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沙漠驼影,如诗如画


□ 张永昌

  似诗,似画,似水印木刻,似逆光摄影……
  含红的夕日,沉入了大漠瀚海之中,海水似的沙浪推去了最后一丝恋情的笑。似山似峰,似一尊浮雕矗立在沙岸上,印在明水中……于是,我的脑海里叠印出两个字——驼影。
  呵,这是凝固的音乐,这是历史的诗。
  高耸的双峰宛若两座嶙峋的山峦,飞扬的鬃毛好似拂动着大漠风尘,强劲的四蹄流露出跋涉者一往无前的气势,那不屈不挠的步履,会使你沉浸在一种庄严的思索之中……
  驼,名人为其立过志,它虽未入十二生肖,可具备了每一个生肖的特点。羊首、龙额、免唇、虎耳、鼠目、蛇项、马腹、鸡胸、犬股、豕臀、牛蹄、猴毛,形容颇肖。十二相中,哪一相能数日不饮不食?如若人有驼的优点,有一把盐巴就可以度过一切困境。
  入夜,我走入梦境。我仿佛骑在驼背的两峰之间,驼掌噗噗,好似踏着绵绵云朵,悠然,飘逸,一摇一晃,载着一个甜美的梦……
  我见到了,见到了它们的同类,在城市的车辕里,拉着宽轨大板车,载着沉重的煤。还有那些二岁驼,也进城了,可它们是立在公园门口,供那些照相者骑用。进城好吗?比失去自由的奴隶更悲惨。
  我曾经想过,把自己变成一峰骆驼吧,悠悠自得,跋涉不止……多年来以自己为一峰不疲倦的骆驼而自豪过。所以,有人称我有“骆驼精神”。突然,一次不可忍受的屈辱改变了我心灵的向往。我当骆驼,苦苦跋涉,可换来的是无情的鞭子狠心地抽打!
  我在沙漠中行进,突然刮起了风。天浑浑地浑浑,鸣鼓千里,震耳欲聋。沙与风立刻统治了这个世界,沙漠中的一切都成了它的奴隶。于是,我又想到,做一湾沙吧,随着风扬散,总会有人害怕,因为沙借风力,能够埋掉横行于世的罪恶!
  清晨醒来,我在沙漠里躺着,我感到很是自由自在。因为我不再争雄于嶙峋的巨石,不再担心被挤落于山下。我落于平川,在广阔的大野里,加入了沙粒的河流,在历史的长河中自由地流淌。
  呵,于是我又看到了驼影,伟岸的驼峰上驮着一个人,他把手里的鞭子换成了驼棍,那驼张着嘴巴,像是嗷嗷哀叫,但是,听不到它的声音。这时候,我想起了一尊驼雕,在巴丹吉林,在驼乡阿勒善的市中心,它矗立着,一动不动,凡是游人走近都要长久地驻足,一睹其风采,并叹为观止。我又想,为什么泥的比肉的值价,死的比活的值价,假的比真的值价……?那就让活的都死去吧,让真的都变假吧,为值价还是这样的好。
  我躺着,望着那沙漠幻景般的驼影,它张着嘴巴,还是没有声音……
  张永昌,生于1935年农历八月中秋之夜。山西忻县祖籍。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职二级创作员。出版长篇小说《草原染绿的爱》、《末代王爷传奇》,散文集《古长城脚下》等多部。
  ■栏目责编/沙人 王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