怎样,花季的少女总是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当一身泥水的娘被人喊回家,风风火火的她才知道要去相亲。娘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可姥爷一瞪眼,娘还是乖乖地跟着媒人和姥爷走上了相亲的路。
  那时父亲的家,实在是不敢恭维。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奶奶拉扯着两个姑姑和父亲过活,大姑已经出嫁,奶奶家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父亲呢,身材瘦弱,其貌不扬。初次相亲的娘几乎还没进里屋,就断定这门亲事成不了,不顾媒人的反对转身就走,可姥爷已经坐在奶奶院子里的老桃树底下,美滋兹地喝起了酒。“这个主儿,人勤劳,虽说日子过得紧巴些,好日子还在后头!”姥爷醉眼朦胧地说。
  那年秋天,哭肿了双眼的娘无奈地披上了嫁衣,被人搀上了用红色席子遮起来的手推车,成了父亲的新娘。
  
  二
  
  生下三弟的那年,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和劳作的艰辛,原本身体硬梆梆的娘患上了百日咳。由于没得到及时的治疗,又转为肺结核。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是种很吓人的病。此时的父亲才慌了神,忙抓药、跑医院,可长期治疗也还是个难题。没办法,只好住到姥姥家请一远房舅舅给注射很疼很疼的青霉素。
  我那时5岁多一点,由于长期见不到娘,竟慢慢疏远了她。只知道,娘在很远的姥姥家,在那治病。以致于后来奶奶和娘闹矛盾时,我毫不犹豫地站在奶奶这边。
  娘好长时间不见我,连做梦都想抱抱她的孩子。父亲带我去看她时,我竟然躲在父亲身后,怯怯地不敢叫她娘。我清晰地记得,两行热泪,模糊了娘的双眼。
  后来,娘的肺结核虽然痊愈,却也给她留下了永远的后遗症。气管炎从此陪伴了她一生。可以说,从那时起,她喘气就没真正利索过。
  
  三
  
  一盏昏黄的油灯,拉着长长的黑烟。
  娘吃力地纳着鞋底,粗线麻绳“哧—哧—”的声音像一支催眠曲。常常,我被阵阵剧烈的咳嗽声震醒,母亲在油灯下侧身低头的剪影,成了一幅最美丽的图画,深深地烙在我幼小的心底。娘总是说,怪冷的天,别老蹬被子。淘气的我不知道她究竟给我盖了几次被子,竟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
  操持七口人的家务,仅缝缝补补也够人忙活的了。父亲整日劳作,喂猪喂鸡推磨倒碾,家中的一切就交给了娘。每次摊煎饼,气管不好的她总要中断好几次,豆大的汗珠顺着双颊往下流,以至于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我每次吃煎饼都想起娘那些艰难的画面。
  我们弟兄一年四季穿的鞋子和衣裤,甚至书包,都是娘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农闲的时候,娘总是趁响晴的中午,熬出一锅金灿灿的玉米面糊糊,把平日收集的清洗干净的破布展开,一层层裱糊在门板上,然后放在阳光下晒。布壳做好后,就可以做鞋了。娘说,鞋帮衬了布鞋才会挺拔伸展,结实耐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